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3章 消磨时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桑山部落至今,经历过无数的战斗。

    每战,都有人战死。

    但凡是战死的人,桑青都会安顿好战死者的家属,这是桑山部落的规矩。也恰恰是有了这规矩,才能让所有人全力以赴的战斗,才能让所有人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这也是桑山部落敢拼敢杀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桑青大吼,下达了出发的命令。

    所有人随桑青道,浩浩荡荡往桑山部落外行去。他们距离王灿所在的位置,也有个多时辰的路程,不是短时间就能抵达的。

    在桑青出兵时,海岸边,王灿的大军驻扎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阿鲁发现王灿军队时,因为军队刚刚登录,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,没有发现阿鲁。但现在军队在岸边驻扎下来后,甘宁已经安排了哨探出去打探消息,也在附近安排了哨探。

    对于夷州,王灿也是两眼抹黑。

    他知道后世的台湾。

    甚至,王灿在后世的时候,还曾经到过这里。但是近两千年的沧海桑田,足以发生太多太多的变化,足以让陆地便桑田,足以让海洋变陆地。

    尤其这时候的夷州,还是原始地方。

    故而,队伍没有贸然行进。

    队伍在海边扎营后,有士兵去寻找淡水,有士兵去寻找吃食,有士兵打探方向,也有士兵去寻找人烟汇聚之地,这都是要处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初王灿攻打倭国,之所以顺利,是因为抓到了狗奴国的人,有了向导,所以无比的顺利,能直接前进,但现在则不同了。

    如今在夷州岛上,王灿是两眼抹黑。

    所以,切都得谨慎。

    军营,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、曹操、郭嘉和典韦,正在打牌,这是王灿弄出来的麻将,以便于消磨时间。实在是海上航行无趣,没有消磨时间的东西,日子非常的难过。所以王灿不仅把麻将弄出来了,还弄出纸牌斗地主,以供士兵玩乐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的王灿,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他把麻将弄了出来,自然是最精通的,向是稳赢不输的。郭嘉和曹操都是极为精明的人,从刚开始的不熟悉,很快就门清儿,以摸清楚了麻将的打法。

    可这就苦了典韦。

    典韦是个猛将,他心思比较简单,在麻将这件事情上,他虽然有很大的热情,也很喜欢打麻将,但每次都是输,属于屡败屡战的类型。

    四个人打麻将,可谓是乐在其。

    “哗!!”

    营帐门帘卷起,却是甘宁走了进来。他看着愁成了苦瓜脸的典韦,走到典韦的面前,看着典韦面前个干瘪的钱袋子,道:“典黑子,你这块输完了,赶紧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

    典韦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此刻的典韦,眼有着希冀的神色,道:“我这两把可是赢了的,没看到我开始转运了吗?你小子别来烦我,别影响了我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甘宁见状,撇了撇嘴,径直在王灿的身旁坐下,说道:“陛下,末将已经把哨探都派出去了。如今的军,也安排了好巡逻。此前在战舰上,允许士兵打牌,但现在登岸后,末将已经严令士兵打牌,要适应夷州岛上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王灿颔首道:“做得不错,我们在海上航行,是不便于操练,而且整日操练士兵也受不了。如今到了岸上,该操练的得操练,该整顿的得整顿,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他又禀报了些其他事情,便静静坐在旁,看王灿打牌。对于麻将的打法,甘宁也是颇为上心的,在王灿的身边,他正好可以学习学习。

    几个人聚在起,不觉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忽然,营帐外有士兵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甘宁吩咐声。

    旋即,营帐门帘卷起,却是周泰大步走了进来,他来到甘宁的身边,禀报道:“将军,我们的哨探发现了支队伍,正朝着我们的方向杀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搁下了手麻将。

    曹操、郭嘉和典韦也停下,全都齐刷刷看向了周泰。几个人虽然打麻将,但把事情分得很清楚,知道事情的轻重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来的人有多少?武器装备如何?”

    周泰禀报道:“哨探仔细的观察了,来的人预计有三千左右。只是这支队伍,武器差别很大,有的人使用战刀,有的人却使用石头制作的武器。我们的士兵近距离观察后,便快速撤回了。估摸着,最多再有小半个时辰,他们就能抵达我们的营地。”

    甘宁听到后,顿时笑了起来,说道:“陛下,看样子这些夷州的人已经知道了我们抵达。他们起杀来,估摸着是要和我们开战。既如此,便彻底把他们打疼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道:“主公,末将请战。”

    连续在牌桌子上失败,典韦已经是有肚子的火,他想要在战场上发泄番,彻底将心头的郁结和闷气发泄出去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道:“既然对方来了,我们守株待兔便是。甘宁,你去安排下,这次要彻底把这些人打疼。然后,借助这次战争,把夷州的情况摸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!”

    甘宁站起身,便和周泰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甘宁离开了后,王灿、曹操、郭嘉和典韦也不再打牌了,个个都起身出了营帐,然后到营地巡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这时候,桑青、阿鲁率领的大军已然抵达了王灿的营地外。从地面往海上看去,能看到远处巍峨耸立的战舰。只是要往战舰去,就得拿下立起的营寨。

    阿鲁指着营寨,道:“桑青,看到了吗?这就是我们的敌人。他们的每个士兵,都穿着甲胄。他们的每个士兵,腰间都有战刀,手拿着尖锐的武器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桑青听得阿鲁说话,开口呵斥。

    桑青瞪了阿鲁后,目光灼灼盯着营寨。这座营寨越是好,里面士兵的装备越好,桑青就越是眼馋。她握紧了手的青铜剑,朗声道:“洛山部落的族民们,杀!”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话,桑青直接下令开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