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5章 新式战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看向尼布鲁,郑重道:“城主,马三宝问世后,只要有人发现了,就极容易仿制。对目前的麦提城来说,这是战略武器,绝不能泄漏。只要下次和罗兹城大军开战,我们击败了罗兹城的大军,那么即使马三宝流传出去,也没什么影响。但在此之前,绝不能泄漏。否则罗兹城的大军同样装备了马三宝,我们就没了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放心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郑重回答,脸上神情肃然道:“诸位,马三宝的重要性,我就不重复了。接下来,会有军队驻扎于此,不是不信任诸位,是为了防止马三宝泄漏。等麦提城下次的战事结束,驻扎的士兵自然会退走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道:“无妨,城主安排便是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,也纷纷开口。

    匠作坊内的所有人,那都是受到罗兹城压迫的,都清楚罗兹城大军杀来的后果,所以个个同仇敌忾,没有任何反对的心思,相反是无条件支持。

    王灿听到众人的话,夸赞道:“城主,匠作坊都是群忠义之士。城主有这样的匠作坊匠人,真是滔天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,纷纷向王灿投去感激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都感激王灿的话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尼布鲁说道:“既然马三宝已经制造出来,接下来,便进行批量制造。我麦提城的所有骑兵,都必须装备马三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必然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尼布鲁又提出要进入匠作坊内看看锻造马三宝的流程,冥释迦自是欣然允许,带着尼布鲁行人进入。如今的匠作坊内,虽然工序很多,但早已经不复之前那般臭味弥漫,变得干净整齐许多,令尼布鲁也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尼布鲁看完下来,对王灿赞许有加,然后欢喜离开了匠作坊。

    王灿留在匠作坊,安排了匠人单独锻造马三宝,然后才喊来了冥释迦,说道:“老先生,如今马三宝已经上了日程,能有匠人自行锻造。接下来,我们说说锻造战刀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王灿要锻造的是斩/马/刀,长三尺余,镡长尺余,首为大环刀。

    如此战刀,重约十五斤左右。

    对普通骑兵乃至于步兵而言,十五斤的战刀依然是相当沉重的重量。但这样的武器刀斩下,锋锐的刀刃落下,足以斩断利刃。

    冥释迦听,便激动起来,道:“请军师指教。”

    王灿取出了战刀的制造图。

    这副制造图上,详细描述了战刀的构造,以及锻造的过程。在王灿改造了风箱后,火力足够,已经能够进行炒钢。

    所谓的炒钢,是把生铁加热到熔化或基本熔化之后,在熔炉加以搅拌,借空气的氧把生铁所含的碳化掉,从而得到钢。

    这种炼钢新工艺,在东汉末年的史籍找到间接描述。

    《太平经》卷七十二记载:“使工师击冶石,求其铁烧冶之,使成水,乃后使良工万锻之,乃成莫邪(古代的利剑)耶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早关于炒钢方式的间接描述。

    匠作坊,本就有熔炉,足以进行搅拌,使之成为熟铁成钢。

    只要锻造出了足够的钢材,便可以多次淬火,然后锻造出最为锋锐的战刀。也只有如此,才能批量的锻造钢刀。否则依照古法,对柄刀进行不断的捶打锻造,要制造柄百炼钢刀都不容易,要批量制造就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才能大规模制造。

    冥释迦是经验极为丰富的老匠人,对锻造的每步都无比熟悉。他看到王灿给的锻造图,便清楚了后续做法,对这样的锻造方式无比震惊,脸上更浮现出钦佩神情。

    “妙,妙,实在是太精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怎么就没想到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方式,果真是奇思妙想,令人万分佩服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边看,边称赞。

    待他仔细琢磨好后,便看向王灿,说道:“军师,这是您发明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不,这是在遥远的东方,蜀国内匠人知道的锻造之法。这样的方法,但凡是匠人都知道。所不同的是,淬火的熟练程度,以及采用的淬火水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点头,却又感慨道:“相比于蜀国,我麦提城简直犹如原始人般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头好笑。

    如今的麦提城在他看来,就是原始人。这里的武器,这里的法制,这里的战斗,这里的生活习性,很多都比不上蜀国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斩/马/刀的制造图已经给出,老先生需要几日,能锻造出成品?”

