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1章 使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时间飞逝,转眼进入新的年。

    麦提城正发生巨大变化,甚至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也不为过。如今的麦提城,馒头、包子、豆浆、豆腐等,都已经流传开来,这都是王灿让人传出的。

    蜀国的特产,在麦提城风行开来,不局限于军,家家户户都开始制作食用。

    毕竟制作不难,程序也不复杂。

    最令人欣喜的,是军士兵的战斗力正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曾经的麦提城军队,也就三千人。时至今日,军士兵扩充到千多人,随着日复日的训练,士兵的战斗力在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开始,士兵进行不负重的跑步训练。随着士兵的身体素质提升,渐渐加大了训练的量,到最后士兵穿上甲胄进行负重训练。

    战阵之法,也让士兵学会。

    军将领的素质和能力,经过培训后也在高速提升。

    切,都往好的方面发展。

    除此外,匠作坊内的武器制作,也在源源不断制作出来。不过匠作坊的切,都是封闭的,严禁锻造之法流露出去。

    作为麦提城的城主,尼布鲁看到这切,分外欢喜。

    因为这切,都在往好的发展。

    切,都有利于麦提城。

    作为麦提城的城主,他与有荣焉。如今的尼布鲁,他每条都会去趟匠作坊,查看匠作坊的武器制作,以筹备接下来的战争。

    这日,尼布鲁巡视了匠作坊,自匠作坊回来,准备歇口气。只是他刚进入书房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休息,曼德拉斯就急匆匆的进入。

    曼德拉斯神情严肃,郑重道:“城主,卑职刚接到哨探传回消息,孟德拉城的使团来了。最多再有三天,孟德拉城的使团就会抵达。”

    “孟德拉城使团来了?”

    尼布鲁皱起眉头道:“孟德拉城的使团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孟德拉城,是摩揭陀国的座城池,实力比麦提城略强,位于麦提城东面。论及地理位置,麦提城相当于孟德拉城西面的屏障,因为有麦提城在,罗兹城就无法入侵孟德拉城。

    唯有麦提城落陷,孟德拉城才会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麦提城抵挡罗兹城期间,孟德拉城屡次派人来,都想和说服尼布鲁,让麦提城和孟德拉城合并,起抵挡罗兹城。

    让尼布鲁大为冒火的是,孟德拉城的人每次来麦提城都只提合并的事情,从不派兵支持麦提城抵挡罗兹城的进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只要孟德拉城也派兵支援麦提城,和麦提城起抵挡罗兹城的军队,麦提城虽然打不赢罗兹城,也不至于屡次被击败,屡次被罗兹城欺压。

    尼布鲁很清楚,孟德拉城的城主表面上说是合兵,然后两人为共主,共同治理。但实际上旦合并,麦提城就成为孟德拉城的部分。

    这是软刀子杀人,是最温和的吞并策略。

    令人欣慰的是,孟德拉城虽然没有派兵支援,但也没有落井下石,只是每年派使团来游说,希望尼布鲁能同意。

    才刚开年,孟德拉的使团就来了。

    曼德拉沉声道:“城主,您还不知道孟德拉城主奥德的心思吗?他门心思想吞并我们麦提城,起抗衡罗兹城,甚至想拿下罗兹城。”

    奥德,是孟德拉城的城主。

    奥德的年龄和尼布鲁相当,都是正当年的时候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这次孟德拉城的使团使节,是哪位?”

    曼德拉斯道:“是奥德亲自来的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眉头上扬,很是意外。他没有想到,奥德竟然亲自来了。以往的时候,奥德都只派遣官员来,可这次亲自来,看样子是迫不及待的想吞并麦提城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曼德拉斯,我们如今的实力也不弱。甚至,我们完全能拒绝奥德的请求,将其驱逐出境。你说,我们要怎么应对奥德?”

    曾经的麦提城,实力比孟德拉城略弱。

    如今,却强上许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尼布鲁有了想法,没打算按照曾经的态度对待奥德,更不愿意和奥德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曼德拉斯想了想,说道:“城主,麦提城情况日三天,日新月异。旦接待奥德,那么麦提城的切,恐怕就瞒不住。到时候,奥德是否会有什么想法。甚至于,在我们和罗兹城交战时,奥德会不会发兵趁火打劫呢?”

