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9章 付之一炬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三人在书房聊天,说着接下来的局势,小半个时辰转瞬即逝。这时候,有士兵进入禀报道:“城主、军师,官员和商人都已经到了大厅,人齐全了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军师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起身,等尼布鲁走在前面,和哈吉联袂而行,块儿往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内,王灿目光扫,看到了站在厅的二十多人,也看到了搁置在大厅的口口箱子,这都是收集到的罪证。

    “诸位,都坐吧!”

    尼布鲁目光扫过众人,吩咐了声。

    众人道谢,便各自落座。

    只是所有人内心,都有些惴惴不安,因为这些人都内心有鬼,都意图投靠罗兹城的人,准备为自己谋取后路。如今他们单独被叫来,都有些担心,毕竟尼布鲁击败了罗兹城的军队,还生擒了罗兹城的大将甘迪拉。

    尼布鲁看向王灿,道:“军师,你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他目光扫过大堂的人,这刻,王灿的目光前所未有的锐利,竟是给人极大的压力,令这些坐在厅的人更是担忧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诸位肯定疑惑,把你们叫来做什么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,请王军师释疑。”

    人群,有个官员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其余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上扬,勾起抹笑容,只是这笑容映入所有人眼,却是杀气腾腾,令人不寒而栗。王灿的手,搁在了面前案桌上,他没有急着开口,反而是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案桌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不大的声音,在厅响起。

    此刻大厅寂静无声,这敲击桌面的声音,就显得很是突兀,仿佛是敲击在个个官员和豪强商人的心上,让他们更加的担忧,生怕遭到清算。

    这幕,也落在尼布鲁眼。

    尼布鲁眸子眯起,眼却是掠过抹钦佩神色,不得不说,王灿的处理更令人心跳加速。他不做亏心事,自然悠哉悠哉,但这些官员和富商做了亏心事,在王灿这样的手段下,必然心里承受极大的压力,这是精神上的施压。

    王灿的手腕,的确比他更强。

    这是尼布鲁的内心想法。

    好半响后,王灿停下,开口道:“把你们叫来,是因为得到了些资料,就在箱子里面。来,你们出来个人,去打开箱子,瞅瞅里面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话后,看向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只是,却没有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怎么,你们平日里可是胆大妄为的,连出卖麦提城的事情能做得出来,怎么今天都害羞了,还副羞涩的模样,都不敢起身了吗?既然都不愿意站出来,那我就点名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出,犹如平地起惊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和联系罗兹城的人有关。

    王灿记住了先前羊皮纸上的人名,道:“你们当,有个叫做巴杜尔的,你站出来,然后打开箱子,看看里面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巴杜尔是麦提城的官员,身材有些臃肿肥胖,副脑满肥肠的样子。他听到王灿的命令,不敢耽搁,立刻就站起身,小心翼翼走到箱子面前,打开了箱子,然后取出了里面的羊皮纸。

    他看到卷羊皮纸上的记载,登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看完卷后,巴杜尔又拿起了卷。他连续看了几卷的内容,放下后,整个人已经是有些秫秫发抖,脸上的神情阵青阵白,整个人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巴杜尔站立不稳,竟是接连的后退。

    他连退了两步后,重心不稳,屁股就摔倒在地上,再也无法稳住身形。这刻的巴杜尔,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毛汗,无比的慌张。

    这幕,更让其余人好奇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个个很是好奇,然后借着搀扶巴杜尔的机会,纷纷低声询问。巴杜尔也不隐瞒,当即就说道:“书信,都是送给甘迪拉的书信,亦或是送往罗兹城的书信。我们所有人的书信,都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众人听,仿佛如闻炸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派人送给罗兹城的书信,亦或是送给甘迪拉的书信,竟然全部落在了尼布鲁的手。他们没有想到,这是尼布鲁麾下的人截获的,而是想到甘迪拉被抓了,所以书信才落到尼布鲁手。

    个个都忐忑不安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王灿见状,更是成竹在胸,他呵斥道:“肃静!”