    冥释迦思索番,道:“战刀的锻制,不是马镫、马掌那么简单,老夫需要实验,更需要时间掌握,所以至少三天。三天后,老夫会拿出成品,然后请军师品鉴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三天就三天,三天后,依旧是上午,我会带着城主来。但凡制造件武器,亦或是制造其余的物件,都尊崇个道理,那就是实用性。只要进行货比货,就能分出高低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谨记军师教诲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拱手道谢,很感激王灿的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王灿简单说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王灿,好不容易又能休息会儿了,这时候,却是尼布鲁又来了。王灿见到尼布鲁来,嘴角抽了抽,打趣道:“城主啊,我好不容易忙完了事情,你就行行好,让我休息休息。你这上门,就准没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却是不客气,撩起衣袍就坐下,道:“军师能者多劳,不找你,我能找谁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气得无语了。

    他不在的时候,尼布鲁不也事情处理得极好。如今他在麦提城,简直成了尼布鲁的御用谋士,什么事情尼布鲁都得找他,反倒是尼布鲁的心腹曼德拉斯却空闲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止是该欢喜,还是该焦愁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尼布鲁的信任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城主,说吧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尼布鲁郑重道:“军师,如今的麦提城内,虽然不缺粮食、钱财了,甚至招募士兵也不担心。但如今的麦提城,依旧太小了,也不够繁华。军师可有计策,让麦提城繁华起来,至少不像如今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城主想要兴盛麦提城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尼布鲁想都不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在他内心,是真心想兴盛麦提城,想让麦提城强大起来,这是尼布鲁毕生的愿望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城主的想法,是不错的。但如今却操作不了,因为麦提城是处在暴风雨之的。明眼人都知道,旦罗兹城的大军杀来,麦提城就会陷入危机。除非麦提城能取胜,否则此前任何兴盛麦提城的手段,那都是不顶用的,因为难以实施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,是否实施是另外回事。但具体计策,军师必然了解的。军师可否先替我解惑,让我有个大致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要兴盛麦提城,最大的方面是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有了实力,周边商人知道麦提城实力强大,自然会云集而来。道理很简单,麦提城强大,他们在此扎根,就不会遭到战火波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根本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庇护,商人经常就提心吊胆,不可能有大商人来此。”

    “在有了足够实力的基础上,还可以出台各种招商引资的政策。比如到麦提城经商的商人,可以在年乃至于两年免收赋税,或者免费给予土地让其经营。”

    “多重政策下,自然有人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详细的安排,必须有足够的实力后才能推进。如今城主要做的,就是鼓动百姓,鼓噪声势,令全民皆兵,让所有百姓和士兵都打起精神,为接下来的战事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尼布鲁听了后,心也踏实了。

    既然王灿的内心有足够的想法,意味着接下来麦提城的发展不会受限,这是尼布鲁最关心。他最在乎的,不是以后如何如何操作,而是王灿是否有办法。

    王灿想到三天后的事情,又道:“城主,匠作丞正在锻造新式武器。预计三天后,会有第批新武器出炉。到时候,城主带上鲁奇,再带上十来柄军常用的战刀,要实验新式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尼布鲁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此刻的尼布鲁,心无比期待。

    如今的麦提城内,已有了些新式武器,如铁蒺藜,如马三宝,再有新式的战刀,军队实力会提升大截,这对麦提城是极为有利的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辛苦军师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道:“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三天后,我会前往匠作坊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既然没事,便忙去吧。忙活了这么久,城主便给我点假期,让我好好休息番。好歹,我可是有功之臣啊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笑笑,知道这是王灿说笑的话。

    他自是笑着应下,便起身离开了。这刻的尼布鲁,心无比踏实,对未来决定麦提城命运的战,也充满了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