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4章 羁押卑弥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邪马台国,国都。

    王灿坐着国都,直接收着来自各方的消息。他收到最多的消息,都是来自司马懿的。对于狗奴国的治理,司马懿已经上了正规,尤其是有狗奴国的些人配合,整个狗奴国汉化的过程非常顺利,尤其有来自蜀国的批士子推行,更是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推行的过程,有大量狗奴国的贵族反抗,却都被司马懿以铁血手腕处理掉。

    整个狗奴国,反抗司马懿的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,大多是狗奴国的百姓。

    这些狗奴国的百姓,得到了田地后,如今已经是农奴翻身,个个对司马懿无比的拥护,对蜀国有着极高的归属感。

    尤其狗奴国本身对蜀国,就处于地位的最底端,都无比的仰慕汉家化,个个变成了蜀国人,成了蜀国的份子,更是认同蜀国。

    所以狗奴国治理,虽然伴随着铁与血,但却也无比的稳定。狗奴国内,已经很少人提及狗奴国,更多的是提及倭州,这是所有狗奴国百姓对自身的认同。

    王灿处理司马懿禀报上来的政务时,曹操再度进入宫。

    曹操见到王灿,行礼道:“陛下!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坐!”

    曹操道谢后落座,说道:“陛下,山上传来消息,已经有无数的士兵和邪马台国百姓下山了。臣估计,卑弥呼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曹昂和曹丕处理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正当曹操和王灿聊天时,甘宁的声音自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甘宁大步走了进来,抱拳行礼道:“陛下,山上传来消息,邪马台国的女王卑弥呼,已经率领士兵下山了,愿意归顺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浮现出笑容,正色道:“孟德兄,你看如何处置卑弥呼?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曹操想都不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王灿道:“理由呢?”

    曹操眼闪过厉色,说道:“如今的邪马台国百姓,大多数都崇信鬼神,我们要推行汉化,让无数的邪马台国百姓讲汉话,习汉字,成为蜀国的百姓,不需要鬼神之说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于,旦卑弥呼另有心思,极可能利用鬼神之说搅风搅雨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留着,就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“倭州境内,不能留下这样的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留下了卑弥呼,也可以利用神道之说蛊惑百姓,说蜀国才是天命,但在如今的利益引诱下,在灭掉了狗奴国、邪马台国的情况下,不需要这样的引导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我们是天朝上国,天然就占据了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有足够的把握,有足够的实力能令百姓信服。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杀掉卑弥呼,再把鬼神之说,变成是异端邪教,彻底让鬼神之说无法在倭国扎根。这样的结果,从长久来说,才是最有利于倭州发展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小道:“孟德兄所言,和我想到起去了。从短时间看,如果利用卑弥呼帮助司马懿,的确是有好处的,但从长远考虑,这就可能是个隐患。这样的情况,不利于我们治理。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陛下英明!”

    甘宁听了后,抱拳道:“既然陛下已经有了决定,末将这就调遣士兵,等卑弥呼下山时,就举拿下卑弥呼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!”

    王灿摇了摇头,说道:“卑弥呼已经决定要归顺,他自然会下山来,会带着大军回到这里。等他来觐见朕的时候,再拿下卑弥呼。”

    甘宁眼珠子转动,道:“陛下,末将立刻去山下,待卑弥呼下山时,先将卑弥呼麾下的大军羁押起来,如此以来,也断绝了卑弥呼作乱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甘宁向王灿揖了礼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出了王宫后,就调集了军队,径直往土冈山的山下奔去。当甘宁率领大军抵达山下的官道时,甘宁立刻询问了军士兵卑弥呼的情况,如今卑弥呼正率领军队下山,还没有抵达山脚。

    得到这消息,甘宁大喜。

    如此正好。

    甘宁在山下等了约莫刻钟的时间,期间有些百姓下山,也有些零散的邪马台国士兵下山,都被曹昂和曹丕安置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山林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,赫然是卑弥呼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卑弥呼,依旧是头戴斗笠,面颊前方用纱巾遮挡住了,避免人看到她的阵容。卑弥呼领着原田雄二,以及麾下的大军,快速到了甘宁的面前,眼见甘宁率军驻扎,他知道甘宁顶盔掼甲,必然是蜀国的大将,便欠身行礼道:“邪马台国女王卑弥呼,拜见上国大将,不知将军贵姓?”

    甘宁道:“本将甘宁!”

    卑弥呼道:“原来是甘将军,甘将军到了邪马台国,必然有鬼神的庇护,必然是所向披靡,无人能挡的。”

    甘宁笑了笑道:“承你的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卑弥呼的话,甘宁听了后,心明白了曹操的意图,这样个张口闭口是鬼神的人,以鬼神之说骗人的人,是最难以相信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杀了最好。

    留下她,便是祸害。

    卑弥呼道:“甘宁将军,我们怎么去拜见蜀国的皇帝陛下?”

    甘宁微微笑,说道:“既然你决定归顺陛下了,那么你麾下的大军,必须接受本将的管束。你麾下的所有军队,立刻缴械投降。然后,我会带着你入宫觐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卑弥呼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军队被缴械,士兵被羁押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便等于是她彻底沦为王灿砧板上的鱼肉,再也没有了谈判的本钱。这样的投降,便是彻彻底底的投降。

    卑弥呼说道:“甘将军,我已经是诚心实意的投降,绝对是没有二心的。”

    甘宁说道:“本将不管你是真心实意,亦或是包藏祸心,不管如何,你既然是投降,那就必须将麾下大军的指挥权交出,将所有士兵交给本将处置。否则,你可以选择战。”

    卑弥呼听得阵无奈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,还怎么战斗。

    她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接受!”

    卑弥呼深吸口气,压下心苦涩的滋味儿,点头同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