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0章 试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三天时间,不论是涉案的官员,亦或是富商豪强,都把粮食、钱财上缴了,没有个人落下。实在是他们见识到了王灿的手段,不敢有丝毫的违背,生怕遭到王灿针对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个个对王灿恨之入骨,但却不敢吭声。这次,如果不是王灿,尼布鲁没有这般能耐对付他们。因为王灿的出谋划策,才导致他们大出血,拿出了无数的钱财和粮食。然而王灿又狠辣狡诈,他们不敢有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粮食入库,钱财入库,麦提城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切都已经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哈吉没有回到军,依旧经商,经营着他的典当铺,王灿则回到了府,和帕卡相依为命。在军政上的事情,王灿不怎么过问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主动参与和受人邀请参与,结果是不同的。麦提城遭到危难时,王灿主动参与没有问题,他就算有逾越的行为,尼布鲁也不会有什么说法。

    如今,至少麦提城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王灿是蜀国皇帝,他见了太多能够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例子,如今麦提城切上了正规,王灿便主动抽身了,没有再前往城主府。

    这是王灿考量尼布鲁的做法。

    如果尼布鲁不再找他,那么接下来的战事,王灿即使参与,但也不会尽心尽力,会着手安排自己的事情,再发展武力,然后往另外的地方夺取地盘。毕竟,他曾经和尼布鲁共事,王灿也不愿意和尼布鲁翻脸,所以他宁愿夺取另外的地方作为根基,然后寻找典韦等人。

    如果尼布鲁有这个心胸,主动请他去,王灿会考虑留下,借助尼布鲁的力量,先找到典韦、曹操等人,最后将身份告诉尼布鲁,希望能收降尼布鲁。

    这是王灿的考虑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切得多留个心思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    王灿留在府上,倒是轻松。

    然而,尼布鲁却不轻松,尼布鲁虽然击败了甘迪拉,但他清楚是借助了王灿的力量,没有半点的自大,甚至于想到消息传到罗兹城,旦罗兹城的大军来袭,他根本就抵挡不了,心就没有底,而这几日他处理政务时,王灿都留在府上没有来城主府,尼布鲁顿时没底了。

    这日,尼布鲁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尼布鲁敲门后,不会儿,帕卡打开了门,见到是城主,帕卡连忙行礼,然后道:“城主大人,您找王叔叔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尼布鲁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帕卡道:“城主大人随我来,请您稍等片刻,王叔叔正在午睡,还没有起床。”

    如今已经是下午两点多。

    这时间还在午睡,尼布鲁都有些无奈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王灿这突然就懒散下来,他实在是难以习惯。尤其习惯了王灿出谋划策,习惯了王灿替他处理事情,没有王灿的帮助,尼布鲁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到大厅等着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吩咐声,径直就进入厅。

    在尼布鲁进入后,帕卡道:“我这就去叫叔叔起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尼布鲁摇头制止。

    他如今是有求于王灿,而且现在王灿是什么个想法,他也有些摸不清楚。所以这次,尼布鲁显得极为谦和,更没有半点焦急,就在大厅等着。

    两刻钟,晃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尼布鲁的脸上,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。尼布鲁的耐性极好,且平易近人,又爱民如子,是个极好的官员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阵脚步声,从大厅外传来。

    却是王灿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尼布鲁见状,蹭的站起身,脸上堆满了笑容,道:“军师,你可算是来了。这几日,你怎的都不来城主府,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见到尼布鲁的神态,王灿安心了。尼布鲁并没有因为生擒甘迪拉,就骄傲自大,依旧是此前的尼布鲁。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切政务,都有城主处理,也没有我什么事情。所以,我就忙里偷闲,呆在家里休息了几日。城主今日来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啊,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。虽说拿下了甘迪拉,但军师也知道还有罗兹城的威胁。罗兹城的威胁日不接触,我心就无法安心。如今粮食和钱财,已经全部入库了。只是接下来,又要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有什么打算没有?”

