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2章 折服众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曼德拉斯道:“冥释迦,这是军师王灿。此番麦提城能取得胜利,全赖王军师的谋划。此番王军师要锻造些武器,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听,躬身道:“老朽拜见军师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老先生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曼德拉斯看了眼脏兮兮的匠作坊,闻着内的味道,皱了皱眉头。实在是这匠作坊内打铁的、淬炼的、冶炼的,以及各种都在进行,以至于让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曼德拉斯道:“冥释迦,这里便交给军师了,你们尽皆听从王军师的吩咐。我手还有另外的事情,便先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!”

    冥释迦不冷不热的回答。

    对于曼德拉斯的态度,冥释迦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人,是习惯在府衙的官老爷,不可能像他们这些大老粗整日呆在匠作坊内,个个早都习惯了匠作坊的切。

    曼德拉斯离去后,冥释迦道:“军师要锻造什么武器呢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除了上次使用的铁蒺藜,还需要锻制斩\马\刀,这武器的锻制,我会告诉老先生。除了战刀外,还有马镫、马鞍和马掌需要锻制,都要交给匠作坊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皱眉道:“这些物件,怎么都是闻所未闻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这些需要锻制的武器,是麦提城没有的,但这些在遥远的蜀国,却是极为常见的。正如此前的铁蒺藜,便是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是制造过铁蒺藜的人,他清楚铁蒺藜的用处。

    故而,并未怀疑王灿。

    冥释迦说道:“既如此,便麻烦军师指点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颔首道:“不着急,在锻制这些武器之前,先把匠作坊做个整改。如今的匠作坊,这淬炼了武器后排污的水,味道如此浓郁,导致匠作坊臭味熏天。不仅如此,匠作坊内四处都能淬炼,四处都能冶炼、锻造,全都乱了套,这必须统规划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尊敬王灿,是因为王灿要锻造的武器,的确颇有用处。再者,此前王灿指挥军队击败罗兹城军队,俘虏了罗兹城的大将甘迪拉,冥释迦感念王灿的功劳,所以没有和王灿起争执。

    如今,王灿竟然要改变匠作坊的布局。

    匠作坊是他冥释迦的地盘。

    这里,是冥释迦说了算。

    就算是城主尼布鲁到了匠作坊,因为尼布鲁不了解,也得听冥释迦安排,毕竟尼布鲁不懂。既然不懂,就不能胡乱插手。

    冥释迦道:“军师,你长于谋划,能指挥军队打仗,这是你擅长的所在。但是,你在锻造上却未必精通,所以匠作坊的切,请军师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老先生,你搞错了点。正因为我懂,所以我能大刀阔斧进行改革,要改变匠作坊的切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黑着脸,有些不欢喜。

    王灿继续道:“除此外,城主已经说了,匠作坊的切,听从本军师的安排,切由我说了算。既然城主下令了,你就得按照我的意思办。你有不同的意见,可以保留。但也得等到我安排的执行后出现问题,有不妥之处,再来反对。至于现在,老先生只需要执行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冥释迦气得身体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王灿如此强势。

    这简直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军师所言有理。我们现在,就按照军师说的办,如果是出了问题,亦或是改变后有不方便的,有不妥之处,您再提出反对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匠人,有冥释迦的弟子连忙使眼色,让冥释迦听从王灿的命令。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,王灿是尼布鲁安排的人,没有必要和王灿对着干。

    “师傅,听军师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先照军师的安排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个弟子担心冥释迦,连忙开口建议。他们都是冥释迦手*出来的,对冥释迦是发自肺腑的尊敬,不希望冥释迦吃亏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对王灿也尊敬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因为王灿解决了麦提城的困境,生擒了甘迪拉。

    再者,王灿所言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王灿的安排不妥,执行不走,更不利于匠作坊,再提出异议,那么王灿也就不好说了。而如今王灿刚做出安排,冥释迦就反对,这的确是不妥当的。

