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9章 库马尔投敌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麦提城外,官道上。

    库马尔策马奔跑,正往罗兹城军队赶来的方向赶路。

    他离开麦提城,是带着愤懑的。

    作为麦提城的风云人物,他在麦提城有很高的名望,虽说很多人认为他年轻,甚至都不相信他,但库马尔有自己的想法,他更有自己的自尊和骄傲,认为尼布鲁采用了他的计策,那么这战麦提城必然取胜。

    即使被王灿反驳,库马尔依旧固执的认为,他的计策没有错。

    这切,是王灿的错。

    这切,也是尼布鲁的错。

    如果尼布鲁选择了他,那么麦提城就不会陷入危机。如今尼布鲁不选择他,那么他宁愿亲自摧毁麦提城,让尼布鲁品尝到绝望的滋味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库马尔找了处地方,便停下来休息。晚上吃过干粮后,库马尔个人坐在茅屋,他虽然心愤懑,但冷静下来后,还是有丝的犹豫。

    真要帮助罗兹城吗?

    库马尔毕竟是麦提城的人,他可以想象到,他帮助了罗兹城的人后,就再也回不到麦提城,甚至成为麦提城无数百姓唾骂的对象。

    可是回城去库马尔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证明自己,我要让尼布鲁后悔,我要杀了王灿。”

    库马尔内心,浮现出最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是他内心写照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,库马尔心有纠结和挣扎,但最终选择了报复尼布鲁。他躺在茅草屋和衣而睡,辗转反侧许久,才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库马尔起床后,找了处河水边,简单的洗了把脸,吃了干粮后,便又策马赶路。他快速的赶路,走了近两天,终于碰到了罗兹城的军队。

    库马尔没有避开,他径直来到罗兹城军队前方,主动道:“我叫库马尔,来自麦提城,我要求见甘迪拉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!”

    最前方士兵听到后,转身去禀报。不会儿,士兵便跑回来,朝库马尔招了招手,便带着库马尔往甘迪拉所在的位置行去。

    甘迪拉年近四十,唇上两撇上翘的胡须,下颌圈的络腮胡,毛发很是茂盛。他个子不高,略显瘦,但双眸子,却闪烁着狡诈光芒。

    这是个极为狡诈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脸上的相貌,显得极为自负,双眸子眯起,给人以极为危险感觉。他策马而立,看着走来的库马尔,眼有审视神色。

    库马尔躬身行礼道:“麦提城库马尔,见过甘迪拉将军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你主动来见我,是奉了尼布鲁的命令,来主动投降的吗?”

    库马尔摇头道:“我来见甘迪拉将军,不是奉了尼布鲁的命令,是代表我自己。如今的麦提城,已经是积极备战,准备和甘迪拉将军死战到底。我认为尼布鲁无法抵挡甘迪拉将军,尼布鲁甚至是要带着麦提城陪葬,我反对他的做法,所以我来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闻言,眼掠过抹轻蔑神色。

    虽说甘迪拉和尼布鲁是敌人,但甘迪拉也很欣赏尼布鲁这样有坚守有原则的人。

    反倒是对库马尔,很是不喜。

    不论是谁,都不喜欢反叛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甘迪拉也没有任何的表露,他微微笑,便说道:“你库马尔愿意投诚,本将军很是欣慰。但本将军不收无用的人,你对本将有什么帮助?”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我熟悉麦提城的切,包括尼布鲁麾下军队主将,以及麾下军队人数,甚至是麦提城粮食藏匿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麦提城的军队人数,不是般人能知道的。包括麦提城的军粮储存地点,也不是般人能知道的。你确信,这些你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库马尔肯定回答。

    甘迪拉眼掠过道精光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那还真是件好事儿,能节省他很多事。以往他和尼布鲁交锋,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,甚至到最后,也未必能击垮尼布鲁。但如果有库马尔的帮助,他知晓了麦提城的布置,那么甘迪拉就会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甘迪拉冷冷道:“库马尔,你当真知道?如果你所言有假,可别怪本将杀你。”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我曾经是尼布鲁的军师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你是尼布鲁的军师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库马尔肯定回答。

    甘迪拉笑了笑,道:“以本将对尼布鲁的了解,他可是个善于收拢人心的人。但凡和尼布鲁有所接触的,都被尼布鲁所折服。就算是本将,屡次和尼布鲁交手,也认可尼布鲁这个人。你身为尼布鲁的军师,身份至关重要,怎么会来投奔本将。”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原因有二!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本将倒是有些好奇了,是哪两个原因?”

