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5章 那一场大火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时间流逝,转眼便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九月的麦提城夜色,圆月高挂,秋高气爽,天气分外舒服。而军营内,却是戒备森严,三步岗五步哨,副紧张姿态。

    军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端坐在营帐,和哈吉、尼布鲁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尼布鲁,说道:“城主,今夜的战事能否顺利,便系于你身上了。我给你两千精兵,你和哈吉大哥率军抄小路,往甘迪拉后方大营去。今夜甘迪拉来袭击,我会拖住他,给你攻克甘迪拉后营的机会。只要你击败了甘迪拉的后营,焚毁其粮草,到时候消息传出,甘迪拉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郑重道:“军师放心,我必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出发吧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声。

    尼布鲁应下,便起身带着哈吉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尼布鲁离去的背影,脸上神情古井不波,并无半点担忧。他麾下有三千精兵,如今甘迪拉手的兵力已经不足五千,双方差距已经缩小很多。这样的情况下,要击败甘迪拉不难。更何况,有心算无心,甘迪拉即将步入他的圈套,这战他必胜。

    尼布鲁和哈吉出了营帐,调集士兵,便悄然从后营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时隔多年,又再次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哈吉心,也是感慨万千。他多年未上战场了,但颗心却没有冷,血依旧沸腾,仍有拼搏之心,仍然有腔热血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哈吉,我们能胜利吗?”

    “必胜!”

    哈吉笃定回答。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能否胜利,就在今夜战了。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城主,你发现个问题没有?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什么问题!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王灿兄弟坐在营帐,便有种蔚然气度,那是人上人的气度,说话更是不容质疑。尤其排兵布阵,调兵遣将的时候,更是有莫名的自信。那种气场,实在是太强。你虽然是城主,但在王灿兄弟的面前,也仿佛是他的部下般。尤其先前王灿兄弟安排事情,那种感觉更加的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尼布鲁闻言,却是道:“所以,我对军师的身份很好奇。以他的这般能力,在遥远的东方古国,定然是不凡的人物。不过这些都不影响,总之,他是帮助我们麦提城的。更何况,如果军师能带着麦提城走向辉煌,能摆脱如今困境,我听从他的也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对王灿,尼布鲁是极为敬佩的。

    尼布鲁是个心为百姓的人,王灿对麦提城有帮助,他便信任王灿。

    哈吉笑道:“你倒是看得开!”

    尼布鲁道:“如果我为了权势,早就离开麦提城,去摩揭陀国的都城了。我留在麦提城,不是为了权势,是为了麦提城无数的百姓。为了百姓的安全,我才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我就服你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尼布鲁闻言,也是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谈笑着赶路,往罗兹城大军驻扎的地方行去。

    在大军赶路时,而王灿早早安排去盯着甘迪拉动静的哨探,发现了甘迪拉大军杀出营地,往麦提城大军的方向赶来。哨探策马快速赶路,飞速的撤回。这路,哨探都没有休息,以最快的速度赶回,将消息禀报给了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得知甘迪拉杀来,更是从容。甘迪拉来了,这战便再无悬念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流逝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甘迪拉领着近五千精兵抵达了营地外。

    这次出击,甘迪拉几乎是把所有精锐都带出来,只留下少部分士兵镇守营地。他躲藏在暗,望着灯火通明的麦提城营地,看向库马尔,道:“你说我们从哪个方向进攻?”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将军,您率领四千精兵从营地左翼进攻,而卑职率领千精兵在这里击鼓,然后让士兵佯装进攻,吸引王灿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甘迪拉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他当即就率领军队离开,留下了千精兵给库马尔指挥。

    库马尔下令道:“传令,擂鼓!”

    士兵立刻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战鼓声,忽然就响彻起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,在夜空回荡着。随着这战鼓声的响起,营地内王灿率领士兵出现了,他来到营地门口,望着营地外击鼓的罗兹城军队,目光看去,只见支支火把的映照下,出现的兵力不多,王灿心思转动,便有了推断,明白甘迪拉恐怕要从旁侧进攻。

    不过,这对王灿不影响。

    在尼布鲁和哈吉离开后,王灿就已经对营地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所以,王灿只需要冷静对待便是。

    库马尔看到了王灿,不再犹豫,当即就命令士兵进攻。这些士兵的进攻速度很慢,但大军也开始进攻了,近千士兵发起进攻,遇到了白天的陷阱,他们都不敢快速往前,小心翼翼的前进。

    营地内,三百弓箭手挽弓搭箭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王灿冷声下令。

    随着王灿下令后,弓箭手快速松开弓弦,只听嗡嗡声传出,支支弓箭脱险而出,便划过空,射入正在进攻的罗兹城士兵军。

    “扑哧!扑哧!”

