第1402章 典韦凶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尼布鲁深吸口气,心很快有了决定,道:“军师,我虽然知道不扣留奥德,会暴露消息。但我如果直接拿下奥德,却违背了做人的准则。我不会也不愿意采取这样的策略,请军师重新考虑个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心笑。

    他的眼光和运气都不错,遇到尼布鲁这样很厚道的人。似尼布鲁这样的人,不是野心家,是个实干家。这样的人心为民,且有着做人的底线,手段也不死板,是个能臣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道:“既然城主不愿意选择,那么就只能先接见奥德,试探下奥德来的意图。如果奥德事先针对麦提城,城主再拿下奥德,便不理亏了。不过在这之前,至少军队要稍作隐藏,尤其是所有武器,都必须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放心,我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见王灿支持他,尼布鲁也是长长松了口气,也踏实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既然决定了,我这就着手安排,避免奥德抵达后露馅儿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军师了!”

    尼布鲁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有王灿安排,尼布鲁心踏实,点不觉得担心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逗留,连忙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这日,尼布鲁亲自带着人到城门口迎接。随行的人,有王灿、曼德拉斯,以及城主府的其余官员。毕竟来的是孟德拉城的城主,尼布鲁作为城主,理应亲自迎接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,奥德即将抵达,接待奥德时,不能将麦提城的情况说漏了。这点,必须要注意,否则你说漏了,很多事情就摆在台面上,到时候必须拿下奥德了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放心,我省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便静静站在旁。

    时间点点流逝。

    抵近午,麦提城外的官道上,出现了支队伍,人数约在百余人左右。为首的人,身着甲胄,衣着很是不凡,且所有护卫都跟在两侧,很容易辨别身份。

    这便是奥德。

    奥德的年龄和尼布鲁相差不多,但奥德却没有尼布鲁那么苍老。

    毕竟,奥德没有这么操心。

    王灿也看到了抵达城外的奥德行人,他看到奥德骑马而来,当距离拉近,能清晰看到后,便看到了奥德的相貌,这是个形如驴脸般的人。

    在奥德身旁,百士兵护卫着。

    奥德身边还有人,是徒步而行的。此人身材魁梧犹如铁塔,如果单论身形,他甚至比典韦都更加魁梧壮硕,个子也更加高大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典韦,能击败奥德身边的护卫吗?”

    典韦说道:“公子说的人,是那个徒步而行,在奥德左侧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典韦笑了笑,说道:“要击败他,并非难事。公子请看他的下盘,他虽然魁梧壮硕,但下盘不稳,看就是个虚有其表的人。这样的人,击败不难,要杀就更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或许等会儿,需要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典韦拍着胸脯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两人小声议论着,只是两人说的话,尼布鲁却是点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尼布鲁问道:“军师和护卫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正说你奥德身边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目光也落在奥德的护卫上,道:“奥德的护卫名叫斑丘,乃是个大力士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斑丘此人的武艺,纵然是放眼孟德拉城、麦提城和罗兹城,也是稳居前三的。罗兹城的城主,曾经派人到孟德拉城去,意图收买斑丘,说只要斑丘去了罗兹城,就给予高官厚禄。然而,斑丘却拒绝了,心甘情愿给奥德当护卫。”

    他解释了番,又道:“军师和护卫谈论斑丘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正讨论斑丘的武艺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说道:“军师的护卫,也是武艺高强的人,他能否抵得过斑丘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典韦说了,要杀斑丘,就如同杀鸡样。”

    “典韦竟然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尼布鲁听,骤然瞪大眼。

    他可是深知斑丘的厉害,这是武艺无双的勇士。他对于斑丘,也是喜欢得紧,这样的勇士谁都喜欢,奈何斑丘不是他的人。同样的,尼布鲁也知道王灿不说假话,知道王灿是个说话作数的人,既然说了典韦能杀斑丘,必然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城主,我曾经告诉过你典韦的厉害。只是,你没有放在心上罢了。典韦的武艺,纵然是放在摩揭陀国,乃至于贵霜帝国,那也是不惧任何人的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颔首,不再说话,因为奥德距离城门口已经只有十步左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奥德停下来。

