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6章 慑服众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面对着所有人,朗声道:“我之所以说你们是垃圾,是因为你们连自己的城主都不相信。尼布鲁城主在任期间,为麦提城付出了多少,你们心里都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尼布鲁城主,行事公正,处处为麦提城着想。如今大敌来犯,尼布鲁城主满心考虑的,都是如何抵挡罗兹城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时候,你们认为,尼布鲁城主会拿麦提城无数百姓的性命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怀疑我,便是怀疑尼布鲁城主。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道:“往小了说,你们不信任自己的城主。往大了说,尼布鲁城主虽说是官职更高,但也是你们的同袍,你们连自己的同袍都不相信,还如何上阵厮杀?在战场上,如果没有将后背交给同袍的信任,那么你们便不是戮力同心。”

    “麦提城和罗兹城,实力悬殊巨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取胜,靠什么?靠你们的敢打敢拼,更靠彼此之间的互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连这最基本的信任,都没有了,谈何互助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说你们是垃圾,难道说错了?个不相信自己同袍,不相信自己城主的人,我是看不起的。曾经我担任军主将时,军令下,纵然前方是刀山火海,也没有人退后。纵然前方是千军万马,也不会后退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麾下的士兵,列阵集合,军队整肃,没有个人敢说话。只要是我说话,所有人都不准开口,这是军容军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军队最基本的素质。”

    “军人,肩扛保家卫国的重任,责任重大。”

    “军人,以服从命令为天职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你们身上,我看不到军人的素质,我说你们是垃圾,难道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王灿言辞犀利,极为强势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今天必须慑服这些士兵,如果不让所有人信服,那么接下来要指挥这些士兵,就会非常的困难,这是王灿必须办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尼布鲁听在耳,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王灿的话,尼布鲁很是赞同,尤其最后王灿对军人的阐述,更是让尼布鲁钦佩。

    这是个军人的理解。

    这刻,尼布鲁心笃定了,选择王灿是没错的。相比于库马尔,王灿才是最合适的人选,才有可能率领麦提城走向胜利。

    哈吉此刻也安心了。

    原本,哈吉听到王灿的话,很担心王灿能否稳住局面,但听完王灿的话,见到许多士兵被说得愣愣的,哈吉不再担忧了。

    王灿环顾众人,见大部分士兵被震慑住,继续道:“我刚才说的,你们有谁不服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军队,个将领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出来的人名叫鲁奇,是军的百夫长,足有百十五公分的身高,身材极为魁梧,犹如座屹立在地上的小山。他肌肉奋起,鼓囔囔的肌肉极有爆发力。鲁奇站出来,无数人目光齐刷刷落在王灿身上,期待王灿的答复。

    这回,事情有趣儿了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却是不以为意,道:“你哪里不服?”

    鲁奇道:“论耍嘴皮子,我说不过你。即使你说得有些道理,但我也不服。我们军,以实力为尊,你实力强,我就服你。王灿,可有胆量和我战?”

    这是直接挑战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主动自荐来城主府,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是在王灿意料的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首先,你的挑战我应下了。你要战,我便战。其次,我要说的是,匹夫之勇,不过是个人逞能的。战场上,不是个人的战场,是整支军队的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战场交锋,首要是谋略的交锋。如果没有人排兵布阵,没有人运筹帷幄,只是两支军队的对冲,那是匹夫逞能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在我麾下,任何个将领,那都是能运用智谋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“上兵伐谋,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场战争,不战而屈人之兵,才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王灿侃侃而谈,道:“当然你可能不懂这些道理,我想在场的人有人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鲁奇听得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王灿的话,他的确不明白。

    在鲁奇看来,既然要开战,直接厮杀就是。男人间的争斗,是铁血交锋,是刀和刀的碰撞,是热血沸腾的厮杀,而不是用嘴巴唧唧歪歪。

    鲁奇大吼道:“王灿,可敢战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来!”

    鲁奇闻言,伸手便脱下外衣,露出了鼓胀的肌肉。他迈着大步,很快就登上高台,朗声道:“王灿,让我见识你的厉害,否则,你滚出军营。”

    哈吉道:“王灿,你有伤在身,能战吗?”

