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3章 感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内心,思虑着尼布鲁话语的真实性。但王灿虽说在内心思考,但他并没有犹豫,立刻就说道:“城主说笑了,我不过是有些小想法而已,能出奇制胜,但要治理地,还是欠缺能力。麦提城的城主,还得你来担任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想,这不管是不是实话,都不能接受他。

    他有吞并摩揭陀国和贵霜帝国的想法,但如今王灿没有任何根基,连自己的心腹都不在,绝不会随意接手麦提城,因为他在麦提城没有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即使担任城主,也是无根之萍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,我所言也是实话。你是麦提城的城主,便直是麦提城的城主。我如今在麦提城,不过是机缘巧合,所以替城主出谋划策,帮助城主抵挡罗兹城的大军。城主切莫因为我做了什么事,就有让位的想法。如今的麦提城,需要城主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死死盯着王灿,想确认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,他失败了。

    在他眼,王灿完全是副发自肺腑的话,这情况让尼布鲁找不出任何破绽。在王灿的面前,尼布鲁实在是占不到上风,看不透王灿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尼布鲁叹息声,道:“既然军师不愿意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日理万机,事情很多,就不要再我身上花费心思了。城主掐着时间,便可以进行征兵了,麦提城急需增加实力。有了足够的力量,才能应对罗兹城下次的进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

    尼布鲁点了点头,又说了些政务上的事情,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尼布鲁离开后,王灿洗漱完就早早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尼布鲁却没有回城主府,而是径直到了对面哈吉的家。尼布鲁和哈吉是战友同袍,两人是无话不谈,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。

    屋子,两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在各自的案桌上,都摆放着葡萄酒。

    尼布鲁拿起酒樽,饮而尽,便说道:“哈吉大哥,我刚才去见了军师,问他愿不愿意担任麦提城的城主。”

    哈吉问道:“王灿兄弟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尼布鲁摇头道:“他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哈吉点头道:“预料之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说道:“为什么是预料之的事儿?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我的城主啊,你是身在局,有些糊涂了啊。如今的麦提城,是你担任城主。不仅如此,你在百姓有威望有影响力。你就算要让位给王灿兄弟,他能接受吗?再者说了,以我的判断,这王灿兄弟怕是来历不简单,区区个麦提城的城主,他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瞪大眼,道:“城主都还看不上眼?”

    哈吉郑重的点头,说道:“麦提城很大吗?真不大。根据我这么多年经商得到的些消息,在遥远的东方蜀国,那是地域辽阔,极为壮阔的。当时,我认为王灿兄弟可能是个将军之类的。但从这段时间的接触看,他所学颇为庞杂。”

    “论及行军打仗,他很是擅长。”

    “论及治国之术,他也游刃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论及锻造冶炼,他样精通。”

    “论及驾驭下属,他更是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个有如此能力的人,不可能是简单的将领。依我看,恐怕我这王灿兄弟在蜀国,必然是有极高身份的人,只是因为些原因,才流落到了麦提城,然后被帕卡救起。”

    哈吉说道:“王灿兄弟说,是流落至此,但什么原因却没有明说。所以,我认为你要让位给他是多此举,他不会接受的,或者也瞧不上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听,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他倒是真心想让贤,让王灿治理麦提城,让麦提城的百姓能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是这般结果。

    尼布鲁连续喝了两杯酒,说道:“罢了,罢了,我不再琢磨此事了。以后,便顺其自然了。如今军师正改革匠作坊,要重新冶炼武器。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等着看结果便是,不管王灿兄弟是什么身份,我们只认点,那就是他帮助了麦提城,是麦提城的大恩人,能解决麦提城的困境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笑道:“是我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笑着,酒过三巡,有了微微醉意后,就开始回味过往发生的事情,说着曾经起勾肩搭背的岁月,说着曾经起征战沙场的时间,说着起泡妞的往事……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又是个艳阳天,而王灿早早的起床。