    库马尔回答道:“第,是甘迪拉将军率领的都是精锐,凭借麦提城的微弱兵力,即使尼布鲁动员全城百姓,有百姓支持,也支撑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在临战之际,尼布鲁选择了不相信我,而是相信个外来人。尤其这个外来人是个骗子,尼布鲁竟然选择相信,他真是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库马尔言辞,带着愤懑。

    他对于王灿,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他心更暗暗发誓,等拿下了麦提城后,定要抓住王灿,要彻底杀了王灿。

    甘迪拉听完库马尔的话,最终明白了,对库马尔也有些不信。他对于尼布鲁甚是了解,连尼布鲁都不要的人,能力必然平平,不可能真的出色。

    不过,库马尔还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甘迪拉问道:“你说说,尼布鲁麾下的军队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三千!”

    库马尔想都不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甘迪拉问道:“你确定只有三千人?”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的确只有三千人,如今麦提城力量不足,只能凑齐三千精兵。当然,算上城内的百姓,自然不止这些人。但真正的精兵,就只有这些人数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对这人数,倒是比较赞同。

    毕竟,麦提城实力有限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甘迪拉对尼布鲁更是不屑了,虽说他很赞赏尼布鲁的才华和坚守,但尼布鲁靠这点兵力,就想要抵挡,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甘迪拉又问道:“尼布鲁新选的军师叫什么名字,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尼布鲁新选的人名叫王灿,是个自称来自遥远东方古国的人,副虚伪模样,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甘迪拉笑道:“看样子,尼布鲁是要赌把了。”

    库马尔听,疑惑道:“甘迪拉将军,你为什么说尼布鲁城主要赌把呢?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因为尼布鲁太了解麦提城了,太了解罗兹城了,他知道靠你库马尔,想要抵挡本将军的攻势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尼布鲁堵了。”

    “遥远东方古国,的确是个强国,那里有着极为厉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尼布鲁抵挡了罗兹城多年,深感乏力,所以在这个时候,他选择了相信个外人,是要赌把。只是他忘记了,就算王灿来自东方古国,即使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,但终究是难以抵挡本将军的大军,这是实力所限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正色道:“现在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库马尔点头赞同,但心底是不赞同的。但在库马尔内心,他依旧认为只要尼布鲁选择他的计策,这战必然取胜。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你归顺本将,现在,本将收下你了。你认为,尼布鲁和王灿会怎么迎击本将?是选择在城内死守,还是主动出击。”

    库马尔想了想,依照他最早的计策,尼布鲁是要诈降,所以不会主动出击,必然会在城门口迎接甘迪拉,然后把甘迪拉骗入城内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库马尔也想不出更好的计策。

    在库马尔内心,尼布鲁也没有更好的计划和选择,所以即使尼布鲁选择相信王灿,最终也会采纳他的计策,借助诈降然后对付甘迪拉。

    库马尔道:“回禀将军,我认为尼布鲁不会主动出击。这战,尼布鲁必然死守。甚至于,尼布鲁可能在城门口假意投降,然后把将军骗入城内,再借助麦提城的百姓攻击将军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或许吧!”

    对于库马尔的计策,甘迪拉没有评判什么。简单撩了撩,甘迪拉从库马尔的口了解到了想知道的,便安排人将库马尔带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甘迪拉身边名将领道:“将军,卑职认为库马尔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将领道:“尼布鲁是个即为厉害的人,很是难缠,但凡跟在尼布鲁身边的人,那都是死心塌地,甘心死守麦提城。如今,却突然来了个人,竟然要归顺将军,这放在前几年,那根本是不做考虑的事情。所以我认为,这会不会是尼布鲁的谋划,故意安排个人来投降,然后扰乱我们的计划,令我们相信库马尔,然后借助库马尔来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甘迪拉笑道:“不管尼布鲁如何打算的,这都不管用。因为我对库马尔,根本就不相信。所以,你完全不必担心。我所相信的,只是我看到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英明!”

    将领听到甘迪拉的话,也就彻底放心了。对于库马尔,不论是真投降,亦或是假投降,将领都是不欢喜的。

    “继续赶路!”

    甘迪拉大袖拂,下了命令。他眼很是期待,期待着这次和尼布鲁的交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