    尼布鲁骤起眉头,沉声道:“你的意思我明白,奥德极为自负,也想吞并麦提城。他见到麦提城实力强大,等到我们和罗兹城交战,就可能趁火打劫,削弱我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英明!”

    曼德拉斯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孟德拉城的人,曼德拉斯没有好印象。虽说孟德拉城的人没有趁火打劫,也没有落井下石,但每次都来麦提城提及合兵事,早就让曼德拉斯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若非不能得罪奥德,曼德拉斯都不愿意见奥德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如此说来,情况便复杂了,有些不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曼德拉斯道:“请军师来商议呢?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尼布鲁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王灿的能力,尼布鲁是极为钦佩的。

    尼布鲁喊来士兵,让士兵去请王灿来城主府。时间不长,王灿进入书房,向尼布鲁揖了礼,说道:“城主急召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且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待王灿坐下后,尼布鲁才说道:“情况是这样的,麦提城东面的孟德拉城使团来了。为首的人,是孟德拉城的城主奥德。他们来麦提城的意图,是想说服我归顺,让麦提城和孟德拉城合并。”

    简单说完情况,尼布鲁又详细阐述了番。

    王灿听完后,微微笑,问道:“大致情况,在下明白了。城主的疑惑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曾经的麦提城实力不强,必须和奥德虚与委蛇,要稳住奥德。但如今的麦提城,已经不怕奥德。奥德已经在来的路上,我们要见奥德呢?”

    “自然要见!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笑,说道:“在我看来,这是吞并孟德拉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吞并?”尼布鲁皱起眉头,说道:“军师的意思,是趁奥德来麦提城,便拿下奥德,然后借机夺取孟德拉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以我们的实力,要拿下孟德拉城,倒也是能行的,但眼下的情况,我们必须把所有力量用在抵挡罗兹城上。假设我们攻打孟德拉城失败,局势僵持,而罗兹城的大军再杀来,我们腹背受敌,就有覆灭的危机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自信道:“孟德拉城的城主,都送到了城主的口,任由城主摆布。如果有孟德拉城的城主在手,都无法吞并孟德拉城,麦提城也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距离和罗兹城开战,还有几个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期间,足以攻克孟德拉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练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奥德不怀好意,我们没必要和奥德虚与委蛇,直接拿下奥德,借助奥德的身份迫降孟德拉城,取得这战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王灿建议道:“城主,决定我说了,是否采纳,便看你的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,奥德这些年虽然没有派兵救援麦提城,但也没有落井下石。我们如今直接囚禁奥德,再攻打孟德拉城,做事不道义,也没有准则和底线,显得过于阴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阴险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战场上的交锋,哪有什么阴险可言。只要取胜,那就是兵法谋略。更何况国与国之间,城与城之间,没有所谓的友谊关系,只有最直接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吞并孟德拉城,对麦提城有利,且可行,那就值得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考虑的准则。”

    “蜀国有句古话,叫做天予不取反受其咎。上苍把机会摆在你的眼前,但你却不抓住,必然受到伤害。奥德如今主动送上门,如果这次不拿下他,等他发现麦提城的切,奥德必然会采取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。”

    “旦奥德带着人回到孟德拉城,他晒现采取行动,麦提城就会陷入被动。到时候,罗兹城的大军再杀来,那就是腹背受敌,两面遭到威胁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城主必须趁此机会拿下奥德,将孟德拉城吞下。有了孟德拉城,麦提城要抵挡罗兹城,便易如反掌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王灿也在打量尼布鲁。他提出的建议,虽然能拿下孟德拉城,但也是个考验,这是考验尼布鲁的秉性,因为这样的计策有缺陷。

    这计策,缺少了道义。

    奥德作为使节,出使麦提城,就奥德自身而言,他是打着使团旗号来的,没有任何侵犯麦提城的地方。如果直接拿下奥德,等于抛弃了道义,是唯利是图的体现。

    王灿想看看,尼布鲁会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尼布鲁脸上神情变化,脸上有复杂的神情。他的内心,也是有些摇摆。毕竟拿下了奥德,就等于拿下了半个孟德拉城,这也是涉及到麦提城未来的事情,他不愿意轻率决定。

    然而,这却违背了尼布鲁做人的准则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扣留奥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