    王灿刚起床晨练后,已有府上的侍从准备好了早饭。这些府上的侍从,都是哈吉送来的,专门照顾王灿的起居,以及照顾帕卡。

    对此,王灿欣然接受了。

    王灿吃过早饭,就急急忙忙离开了住宅,往匠作坊行去。

    他来到匠作坊后,就见到了冥释迦。此时的冥释迦,脸疲惫神情,两个大大的眼袋极为明显,他略微佝偻着背,双眸子闪烁着兴奋神色,道:“军师,风箱制作出来了。我们已经试验过,用风箱鼓风,火力的确更大,能更好冶炼铁矿。”

    冶炼铁矿的火力极为关键。

    此前的火力不足,导致许多坚硬的铁矿无法锻造,因为根本就无法融化。但如今不样了,有了新的风箱,火力足够后,就能够制造更多的锋锐坚韧的武器。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风箱制作出来了,这是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此刻对王灿,更是拜服。

    想到还要锻造更多的武器,冥释迦又问道:“军师,我们接下来锻造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先打造个小物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物件?”冥释迦询问道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接下来要打造的是马掌、马鞍和马镫,这是装备骑兵的武器。有了这马三宝,以后战场上骑兵厮杀,我们骑兵的韧性和杀伤力,绝对能提升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道:“恕老朽无知,不知道马掌、马鞍和马镫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冥释迦,极为低调。

    事实上,匠作坊也是以强者为尊,只不过这个强者不是武力至上,而是看谁能锻造出更好的武器,谁能拿出最好的设计方案,谁有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王灿便达到了这个标准。

    所以王灿即使不亲自参与锻造,也能令所有人折服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卖关子,直接就拿出了马镫、马掌和马鞍的制造图。事实上,马镫、马掌和马鞍不难制造,以匠作坊的匠人水平,完全能制造出来。他拿出来后,不需要解释,匠作坊的匠人很快就分析了遍,表示能制造。

    冥释迦看着简单的三个物件,道:“军师,这三个简单的物件,真能起到大效果吗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老先生莫非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自是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接连摇头,表示愿意相信王灿。只不过,他却是道:“对于这三种物件,老朽锻造了辈子,都没有遇到过,所以不甚清楚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老先生放心,你们且锻造些出来。以目前的水准,今天就能锻造几幅马掌、马鞍和马镫出来,明日早,我把城主叫来,让城主带几个骑兵来试试,较量番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冥释迦当即就应下。

    这种锻造出来后,能立即实践的物件,冥释迦是极为欢迎的。

    冥释迦当即就吩咐下去,他只分出了十个匠人锻造,其余的匠人继续锻造弓箭、战刀等武器。除此外,也要修复些损坏了的武器。

    切安排完,都还有匠人能做事情。

    冥释迦眼有期待神色,问道:“军师,除了马鞍、马镫和马掌外,您说还要锻造更好的武器,那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不着急,件件来,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。”

    饭要步步的吃。

    王灿要锻造的武器,他不会全部次性拿出,会步步的做。

    抵近午,烈日高照,太阳晒得厉害。匠作坊内,因为有矿石燃烧,滚滚热浪更是炎热。这时代没有风扇,更没有空调,锻造的时候也没有人打扇,全靠自然风吹凉。锻造武器的人,全都是大汗淋漓,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参与,他看到后,便问道:“老先生,这么热的天,匠人锻造武器,也容易暑患病。怎么不煮些南瓜绿豆汤,这能够解暑解渴?”

    在麦提城内,王灿看到了南瓜,也注意到了有绿豆。

    不过南瓜便宜,绿豆比较贵。

    冥释迦说道:“军师,都是些普通人的锻造工作,怎么能喝南瓜绿豆汤呢?南瓜绿豆汤,那是官老爷喝的,我们喝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这事儿交给我,我去找城主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冥释迦见王灿风风火火的厉害,眼却流露出感动神色。说实在的,他们这些匠人,那都是低人等的,没有人在乎,但在王灿这里,他真正感受到了关怀。

    王灿到了城主府,便向尼布鲁道明来意,尼布鲁也没有拒绝,大笔批,便给了王灿近百斤绿豆,以及上千斤南瓜。

    王灿让士兵领了,便运送到匠作坊。

    当王灿带着人抵达匠作坊时,冥释迦看到车车的南瓜,看到麻袋装的绿豆,彻底惊呆了。他没想到王灿走趟城主府,能拿到这么多的南瓜和绿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