    随奥德起来的士兵,都在奥德身边摆开阵势,全是即为嚣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登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奥德这是故意摆架子,是想要落尼布鲁的面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因为尼布鲁坚持的原因,王灿建议对付奥德计策无法实施,只能另行考虑。但是如今这情况,却是使得事情简单了。奥德越是端着架子,意味着尼布鲁的想法行不通,意味着尼布鲁不必顾及奥德的感受。

    毕竟,是奥德失礼在先。

    尼布鲁见奥德停下,当即就要迈步往前,但王灿眼疾手快,把就抓住尼布鲁的手臂,让刚刚准备迈步往前的尼布鲁停下。

    王灿摇了摇头,示意尼布鲁不上前。

    作为个君王,王灿深知多走步和少走步的道理。

    奥德是客人,远道而来,尼布鲁出城迎接,已经给足了面子。换做是王灿,他绝不会出城迎接。奥德要来,那就自己来,王灿可不会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尼布鲁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却也不能让奥德轻视麦提城。

    而此时,奥德便是在试探。如果尼布鲁上前迎接,便证明尼布鲁的地位要低些,无形打压了麦提城,太高了奥德的身份。

    王灿看出来了,所以制止了尼布鲁。

    奥德眉宇间,掠过抹冷色。他分明看到尼布鲁都迈腿准备往前了,但突然间,就有人拽住了尼布鲁,使得尼布鲁又停在原地,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奥德见状,不再停留,又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当他距离尼布鲁只有六步时,却还没有下马,依旧是骑着马往前。事实上,这样的行为是极为势力的。如果奥德是上位者,尼布鲁是下位者,这当然没有问题,但尼布鲁和奥德互不从属,奥德这么做就有些不妥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到这幕,朝曼德拉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曼德拉斯见到王灿的举动,立刻就转身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咚!咚!!”

    忽然间,雄浑战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突兀响起的声音,犹如炸雷般,令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奥德也被吓了跳,他胯下的战马更是吓得希律律嘶鸣。在这瞬间,战马下发狂了,甩开双踢就往前奔跑。

    王灿见到的瞬间,道:“典韦,保护城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典韦得令,立刻冲出。

    王灿看到冲来的战马,站在尼布鲁身旁,没有半点惧怕和担忧。

    他相信典韦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让曼德拉斯准备了鼓手,让士兵擂鼓助威,便是要抬高士气,打压奥德的嚣张气焰。只是让王灿意外的是,奥德胯下的战马,竟在这时候失控了,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战马往前跑出两步,典韦也迎面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典韦大喝声。

    他怒目圆睁,脚在地上踏,整个人竟是拔地而起,人瞬间升空,而后典韦右手抡起成拳。硕大的拳头,在空抡起,便狠狠的砸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拳头落下,狠狠砸在战马的马头上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声脆响,随即响起。

    战马的脑袋,被典韦的拳头砸得碎裂,鲜血自脑门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马庞大的身躯,轰然倒地。倒地的战马,已经失去了气息。奥德从战马上跌落下来,倒在地上惊魂未定,脸上充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怎么能有人徒手打死他的战马。

    甚至,这是正面迎击的。

    奥德手撑地,快速的站起身。这时候,他清晰看到打死战马的典韦。见识了典韦的凶残,奥德咽下口唾沫,也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典韦丝毫不在意奥德的想法,他落地后拍了拍手,转身就回到王灿身边。这刻,无数人看向典韦,眼充满震惊,更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典韦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尼布鲁此刻,也沉浸在典韦的凶猛。

    刚才战马失控冲来,尼布鲁心很是紧张,下意识的就要避开。但没有想到,典韦个箭步就冲出,还拳打死了奥德的战马。

    这刻,尼布鲁终于领略到王灿话语的正确性。

    以典韦的武艺,的确能纵横贵霜帝国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是绝世猛将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尼布鲁长长出了口气,脸上带着笑容,淡淡道:“奥德城主亲自来麦提城,真是令我麦提城蓬荜生辉。只不过刚才的事情,太过于突然,我麦提城的人才会出手打死战马,请奥德城主见谅。”

    奥德冷冷道:“尼布鲁城主,我来麦提城,是带着诚意来的,是为了麦提城的未来。你麾下的人,却直接打死我的战马,实在是失礼。这件事,你得给我个交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