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8章 别具一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府邸,王灿靠在张躺椅上,正在休憩。

    这躺椅,是王灿制作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麦提城内,如今还没有躺椅,许多人都席地而坐。在王灿制作出躺椅后,哈吉次拜访时发现了,便直接送来了工匠学习,准备制作躺椅。尼布鲁来府上和王灿议事,见到了躺椅,更是直接带走,完全不把自己当作外人。

    对此,王灿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谁让认识的都是些拿来主义的人,直接就来拿的。

    躺椅风靡,但典韦依旧刻苦。

    典韦身体恢复后,依旧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,雷打不动的练武。典韦除了早上的晨练外,其余时间也会练武,但王灿只有晨练了,其余时间很少练武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练武的典韦,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典韦能护卫他的安全,但典韦毕竟是武将,缺少了谋略,很多事情王灿想做但不能交给典韦,因为典韦没有郭嘉的智慧,无法做到运筹帷幄,王灿也难以放心。

    王灿内心,迫切想找回曹操,亦或是找回郭嘉。

    就算是找到甘宁也好。

    总之,其余人相比于典韦,还是要多根弦,不是典韦这样根筋。

    王灿的三天假期,在典韦练武度过。

    三天到,大清早,王灿刚晨练结束,吃过早饭晨练完,都还没有喘口气,尼布鲁便带着哈吉道来了,兴冲冲道:“军师,军士兵已经招募齐了。这次招募士兵,无数人踊跃参与,足足有千人来参军,算上此前本就有的三千士兵,足足万千士兵了。我麦提城的百姓人数,也不过六万余,这次几乎是倾尽家底了。”

    哈吉也是兴奋无比,道:“王灿兄弟,咱们麦提城已经是掏家底的招兵了。这次,就看你点石成金,将所有士兵训练成精兵,让他们上阵杀敌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得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麦提城总共六万余人,来了万多在军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没六个人就有个士兵。按照平均概率来算,这新招募的千人,恐怕老弱占据了相当大部分。

    这样的军队能行吗?

    王灿没有见到人,但已经可以预想到接下来的场面了。

    练兵不容易啊!

    王灿内心,生出这般想法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王灿有些有气无力的开口。

    对此,王灿也是无奈,毕竟麦提城底蕴不足。换做是如今的蜀国,随便个郡的县城,要招募青壮轻而易举,毕竟蜀国正告诉发展。然而,麦提城不样,多年来麦提城饱受罗兹城的侵略,以至于难有发展。

    能有六万余百姓,已然是相当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都是尼布鲁的功劳。

    尼布鲁见王灿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,道:“军师,你这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病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,道:“走吧,去军练兵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看向哈吉,朝哈吉使眼色。哈吉瞅了瞅王灿,也见到王灿神情似乎有些异样,立刻说道:“王灿兄弟,你这是没有休息好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哈吉大哥,我没事儿,只是预想到,军新招募的士兵太差了。要训练出精锐的百战之师,恐怕得淘汰无数人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和哈吉闻言,都尴尬笑。

    两人联袂而来,自然都已经知晓招募的士兵情况,都知道军有老有小,真正的青壮不多。但两人都相信王灿,认为王灿能点石成金,能把这是士兵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摇了摇头,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来到军营,行人禁止进入了校场。

    校场,此刻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新招募的千士兵站在校场内,各自聊着天,脸上神情并无什么郑重。不仅如此,他们脸上更有着笑容,谈笑风生,很是欢喜。

    当尼布鲁、王灿进入,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议论声仍在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,当他看到校场的士兵,暗道声果然。站在校场的新兵,以王灿的估测,最高的恐怕都快六十岁了,已经垂垂老矣,年幼的恐怕也就九岁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能上战场?

    这是上战场送死的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样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尼布鲁带着王灿进入,两人径直走到了所有士兵正前方的高台。尼布鲁和王灿登上了高台,只听尼布鲁大喝道:“肃静!”

