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6章 逃窜的甘迪拉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营地,火海绽放。

    整个营地化作片火海,燃烧着滚滚浓烟。

    甘迪拉看到这幕,嘴角抽搐,脸上尽是痛苦神情。他采纳了库马尔的计策,原本是想着能够鼓作气灭掉麦提城的军队,想着能够取得大胜利的。但怎么都没有料到,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,实在是令人气愤。

    “撤,撤退!”

    甘迪拉不敢耽搁,连忙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然而,火海已经形成了规模,已经是浓烟滚滚,无比的呛鼻。

    甘迪拉捂着鼻子,带着士兵快速往外跑,只是他麾下许多士兵却陷入火海,甚至被滚滚的浓烟呛伤了咽喉鼻腔,损失颇大。

    “撤,撤啊!”

    甘迪拉大吼。

    快速往外跑的甘迪拉,心却是浮想联翩,想到了各种可能。他思来想去,脑忽然生出个念头,莫非库马尔的归顺是假意投降,是故意误导他,让他进入陷阱。

    甘迪拉越是琢磨,越觉得可能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。

    对所谓的王灿,甘迪拉截止到现在,也不觉得王灿多么厉害,毕竟是个不清楚的人。而甘迪拉对于尼布鲁,也是相当了解的,尼布鲁没有抵挡他的才能。

    唯的可能,是库马尔假意投降。

    是库马尔的通风报信,使得白天和王灿开战,步入了陷阱。是库马尔晚上的建议,使得王灿早有准备,早早在营地内布下埋伏,然后利用大火焚烧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才解释得通。

    甘迪拉的内心,忽然就觉得真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计了!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轻信了库马尔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库马尔,等回去后再杀你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内心大骂,但此刻也不得不冒着大火往外冲。他先前的位置,已经快到营地心位置,也是有段距离。从营地心的位置冲出,他冲出了营地,摆脱了大火,浑身都是脏兮兮的,头发都烧焦了。

    甘迪拉环顾麾下士兵,个个士兵也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这次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甘迪拉留给了库马尔千士兵,而他带着三千多人冲入营地,如今粗略看,麾下士兵竟是只剩下不到三千人,而且个个士兵狼狈不堪,很是惶恐。

    军士兵,全都被吓怕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兵力,要攻克麦提城的军队,已然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甘迪拉不敢阻拦,便快速的撤退。

    他撤退的方向,是往库马尔的方向行去,准备和库马尔汇合,然后就直接撤退。尼布鲁把营地都焚毁了,那么尼布鲁的军队必定在营地外,如今尼布鲁的士兵都是保存了战斗力的,但他麾下士兵却狼狈不堪,这时候不适合再战。

    即使算上库马尔的士兵人数,他略胜于尼布鲁,甘迪拉也不打算战。

    先撤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营地休整番,再和尼布鲁决战。

    至于库马尔,他暂时也不打算点破库马尔的身份,准备回到了营地,再好好的提审库马尔,要让库马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只是甘迪拉不知道的是,他判断完全错误。

    库马尔并不是内应。

    并且,库马尔已经被王灿杀了。

    当甘迪拉赶到了前营,赫然发现遍地的尸体,麾下士兵个个都躺在地上。见此幕,甘迪拉内心更是愤怒,暗骂库马尔心黑。

    “撤,快撤退!”

    甘迪拉不敢耽搁,再度下令。

    在甘迪拉撤退的时候,在营地旁侧忽然传来了喊杀声,赫然是王灿率军杀出。在王灿率军杀出时,附近林有士兵呐喊助威,营造出大规模士兵的声势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恐吓甘迪拉。

    如果甘迪拉知道王灿只有千人,说不定会死战。

    为了吓退甘迪拉,王灿故意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甘迪拉才会撤退。

    甘迪拉旦撤退,军心就再也凝聚不起来了。这时候,王灿再率军掩杀,便能轻易掩杀个个逃窜的罗兹城士兵,自身的损失不会太大。当然,王灿可以直接和甘迪拉应拼,但这样不划算,损失太大了。

    甘迪拉见王灿杀出,又见有无数人呐喊,顿时便吓得打了个寒颤,他下意识的认为尼布鲁的伏兵来了,下令道:“撤退!”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甘迪拉不敢耽搁,抖马缰就率先跑出。

    麾下士兵,也迅速奔逃。

    王灿看到甘迪拉撤退,率军从后方追赶掩杀。相较于正面搏杀,这样掩杀的方式,自身的损耗极小,能最大限度斩杀罗兹城的士兵。

    如今的麦提城,实力太多了。

    罗兹城仅仅派遣甘迪拉,就令尼布鲁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旦击败了甘迪拉,罗兹城方面得到消息,必然会再度派遣大军杀来。到时候,来的兵力会更多,实力会更强。所以王灿要做的,便是最大限度的保存麦提城力量,能减少损失,便减少损失,不能正面和甘迪拉硬碰硬。

    大军掩杀,不断屠戮罗兹城士兵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!”

