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0章 败松下一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甘宁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下了进攻的命令。

    狗奴国的兵力,瞬间发起冲锋。对他们而言,战功便是切,有了战功就能生活得更好。有了战功,他们就能有自己的田地。

    “杀!杀掉邪马台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十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喊杀声此起彼伏,响彻夜晚。

    无数的狗奴国士兵,犹如发狂了般,快速往邪马台国的军营冲去。甘宁距离邪马台国的营地,也就几十步的距离。狗奴国的士兵冲出后,不过是片刻功夫,就已经冲到了营地门口。

    原本邪马台国的营地门口,就没有士兵镇守,所以狗奴国的士兵,轻而易举便杀入了邪马台国军营内。逃回来的邪马台国士兵,刚刚休息下来,惊魂未定,突然间,又遭到袭击,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即使邪马台国的兵力多,但个个没有防备,骤然遭到袭击,完全处于被屠戮的状态。个个邪马台国士兵,慌忙的逃窜。

    如今正值七月,天气炎热。

    许多邪马台国的士兵睡觉,都光着膀子,只穿了条裤子。在狗奴国士兵屠戮下,这些邪马台国的士兵,慌不择路的逃窜。

    营地内,出现了极为好笑的幕。

    个个狗奴国士兵,提着刀追赶光着膀子的邪马台国士兵。

    喊杀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求救声,也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在狗奴国士兵大肆掩杀的时候,松下郎也得到军营被袭击的消息。他得知蜀国军队杀来,快速穿上甲胄,在亲卫保护下冲出营帐。站在营地内,松下郎看到乱作团的营地,再看到邪马台国士兵混乱不堪的逃窜,颗心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这战彻底败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撤回后,就彻底安全了。没想到,蜀国的军队竟然连夜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撤,快撤退!”

    松下郎不敢耽搁,连忙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在亲卫的掩护下,松下郎径直往外冲。其余些邪马台国的士兵,以及各小国的国主出来后,也跟着松下郎,快速的往外冲。

    他们不打算抵挡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已经是回天乏力。

    在松下郎刚冲出营地时,就被营地外埋伏的甘宁发现。甘宁带着军队来袭击,早就布置好了埋伏。眼见着松下郎冲出,他下令道:“弓箭手,放箭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密集的弓箭,犹如雨点般快速激射出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弓箭射入松下郎身边的个个士兵身体,收割了批邪马台国士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冲,冲出去!”

    松下郎见有弓箭手埋伏,更是吓得打了个寒颤。但此时此刻,他不敢耽搁,慌忙往外冲。连续的弓箭射击下,松下郎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。松下郎借助士兵开路,耗费了无数士兵的性命,冲出了百步远的距离,逃出了弓箭射击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松下郎长出了口气,心安下心来,好歹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撤!”

    松下郎再度下令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松下郎没有时间去管士兵的生死,也没有心思考虑失败的问题。眼下的情况,他必须逃出去,必须返回邪马台国,否则迟早死在这里。只是松下郎想逃走的时候,甘宁却再度下令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夜幕下,支响箭升空,在松下郎撤退的路上,支军队杀出了。

    领军的人,是周泰和蒋钦。

    周泰身着甲胄,粗犷的面庞透着杀气,手持口长刀,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蒋钦紧随周泰杀出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极为善战的人,悍勇无比,领着士兵冲到松下郎的阵营。个冲刺,松下郎和邪马台国各国主的队伍,登时就被冲散了。

    只见周泰手起刀落,快速斩杀个个逃出来的邪马台国士兵。

    无数人,纷纷被杀。

    松下郎不断的躲避,但面对周泰和蒋钦的进攻,他也是支拙了,根本就抵挡不了。眼见彻底被包围,松下郎眼珠子滴溜溜的转,便扑通跪下,大声道:“我投降,别杀我!”

    在松下郎跪下的瞬间,各国主也纷纷跪下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,我愿意投降!”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我投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投降的声音,此起彼伏的响起,无数邪马台国的将士和国主,全都不敢再抵抗了,他们是被杀怕了,生怕被周泰杀死。

    在蜀国军队的面前,他们完全挡不住。

    再抵挡下去,只能送死。

    周泰和蒋钦见状手,便命令士兵收缴邪马台国将士的武器,然后把松下郎等所有邪马台国的各国主都绑了起来,才回到营地的门口招降。

    正四处逃窜的邪马台国士兵抬头看,骤然发现松下郎和其余国主都投降了,也都不再抵抗,纷纷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这战的时间极短。

    不到小半个时辰,就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甘宁看在眼,心却是极为不屑,这就是邪马台国。这样的国家,连蜀国的个州都比不了,甚至于连个郡都比不了。甘宁吩咐士兵将所有的邪马台国士兵羁押起来,清点完损失后,便率军返回。

    他回到营地时,天灰蒙蒙亮,抵近天亮了。

    军队休息,俘虏羁押起来。

    甘宁没有立刻去见王灿,等天亮后王灿洗漱完,他才去军大帐拜见。见到王灿,甘宁如实禀报道:“陛下,这战和松下郎厮杀,我们击败了邪马台国的三万精锐,斩杀近六千人,俘虏两万两千余精兵,其余有部分士兵逃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邪马台国的主帅松下郎,以及邪马台国的部分国主,也都沦为我们的俘虏。这战我们的损失极少,蜀国的士兵除了三十个士兵轻伤,无伤亡。”

    甘宁说道:“只有狗奴国的士兵,在厮杀战死了近两千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颔首,很满意这个结果,吩咐道:“战死的狗奴国士兵,全部给予抚恤,不能不管。这战狗奴国士兵立下的功勋,依照先前制定的规矩,严格嘉奖下去,不能忽视。这是拉拢狗奴国士兵的最佳时机,不能因为点钱财,就消耗狗奴国士兵对我们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甘宁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给狗奴国的士兵嘉奖,是拉拢狗奴国士兵的手段,这是为了减少蜀国士兵拼杀造成伤亡。所以抚恤和嘉奖,甘宁会严格的安排。

    甘宁想了想,又询问道:“我们已经击败了松下郎,陛下,是否立刻启程,径直往邪马台国的国都杀过去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回答道:“现在有两件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甘宁道:“请陛下示下!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第,整顿士兵,将倭国士兵能作战的,全部编入狗奴国士兵,收为己用。第二,把松下郎兵败的消息,传到邪马台国的国都去,令其自乱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甘宁应下,便下去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