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6章 男女地位转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桑青离开军大帐,来到了羁押洛山部落族民的地方,这是处空旷地带,有士兵看守,没有遮风避雨的地方。好在如今是金秋时节,天气凉爽,即使是露天住宿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桑青出现,所有人都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对洛山部落的人来说,桑青就是主心骨。

    阿鲁看到桑青来了,连忙问道:“桑青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桑青坐下来,把洛山部落主要的人聚集起来,然后道:“我刚刚见了抓我们的人,他们的身份,我已经清楚了。我们遇到的,是来自于大海西面的蜀国,而领军的人是蜀国的皇帝。这蜀国,便是许多海上来客口的天朝上国,是最繁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众人听,哗声片。

    个个都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她们曾经遇到的海上来客,多是些商人,或者是些漂流到此的人。没想到,如今竟然遇到了来自天朝上国的皇帝。

    桑青继续道:“我们和蜀国的差距,你们也看到了。这样的差距下,恐怕就算是把霖山部落,以及其余部落的力量全部集合,也难以抵挡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外,蜀国皇帝也说了,他来岛上不是为了杀戮,是为了传播知识,是要让我们领略到华夏国的化,让我们能读书识字。”

    “蜀国皇帝要招降我洛山部落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桑青说了番话,便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对洛山部落的人,她不会欺骗,自然是老老实实说明白,把事情阐述清楚。

    众人听,都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个个仔细的思考,但许多人眼有迷惘,也有担忧,不过也有着丝的期望。他们在夷州岛上,虽然日子也还不错,但他们是极为低下的,远远比不了蜀国。

    如果归顺蜀国,他们自是愿意。

    只是,万上当了呢?

    其人开口道:“首领,咱们归顺倒是可以,可如果蜀国皇帝欺骗了我们呢?要知道,这可是关系几千洛山部落族民的生死。到时候,我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桑青凄然笑,道:“蜀国皇帝没有欺骗我们的必要,要知道,我们已经是阶下囚了。如果蜀国皇帝愿意,他完全可以杀了我们,然后屠戮洛山部落的老弱。我们现在,就是随时可能被杀的鸡鸭,还能有利用的价值吗?”

    众人听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他们都成阶下囚了,蜀国皇帝也没有必要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阿鲁开口说道:“桑青,还有最关键的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桑青说道。

    阿鲁说道:“如果我们归顺了蜀国皇帝,依照海上来客的说法,以及我们看到的蜀国军队,他们不是女人当家,而是以男人为主。到时候,必然是蜀国皇帝安排人掌权。”

    桑青听,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这事情,在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她只想着归顺蜀国,成为蜀国皇帝的子民,却忘记了外面的世界,不是女人当家作主,不是女人为主,而是男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其余女人,听到阿鲁的话,也是神情微变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考虑到这事。

    桑青面色变再变,她深吸口气后,握紧了拳头,道:“即使是不管事,那也不重要。如果我洛山部落的子民,能够过上好日子,能够似天朝上国的子民般读书识字,我也认了。我们现在,依旧要打猎,依旧要用青石制作的武器,但天朝上国的人却不样,他们武器精锐,全都是极为厉害的人。如果我们的人也能这样,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时,桑青都是狠狠咬牙。对于此,她虽然难以接受,但她是洛山部落的族长,必须为洛山部落考虑。

    “我赞同首领的话,如果洛山部落能强大起来,即使男人当家,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赞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个洛山部落的女子,纷纷开口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的脸上,都是副大义凛然神色,她们都没有什么私心。而且在她们看来,不管怎么变,总归得靠她们生儿育女,得靠她们传宗接代,她们依旧是最核心的。

    不管男人如何厉害,都生不出孩子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的本事。

    桑青见众人都同意,便说道:“既然都同意了,那就不再议论此事了。不过还有件事,你们事后接触了,便会觉得有些神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阿鲁问道。

    桑青说道:“蜀国的皇帝,竟然会说咱们这里的话,虽然有些出入,但大体没有区别。最关键的是,蜀国皇帝是第次来咱们岛上 ,你们说这怪不怪?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阿鲁脸震惊神色。

    其余人,也都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桑青郑重点头,说道:“此事千真万确,开始,我以为蜀国皇帝曾是咱们岛上走出去的人,但蜀国皇帝怎么可能是我们岛上的呢?而且,蜀国皇帝也没有必要欺骗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,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桑青目光转,看向了自己的男人阿鲁,道:“阿鲁的本事,比我更厉害,你们也都是知道的。不仅如此,阿鲁做事也更加的缜密。既然蜀国是男人当家作主的地方,接下来,就让阿鲁去见蜀国皇帝,和蜀国皇帝谈归顺的事情,你们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阿鲁摇头道:“即使蜀国是男人当家,但先前都是你谈的,这次,还是你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去就去,忒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桑青瞪眼,呵斥了声。

    阿鲁听得桑青的话,登时就不再开口了,连忙点头道:“好,好,我愿意去。”

    桑青说道:“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阿鲁站起身,便朝官兵走去,他嘴上说着然后手也比划着,好不容易才让士兵明白了,然后跟着士兵起,来到了王灿的营帐外。

    经由士兵禀报后,阿鲁进入营帐,见到了端坐在主位上的王灿。

    阿鲁身上,穿着粗布麻衣,脚下穿了草鞋。

    而主位上的王灿,衣着华丽,穿着绸缎锦袍,发髻梳理得丝不苟,威严赫赫。

    都是男人,却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阿鲁心,不由得生出欣羡心思,很羡慕王灿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