    所有人闻言,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很慌乱,但也都不是凡夫俗子,都是极为精明的人。听王灿的话,再见尼布鲁没有下令抓捕他们,便知道事情还有转机,否则尼布鲁直接就下令杀人了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麦提城遭到战事,你们身为麦提城的官员,身为麦提城的百姓,生于斯长于斯,却勾结外人,意图谋取麦提城,简直其罪当诛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你们都是麦提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们,也于事无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决定了,你们各自拿出粮食和钱财作为赎金,也赎买这次的罪过。涉案的官员,每人上缴千金币,万斤粮食。其余人,每人上缴万金币,十万斤粮食。那么,这次的罪过便揭过了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眼闪烁着冷光,杀气极强,大有言不合就杀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名官员道:“军师,我没有这么多钱,也没有这么多粮食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如果没有,那就拿命赔偿。无法缴纳钱财和粮食的,便不必离开了,以叛国罪论处,直接处死,然后告知麦提城的百姓,以示警醒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开口的官员,登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官员直接就退了回去,不敢在开口。

    其余人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同意!”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开口,不敢有任何的违背。旦不拿出钱财和粮食,就会被杀死,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,只能同意,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轻轻笑。

    对所有富商和官员的处置,王灿认为不是太大的难题。不论是官员,亦或是富商,这些人要拿出定的钱财和粮食,那都不是问题。而城主府有了这批钱财和粮食,就可以大规模招募士兵,快速的提升实力,以应对接下来的战事。

    尼布鲁见状,登时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王灿会采用这样的方式,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。事实上,就算是他来处理,也不可能真的将涉案官员和富商斩杀,因为容易引发动荡。

    如今按照王灿的办法,则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见个个官员和富商,都盯着箱子,笑道:“来人,那支火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厅外士兵得令,立刻就去准备。

    不会儿,士兵拿来了火把,王灿站起身接过,直接将火把扔到箱子,引燃了羊皮纸。火势噼啪燃烧,羊皮纸很快就化为灰烬,所有书信证据都毁掉了。

    富商和官员见状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我相信你们,所以烧掉了这些证据。只要你们缴纳了钱财和粮食,此事就到此为止,不会再追究你们的责任。当然,你们也可以认为现在没证据了,可以拒不缴纳。我倒是很期待这样的局面,让人有些兴奋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王灿,自信无比。

    那抹自信当,却有着嗜血的光芒,令在座的人都冷不禁打了个寒颤。他们眼前的王灿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断的是厉害。

    个个心底生出惧意,都不敢违抗,道:“军师放心,我们回去后就筹集粮食和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,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灿竖起了手指,冷冷道:“如果三天无法缴纳钱财和粮食,那么等待你们的,便是举起的屠刀了。现在,你们可以走了,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巴杜尔及其余官员,纷纷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只是个个走路的时候,眼都还是有着担忧和后怕,实在是王灿展露出来的姿态,令他们个个都感到莫名的畏惧。事实上王灿也没有拿刀抹他们的脖子,也没有拿刀对准了他们的心脏,但王灿这样的手腕,却令人后怕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即将走到大门口时,王灿忽然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所有人听,立刻停下。

    个个都整齐转身,齐刷刷看向王灿,略微弓着背,不敢有丝毫的不敬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接下来的三天,麦提城将会封锁,只许进不许出。好了,都走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,更是惊悚。

    王灿连他们的后路都断了,就算他们翻脸不认账想跑路,但城门紧闭,他们无法离开麦提城,意味着便是王灿砧板上的鱼肉,只能任由王灿宰割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缴纳钱财和粮食。

    所有人离开后,大厅只剩下尼布鲁、王灿和哈吉。

    尼布鲁感慨道:“军师的手段,着实不凡。番敲打,番运作,不仅震慑了这些官员和商人,还筹集了接下来的粮食和钱财。事实上,城内的豪强商人极有钱,也有粮食,偏偏我也没有办法,所以官府实力不强。如今军师的举动,便极大削弱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贤弟的手段,我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城主、哈吉大哥,你们谬赞了。对付这些商人和官员,都是小手段,不足为奇。接下来,城主准备好接收粮食和钱财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这刻的他很是兴奋,他担任城主期间,从未经受过百万斤的粮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