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9章 伏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大人,蜀国营地内只有巡夜的士兵,没有其他士兵出现,必然没有防守。我们现在杀进去,斩掉驻守的兵力,烧掉他们的营地,蜀国必败。”

    邪马台国,个名为阿奴国的国主开口谏言。

    其余国主,见连续的袭扰,都没有蜀国军队出战,也纷纷谏言,认为可以战。所有人的劝说,更坚定了松下郎的决心。

    松下郎想调集军队出战,但还是有些犹豫,说道:“蜀国的营地,看起来空虚,但会不会有埋伏?有蜀国的军队等我们杀进去。”

    阿奴过的国主摇头,很笃定的道:“大人,我认为没有埋伏。如果有埋伏,我们的士兵擂响战鼓,这些埋伏的士兵,必然会出现,不可能直不管。连续几次,都没有士兵出现,可见没有埋伏。我们擂响战鼓,却没有任何的动静,我看有两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松下郎道:“哪两种?”

    阿奴过的国主回答道:“第,是营地内的蜀国驻军,知道我们擂响了战鼓袭扰,但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,认为我们不会进攻,也认为我们不敢进攻,所以大胆的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是蜀国皇帝调遣军队,抄小路去袭击我们的后方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的这两种情况,大人只需要派人回去调兵,就可以看看后方是否有蜀国的军队。如果后方没有蜀国的军队袭击,就证明蜀国营地内刚才没有反应,是他们不在乎我们,认为我们不敢主动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杀进去,打了对方个措手不及,必然能鼓作气击溃他们。”

    阿奴过的国主眼有期待,道:“大人,机不可失啊。如果错过了眼前的机会,再想要击败蜀国皇帝,就很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松下郎听完,又朝其他的人询问了番,所有人都持相同的意见,希望进入营地内战。见此情况,松下郎也不再犹豫,派遣士兵回去调遣士兵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大军抵达。

    三万精兵全部埋伏在营地外,整军待命。

    松下郎站起身,打量着前方火光明亮的营地。这刻,他眼神有些兴奋,身子都有轻微的颤栗,因为太过于紧张和兴奋,他握住剑柄的手,都轻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松下郎拔剑出鞘,下令道:“杀!”

    顿时,三万精兵蜂拥而出。

    邪马台国的所有士兵,快速朝营地门口冲去。波波士兵冲出,在营地门口驻防的士兵见状,敲响铜锣后,并没有抵挡,就转身退入营地。

    毕竟营地门口放哨的士兵,也就那么十来人,根本抵挡不了。这些士兵后退进入营地内后,营地门口便空荡荡的,再无人防守。

    邪马台国的士兵杀入,不受阻拦,无比的顺利。

    松下郎见状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洋溢着笑容。在军队杀入营地内刻钟左右的时间,营地内依旧没有传出什么打斗声,松下郎更是欢喜。在松下郎看来,这战算是比较稳妥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人,贺喜大人,这战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击溃蜀国的皇帝,连上国军队都败在大人的手,我邪马台国必然声威大震。”

    “邪马台国统倭国,甚至反攻蜀国,也是值得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个邪马台国的国主,纷纷吹捧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欢喜不已,他们是邪马台国的小国国主,只要松下郎击败了蜀国的军队,击溃了狗奴国的军队,他们也能够从得到大量的好处。

    松下郎听着吹捧,更是欢喜。

    他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辉煌,便从这战开始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忽然,道响箭升空。

    这道响箭带着点火星,在夜空很是明亮。这响箭声过后,又有接连的响箭升空,连续九响后,营地内顺风顺水的邪马台国士兵,遭遇了突然杀出的狗奴国士兵。

    所有狗奴国的士兵,都是甘宁安排的伏兵。

    在所有邪马台国士兵杀入营内,靠近营地央时,狗奴国的万精兵杀出。这万精兵在王灿的鼓劲儿下,个个都想要立功,想要有自己的田地和钱财,所以看到了邪马台国士兵后,不要命的冲向邪马台国士兵,完全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万人对战三万。

    火光明亮的营地,万狗奴国士兵虽少,但爆发出来的战斗力,却是无与伦比的。而邪马台国的士兵虽然多,但也仅仅是人数上占了优势,士气却很弱。各国组成的士兵,将领各有心思,都想要保存自身,战斗力完全无法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交战不到两刻钟,邪马台国的士兵开始崩溃。

    各国的主将,开始率军撤退。

    他们退出战场,军的士兵就开始乱作团。狗奴国的士兵为了立下战功,都嗷嗷叫着往前冲杀,掩杀掉落在后面的邪马台国士兵。

    这消息,很快传入松下郎的耳。

    松下郎得知了消息,很是震惊,他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战,他必胜的。

    区区狗奴国的那点士兵,怎么可能击溃邪马台国的三万精兵。可不管松下郎如何不相信,事实摆在眼前,邪马台国的三万精兵确实溃散了,甚至许多人都已经陆续跑出营地,来到松下郎的身边汇合。

    这让松下郎很是失落。

    他是要打胜仗的。

    现在却败了,尤其狗奴国的士兵嗷嗷叫着冲出来,完全是死追着不放的局面。

    松下郎见状,不敢再耽搁时间,下令道:“撤!”

    他带着士兵,快速撤离。

    在松下郎撤退后,各国的国主,也垂头丧气的离开。他们此前都认为这战能胜,但眼下的局面,却是败涂地。好在他们撤出了定的距离后,后方没有了追兵,个个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邪马台国各国的国主,个个原地休息,脸上仍是心有余悸,都流露出惊骇的神情。在这战失败后,邪马台国的小国国主,致建议松下郎撤回营地。

    松下郎也没有再战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下令撤退,返回营地。

    回到营地内,松下郎安顿了士兵,清点了战况后,也是早早睡去。只是在松下郎休息时,王灿的营帐,甘宁开始调兵遣将了。

    在松下郎撤军的情况下,甘宁带兵杀过去,便是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甘宁率领大军,以及狗奴国的兵力,悄然离开营地,往邪马台国联军驻地的地方摸过去。当甘宁抵达时,站在邪马台国的营地外看去,营地有些乱哄哄的,只有几个驻守的士兵。

    这等于没有防守。

    甘宁见状,冷笑两声,活该邪马台国的军队灭亡,逃回来后竟然没有吸取教训,还敢如此肆无忌惮的驻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