    弓箭射入罗兹城士兵体内,带出蓬蓬鲜血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,倒地哀嚎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声音,在营地外传出。正往营地进攻的罗兹城士兵,登时就节节后退,不敢再往前进攻了。这些士兵早就知道库马尔的计划,知道他们是吸引火力,吸引麦提城视线的,所以也不尽全力,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库马尔见士兵退回,等了会儿,便又下令进攻。

    王灿依旧命令弓箭手射杀敌人。

    如此往复,死伤的罗兹城士兵逐渐增多。库马尔麾下的士兵,已然死伤过半,已经不足五百人。库马尔却是皱起了眉头,因为到现在甘迪拉都没有进攻,还没有传出消息,这实在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库马尔却也无奈,只能再度咬牙进攻。

    轮进攻,又死伤百多人。

    库马尔麾下的士兵,已经只剩下三百余人,战斗力极大的削弱。

    王灿把库马尔的兵力看在眼,见库马尔身边竟然没有兵力补充,却还在进攻,更是笃定心的猜测,知道库马尔只是个诱饵,是吸引他视线的。

    对此,王灿心冷笑。

    甘迪拉想要取胜,那是痴人做梦。

    “杀!杀!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在营地的左翼传出了呐喊声,这呐喊声极为高亢,直冲云霄,竟是压下了营地门口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库马尔听,顿时狂喜。

    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甘迪拉终于杀入了营地内,要端掉王灿的大营。只要甘迪拉杀入营地,在营地内肆虐,就足以击垮王灿,取得这战的胜利。

    王灿听到,也是露出笑容,下令道:“传令,杀出营地,击溃库马尔。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大军出击。

    因为大营外有陷阱,王灿所率领的六百士兵出营地,只是六个人排,沿着营地正门外的道路往外走,这区域是没有陷阱的,是专门供士兵走出去的。

    六百士兵杀出,很快和库马尔率领的罗兹城军队交锋,个照面,便击垮了库马尔麾下的士兵,使得这仅剩下不多的罗兹城士兵不断败退。

    这幕,让库马尔懵了。

    王灿的营地遭到进攻,后方都没了,他为什么还要杀出来?

    这是不顾营地安全吗?

    库马尔心有无数的疑惑,但他却没有把法,只能下令道:“撤,快撤退。”他个劲儿的跑,但在库马尔撤退时,王灿却是早就盯上库马尔了,他手持张大弓,弯弓搭箭,道:“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锋锐弓箭,脱险而出。

    箭尖刺破了空气,转瞬间就到了库马尔后背,扑哧声,便刺入库马尔的后背,从库马尔心脏出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库马尔被箭穿胸,口吐鲜血,眼前骤然便黑暗了下去。他感觉陷入了片黑暗,整个人失去了直觉,身体扑通声便从战马上跌落下在地上,再无半点气息。

    王灿碾压了库马尔的士兵后,眼见部分士兵溃散,却没有继续追赶,而是下令士兵停下,让身边的六百士兵列阵,道:“击鼓,传令伏兵依计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士兵得令,立刻开始击鼓。

    “咚!咚!!!”

    战鼓声开始响起,但这战鼓声却有着定的韵律。这战鼓声是王灿制定的,用以作为反击的命令,只要战鼓声响起,埋伏在周围的士兵便依计行事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,不多时,只见后营和左右两翼营地,很快就冲出士兵,这些士兵快速的往营地*入火箭,引燃营地。

    营地内,铺设了很多蒿草。

    火箭落在营地内,便点燃了蒿草。九月时节,天气干燥,蒿草遇到明火后,便快速的燃烧起来,左右两翼营地和后营快速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前营方向,王灿也让士兵点燃。

    整个营地,都燃烧起来,快速的形成了个火海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营地外,看着成型的大火,脸上露出抹期待神色。这场大火,便是王灿给甘迪拉的见面礼,要利用火海击败甘迪拉的大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