    他开口,议论声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双双目光,落在了尼布鲁和王灿身上。这些新招募的新兵,都是认识尼布鲁和王灿的,他们对尼布鲁充满了感恩,因为有尼布鲁的殚精竭虑,才有麦提城的今天。如果没有尼布鲁,麦提城撑不到今天。他们对王灿,也无比感激。因为有王灿的运筹帷幄,才有麦提城的胜利。

    尼布鲁朗声道:“军队的训练,由王军师进行。现在,请王军师训话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苏然而立,静等王灿开口。

    王灿环顾所有士兵,心已有成熟的想法,提起口气,朗声道:“蒙城主信任,把军队训练的重任交给我,我诚惶诚恐。因为训练不好你们,打了败仗,就意味着麦提城无数百姓会被敌人屠戮,所以接下来和罗兹城军队交战,我们必须胜利,只许胜,不许败!”

    “取胜的关键,则在于你们!”

    “士兵精锐,敢于赴死战,那么接下来的战,我们就有希望,就有把握!”

    “如果人人贪生怕死,麦提城便没救了。但是就我所认识的麦提城百姓,都是敢拼死搏杀的人,不论老弱妇孺,都敢于拼命。”

    王灿言语,丝毫不吝啬夸赞。

    这话语,令士兵们喜笑颜开,脸上也多了自豪。他们都尊敬王灿,听到王灿对自己的夸赞,自是无比的激动,更觉得王灿是个值得尊敬的人。

    哈吉听着,却觉得如在云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王灿是来训练士兵的,怎么开始夸赞军士兵了。按照哈吉曾经训练士兵的经验,这时候应该敲打士兵才是,避免士兵生出骄堕心理,要让士兵见识到战场的残酷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并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哈吉觉得很是不理解。他看向站在旁的尼布鲁,投去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尼布鲁却不着急,给了哈吉个安心的眼神。他对王灿有信心,相信王灿的能力和智慧。如果尼布鲁没有见识王灿的种种能力,心肯定怀疑,但是他见识了王灿的种种厉害,见识了王灿的能力,才对王灿有信心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继续道:“任何个来军队的人,都已经做好了血战到底的心思,都已经把脑袋拎在腰间,做好了赴死准备。然而,战场厮杀,不是光有勇气和胆魄就行的,还需要足够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战场上,强者才能生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弱者,只能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,不论是老弱亦或是青壮,在精神上是强者,但在武艺上,毕竟有人年迈有人年幼。所以军将士,我将进行次筛选。”

    王灿番话后,抛出了目的。

    他先是夸赞肯定,便是安抚参军的老弱,最后才说出了要挑选的决定。这样来被剔除的士兵,才不至于有情绪。

    尼布鲁听到后,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不愧是王灿。

    番话说得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哈吉听得目瞪口呆,没想到还可以这样玩儿。

    军士兵听到后,许多人也是默然,他们都赞同王灿的说法,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,到了战场上拖后腿,便是葬送同袍的性命。

    王灿朗声道:“四十岁以上的人,全部出列,站到军阵左侧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片哗然。

    因为四十岁以上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旦按照王灿的标准,许多人都得被剔除,都无法再立足军。在士兵的议论声,个个年迈的老人,最终还是站了出来,都站到军阵的左侧去。

    足足两刻钟后,王灿看了眼,再没有人站出来。王灿粗略估计,这批站出来的老人足有近千五百人。拢共千新兵,少了千五百人,便少了五分之多。

    尤其王灿看剩下的士兵,都还有年迈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朗声道:“第三排坐起第三个,你头的白发,少说也得五十岁了。您老人家背脊都佝偻了,还要站在军阵,赶紧出列。”

    老人听,倔强道:“王军师,小老儿膝下三个儿子个女儿,三个儿子都死在战场上,个女儿也被掳走了。这都是罗兹城那些畜生干的事情,我要报仇,我要杀敌。”

    虽说老人声音沙哑,却有着往无前的决心。

    王灿听,也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三儿女,尽数被罗兹城的军队祸害,这样的灾难足以压垮个人。但这老人能坚持下来,当真是不容易,令王灿也无比钦佩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您老的仇恨,自有军士的兵去替你报仇。你想想,你要上战场杀敌报仇,但却要有人保护你。你肯定想说,不要人保护,杀个够本,杀两个赚了。但问题是,军同袍,谁能眼看着你被杀,必然有人保护你。如果有人因为保护你而战死,你于心何忍?”

    老人听,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要报仇,但想到其余人因为保护他而战死,心也是无比纠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