    冥释迦见状,只能道:“也好,就依照军师的安排。军师,请你来指挥,我让徒弟们协助,立刻做出整改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他看向个个匠人,心颇为满意。冥释迦的弟子劝说,王灿并没有什么不满,反而很满意,因为从这里面,能看出冥释迦是真心得到拥护,是个有威望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当即道:“来,现在做的第件事,便是在排水沟上铺垫层石板,然后用泥土夯实封堵,避免水臭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匠人得令,便按照王灿的吩咐办。

    随着条条排水沟被封堵上,然后王灿把匠作坊内重新进行布局,锻制打铁的在个区域,冶炼的在个区域,淬炼的在个区域,以及成品、半成品、原材料各自是个区域,整个匠作坊变得尽然有序起来,不会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所有垃圾铁屑等统收捡,不能乱摆乱放。排水也变得规矩起来,加上排水系统都封堵,不至于味道无比浓郁。

    王灿又改善了通风区域,使得匠作坊内通风。

    采光、透风、布置,全部重新设置。

    切立变得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做完这切,已经是傍晚时分,天色已经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冥释迦,道:“老先生,你看现在的布局,和此前的布局,两者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冥释迦不是个顽固不化的人,他脸上尽是钦佩神情,郑重说道:“老朽误会军师了,相比于军师,老朽真是井底之蛙。军师稍作点播,我匠作坊便焕然新,实在是化腐朽为神奇。军师的智慧,非老朽能够揣度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老先生现在愿意听从我的吩咐了?”

    冥释迦讪讪笑,他有些不好意思,便说道:“只要是军师安排的,不管上刀山下火海,老朽都绝不会皱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不会让老先生上刀山,也不会让你们下火海。接下来的时间,会点点改进匠作坊,然后制作新式武器。不过在锻制武器之前,得先改进火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改进火力?”

    冥释迦听,登时来了行去。

    改进火力,也是他想要做的,作为个老匠人,冥释迦清楚锻制武器时,火力越强,越是能够融化坚硬的铁矿。如果火力不够,想要锻制锋锐的武器,便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王灿从衣袖取出羊皮纸,说道:“这是风箱,用来鼓风的,能够提升煤矿燃烧的火力。老先生安排工匠试着制作,明天午的时候,我再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冥释迦接过了风箱的构造图。

    在羊皮纸上,详细阐明了风箱的制造,以及风箱的具体制作步骤。个个步骤清晰明确,不需要王灿作解释,冥释迦看就懂。看完后,冥释迦知道怎么制作的,但具体能否提升火力,冥释迦还是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不过,总要试过才知道。

    冥释迦继续道:“军师放心,明日早,风箱就会制作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我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冥释迦道:“老夫送军师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了摆手,便个人离开了。在王灿离开后,个个匠人都围过来,站在冥释迦的身旁,脸上都有着钦佩神色,他们都没有想到,王灿身为军师,是个读书人,竟然在锻造上有如此造诣,能清楚匠作坊的布局等,实在是厉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王灿已经折服了匠作坊的匠人。

    王灿回到家,刚吃过晚饭休息,尼布鲁就登门拜访。他已经听人禀报了匠作坊的切,知道王灿折服了匠作坊的匠人。

    尼布鲁说道:“军师改革匠作坊,要制作新式武器,预计多长时间能制作出来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再等几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尼布鲁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来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对于尼布鲁的来意,王灿有些摸不清楚。按理说,匠作坊的切都瞒不住尼布鲁,他什么都知道的,不应该亲自来拜访,尤其天都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尼布鲁深吸口气,郑重道:“军师,你上知天下知地理,兵法谋略,治国之术,乃至于锻造的技艺,也是无不通无不晓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般能力,如果不用起来,实在是可惜了。让你作为军师,委屈了你。虽然我不知道你在东方蜀国,曾经是多么辉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军师到了麦提城,也在麦提城住下,自然有军师的道理和理由。军师,你可愿意留在麦提城,担任麦提城的城主?”

    尼布鲁目光灼灼的盯着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却是心头咯噔跳,没想到尼布鲁来得如此直接,竟是直接开口询问。只是王灿的内心,却摸不准尼布鲁的意图。

    这是试探?

    亦或者,这是尼布鲁真心实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