    尼布鲁说道:“就是没有方向,才需要军师出谋划策。如今麦提城离不开军师,而且军师执掌军队,岂能不管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城主,此前我希望能指挥军队,是因为事情紧急,才要掌握军队。但如今战事暂时结束,自当归还兵权,岂能再逾越掌控军队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错了,我既然让你掌握军队,自是相信你。此前由军师掌握军队,此后也由军师掌握军队。我清楚自身的能力,让我处理政务,我能处理好。但涉及到打仗的事情,我根本就不行,还需要军师坐镇才行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信任,王灿自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听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就怕王灿撂挑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能拯救麦提城的人,只有王灿了。除此外,尼布鲁想不到其他的人。尼布鲁和王灿各自落座后,问道:“军师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这几日虽然在家,但我也琢磨了下步的安排。接下来,需要城主配合做件事,从明日上午开始,城主和我道,前往慰问城内贫苦百姓,以及军士兵的家属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王灿解释道:“第,如今城主府有了钱和粮食,自然要关爱贫苦百姓,也只有这些贫苦百姓拥护城主,麦提城才能有更多的兵源;第二,慰问士兵家属,是为了让军士兵有归属感,让他们能更是奋勇杀敌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!”

    尼布鲁听,脸上尽是钦佩神色。

    他处理政务倒是行,但涉及到这样的事情,却是有些抓瞎,实在是想不到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尼布鲁说道:“军师,难道不招募士兵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!”

    王灿笃定回答道。

    尼布鲁问道:“何时招募士兵呢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等把刚才的两件事做完,然后再宣传和罗兹城的仇恨,再下告示招募士兵。先施恩给百姓,是为了得到百姓拥戴。然后,再说麦提城的战事,才能让更多士兵踊跃参军。如果现在就招募士兵,即使也有无数人入伍,但他们心缺少个击败罗兹城军队的信念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施恩给百姓后,无数百姓感恩戴德,再者,他们得知了罗兹城即将杀来,才会有奋勇杀敌的斗志,这是为了激发士兵斗志。”

    “多个环节,和少个缓解,结果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城主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尼布鲁喟然长叹,感慨道:“军师所言有理,这多了个环节,情况就大不同了。高明,实在是高明啊。我麦提城有军师,真乃麦提城的大幸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道:“城主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且稍事休息,明日早,我便来军师府上,然后道和军师去慰问贫苦百姓和军士兵的家属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灿直接就应下。

    对于尼布鲁的从善如流,王灿也颇为欣慰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城主,的确很轻松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相处,也更愉快。

    王灿和尼布鲁又商量了其余的事情,然后才送走了尼布鲁。回到书房,王灿继续写写画画,他为了要击败罗兹城的军队,不可能光是靠征兵和练兵,毕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,还需要些新式武器才能万无失。

    新的战法和谋略,以及新武器,再加上足够的兵力,才能抵挡罗兹城的大军。

    羊皮纸上,是王灿绘制的*。

    这*,最是利于骑兵和步兵厮杀,刃长三尺余,刀柄长尺余,首为大环,士兵握住后利于砍杀,远比麦提城士兵使用的刀更加合适。

    除此外,王灿还绘制了风箱。

    风箱的作用,是用来提高锻制武器的温度的。锻造刀剑,温度是极为关键的,麦提城的工匠水平很低,远远比不了蜀国的工匠。尤其蜀国有蒲元等锻造武器的大家,但麦提城什么都没有,这些就全靠王灿来提升。

    只要锻造的武器更加锋锐,到了战场上,就能出其不意的制敌。

    如今的麦提城,需要场大胜。

    只要击败了罗兹城的大军,那么麦提城就能够有了真正喘息的机会,能够有真正发展的时间。等时间长,再和罗兹城开战,麦提城便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所以,王灿必须要更多的精锐武器。

    不论是甲胄,亦或是武器,还是胯下战马,都需要装备。武器等硬件,这是外部装备。士兵的精气神,这是内部底蕴。王灿要击败罗兹城的军队,便是两手都要抓起来,如此王灿才有取胜的把握,才能做到万无失。

    战场厮杀,是绸缪预算。

    必须要从各方面做充足的准备,才能有胜利的把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