    作为个有眼力的人,哈吉自见到王灿时,便见王灿脸色有些苍白,步履略显轻浮,明显是大病初愈,还没有彻底恢复的。

    此话出,鲁奇也是愣了愣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还有这茬。

    王灿听到哈吉的话,也惊讶于哈吉的眼力,他却是不以为意,说道:“哈吉大哥,我这点伤影响不大,要击败鲁奇不难。”

    虽说王灿受了伤,但他恢复能力极强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,伤势几乎恢复了。

    战的能力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王灿的实力,不足以进行持久战,只能是速战速决。王灿在龙卷风活下来,还是多亏了他身上的真武秘籍内息,当初他穿越时,得了真武秘籍,武艺才有突破。

    到后来,王灿直都是勤奋练习,夏练三伏冬练三九,武艺不曾耽搁。

    如今,却是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鲁奇听到王灿轻蔑的话语,握紧了拳头,咬牙道:“王灿,我会让你见识到,轻蔑我的下场。你想要击败我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王灿双腿岔开,左手成掌在前,右手成掌在后,道:“请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鲁奇听,骤然便抡拳砸出。鲁奇体重得有近百七十斤,整个人精悍无比,拳头轰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逼王灿胸前。

    鲁奇的拳头速度快,但在王灿眼,却是放缓了许多。他提起口内息,右手抬,闪电般便探出,猛地往上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只听声闷响,王灿右手拍打在鲁奇拳头下风。

    记拍打,力道十足,刹那间,鲁奇拳头失去了准心,整个人在这记招式的引导下,竟然有丝的偏移。他稍稍顿,而王灿步就往前窜出,整个人到了鲁奇身前,左手起招,掌就上台冲出,啪的声撞在鲁奇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掌力冲击下,鲁奇上下牙齿撞击,酸疼不已。

    王灿不出手则已,出手便是雷霆出击。他连环两招出手,打乱了鲁奇的节奏后,双手闪电般抓住鲁奇的肩膀,个转身,便大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招过肩摔,瞬间使出。

    鲁奇被抓住的瞬间,也是面色微变,想要稳住身形。可王灿的双手,仿佛是钢筋铁爪般,死死箍住了他的肩膀,令他的身躯不可遏制的被举起。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下刻,鲁奇被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力量冲撞下,鲁奇浑身像是散了架样,整个人都晕乎乎的。而王灿个箭步考进,已然是只手探出,箍住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用力,就足以掰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败了!”

    鲁奇脸上神情尴尬,他跳得最欢,大声开口反驳,却败给了王灿。甚至于他都还没有和王灿交手,就彻底败了,完全不是王灿的对手。

    王灿站起身,拍拍手道: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鲁奇站起身,灰溜溜退回军。

    王灿环顾在场所有士兵,继续道:“现在,还有人不服吗?”

    所有士兵,噤声不言。

    鲁奇虽然是百夫长,但鲁奇的实力在军队,足以排进前三。只是鲁奇性格桀骜,行事也不圆滑,经常得罪人,所以才只是个百夫长。

    鲁奇都败了,没有人敢再战。

    王灿见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心大定,便继续道:“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,那么我现在说点题外话,说说我故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故乡,曾有个名叫项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称之为霸王,武艺绝伦。”

    “他年少的时候,已经是武艺出众。他曾经学习武艺,能做到十人敌,百人敌。他面对百余人的队伍,能够悍然冲锋,杀得对方丢盔弃甲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想要成为万人敌,能人敌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靠单枪匹马,是不可能完成的,但是智慧能达到。所以,项羽选择了读兵书,学习兵法谋略,学习运筹帷幄,最终成为万人敌。”

    王灿侃侃而谈,道:“我之所以说这些,是要告诉你们。军队,个人武勇重要,因为战场冲锋陷阵,需要这些猛将。”

    “但最关键的,依旧是排兵布阵。”

    “场战争,需要人运筹帷幄。”

    “人最厉害的不在于身的蛮力,而在于智慧。因为有了智慧,才能够所向披靡。因为我们有了智慧,懂得用武器和敌人搏斗,因为我们有了指挥,懂得借助城墙防守,这都是智慧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所以,请你们谨记,不是比你们武艺厉害的才很厉害,或许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也是极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士兵听后,都懵懵懂懂的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,尼布鲁却明白了。

    只是尼布鲁心,却更加好奇王灿的身份,是什么样的身份,才让王灿有这份见识,以及这份睿智和魄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