    跑在最后的士兵,眼见逃不掉,直接就跪下来投降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!”

    “我投降,别杀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掉队的罗兹城士兵,纷纷投降。

    王灿见状,让鲁奇率领队士兵,专门收缴投降了的罗兹城士兵武器,然后将这些士兵羁押起来,而王灿则率领军队继续掩杀。

    轮圆月下,月光皎洁明亮。

    借着月色,王灿领着士兵继续追赶甘迪拉。追赶的过程,便是不断削弱甘迪拉的过程。双方追逃,追赶的气势如虹,逃跑的士气越来越低落。

    甘迪拉骑着马快速撤退,倒是跑在最前面,但麾下许多士兵却掉队了,这些掉队的士兵为了不被杀死,纷纷扔掉武器,脱掉甲胄,以便于快速赶路。

    整个队伍,愈发乱了。

    从麦提城的军营出发,往罗兹城大营奔去。

    当已经跑了大半距离时,甘迪拉眼见距离自己的营地越来越近,脸上也多了抹轻松。只要回到营地内,再借助营地的防守,他就能守住营地。

    只要麦提城的军队退了,局势就稳定了。

    后续,再和麦提城再战。

    忽然,名士兵大喊道:“将军,前方起火了,是大营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许多奔跑的罗兹城士兵,也都看到了远方燃起的大火。这大火燃烧的方向,赫然是大营所在的位置,滚滚浓烟冒起,更有通天燃烧的火光,驱散了黑暗,使得营地方向片透亮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甘迪拉说话都有些结巴了,无比惊悚。

    他背脊更是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这刻,甘迪拉心底发凉,因为他发现自己可能陷入个连环圈套。他带着士兵去偷袭麦提城的军营,而对方竟然也采取了相同的计策,也去偷袭他的营地。

    不同的地方在于,麦提城军营有王灿布下埋伏,伏击了他的大军。而他麾下的大营,却只有少数辅兵镇守,实力很弱,旦遭到攻打,营地就落陷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营地内囤放了最近需要的粮食,把大火燃烧,那么粮食就付之炬,他麾下士兵便没有了粮食。

    “王灿,你,你好狠!”

    甘迪拉气得心头发堵,呼吸更是阵急促,心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王灿怎么算计如此深沉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甘迪拉气急之下,气血上涌,喉头甜,口鲜血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,甘迪拉整个人都萎顿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刻,甘迪拉无比焦急。

    “撤,我们不回营地,径直撤回罗兹城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心头急转,快速下令。

    他已经可以预料到营地外也有麦提城的军队,如果他带着士兵赶回去,必然遭到夹击,与其如此,不如现在就掉转方向径直撤退,争取避开大营方向的麦提城大军。

    军队走另外的道路,便直接往罗兹城的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王灿率军追赶,眼见前方起火,顿时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尼布鲁和哈吉得手了。

    这战,彻底抵定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士兵追赶时,眼见甘迪拉没有往罗兹城营地方向去,却是冷笑两声。甘迪拉如果径直往大营的方向去,或许还不会遭到埋伏,偏偏是往罗兹城的方向撤退,便是进入伏击圈。

    这是王灿预料好的。

    王灿推演占据,当王灿撵着甘迪拉撤退,在半路上见到罗兹城大军营地起火,必然不敢再回营地,而是往罗兹城所在的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所以,王灿给尼布鲁下了命令,让两人点燃罗兹城大军营地后,便调转方向,在退往罗兹城的官道上埋伏。

    如今甘迪拉主动撤回,便是踏入了圈套。

    王灿领着士兵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两军追逃,甘迪拉眼见王灿紧追着不放,脸上神情凝重,下令加速赶路。他走了近两刻钟的时间,已经绕开了燃烧的营地,可后方王灿还在追赶,甘迪拉只得继续撤退。

    在官道前方,是处斜坡。

    这处斜坡约莫四十五度左右,坡度不大,但斜坡长近两百丈左右,也是有定距离的。当甘迪拉率领士兵往上,已经爬了半距离时,却见斜坡上骤然亮起了支支火把。

    “呼!呼!!”

    夜色下,火把噼啪燃烧,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尼布鲁和哈吉率领的士兵,也露出了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