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8章 松下一郎的怀疑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松下郎领着三万精锐,浩浩荡荡的赶路。

    这战,松下郎抱着极大的希望。他想鼓作气,彻底解决侵入倭国的王灿。在松下郎看来,只要这战取胜,那么邪马台国统整个倭国,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黑后,松下郎的大军,靠近了王灿的营地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名哨探快速的返回,在松下郎的面前站立,禀报道:“大人,狗奴国和蜀国的军队,在我们前方三里外扎营,不再赶路了。”

    松下郎摆手让哨探退下。

    当即,松下郎也吩咐士兵扎营。军队在原地休整,没有立刻就发起攻击。在军的士兵安置妥善后,松下郎召集了邪马台国的各国国主。

    松下郎看向众人,说道:“此番和蜀国的军队交战,我们不能大意,不能莽撞出兵。这战,我们虽然占据了兵力上的优势,但敌人不可小觑。我决定上半夜亲自带兵前往袭扰,让蜀国的士兵难以休息。等抵近天亮时分,再率领大军突袭,强攻蜀国军队的营地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松下郎的安排,都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这方面,松下郎是权威。

    毕竟松下郎率领邪马台国的军队征战四方,屡战屡胜,是邪马台国内最懂兵法的人。

    事情议定,松下郎离开着手安排。麾下的大军全部休息,而松下郎则率领部分士兵,悄然离开了军营,往王灿大军驻扎的营地行去。

    在松下郎大军扎营后,甘宁很快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甘宁通过士兵禀报上来的消息,得知邪马台国的军队扎营,他前往王灿的营帐,禀报道:“陛下,刚接到探子传回消息,邪马台国的大军在我们三里外扎营,暂时没有杀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你怎么看此事?”

    甘宁神情严肃,回答道:“臣认为,邪马台国驻军后有两种可能。第种,便是邪马台国的大军,是真正的驻军扎营,暂时不进攻,而是选择和我们对峙;第二种,便是邪马台国的军队表面上驻扎,实则准备奇袭我们,袭击的时间就在今夜。”

    王灿颔首道:“你的分析有理,但万变不离其宗,不管如何,都必须做好防备。你安排士兵驻防,防止遭到袭击。如果邪马台国的军队今夜袭来,依照原定的计划,鼓作气,击溃邪马台国的军队。如果没有袭击,等天亮后,再率领大军强攻邪马台国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!”

    甘宁抱拳应下,便退下了。王灿准备休息了,但甘宁却不能休息。他离开军大帐,便去巡逻麾下士兵的驻防。

    这晚,甘宁在等待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浓郁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转眼到了深夜凌晨时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营地内已经静悄悄的,除了火把噼啪燃烧的声音,以及周围的鸟虫鸣叫声音外,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松下郎带着部分士兵,躲藏在营地外。他躲藏在暗,仔细打量王灿营地的布置,眼见营地森严,脸上也有抹凝重神情。

    这规模的营地,不易于进攻。

    不过松下郎仍是自信,他相信自己的谋划,以及他麾下士兵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松下郎转而看向麾下的士兵,下令道:“传令下去,命令埋伏在东南方的士兵擂鼓,佯装出进攻的信号,扰乱蜀国军队的军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传令兵得令,立刻去通知。

    不会儿,在营地外,响起了轰隆隆的战鼓声。

    鼓声隆隆,打破了夜晚的寂静。这声音传入营地内,松下郎便死死的盯着营地内,希望营地内会乱起来,以搅乱蜀国大军的军心。

    然而营地内的切,让松下郎皱起了眉头。战鼓声已经响起,但营地内依旧,巡逻的士兵刚刚离开,但也没有出现。按理说,正常情况下突然有战鼓声响起,营地内会有士兵集合迎战。

    然而,营地内切都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甚至于连巡夜的士兵,也都没有立刻杀出。

    松下郎心疑惑,但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等待。不会儿的功夫,战鼓声渐渐平息,只是这战鼓声,没有影响到营地内的切。

    名将领骤起眉头,说道:“大人,我们刚敲响战鼓,但蜀国的营地内,没有任何的影响,连个士兵都没有出现,难道是座空营吗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!”

    松下郎开口回答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松下郎又继续道:“但这表面上的空虚,也可能是蜀国军队故意营造出来的,是希望引诱我们进攻,然后伏击我们。”

    将领蹲在旁,吹捧道:“大人英明,眼就看穿了蜀国军队的布置。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,大人只是佯攻,是要要让蜀国的士兵难以休息。他们料不到,会是这样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松下郎听到后,忍不住得意笑了笑。

    松下郎佯攻袭扰了波后,又停下进攻,静悄悄的躲在营地外。

    而营地内,甘宁见波战鼓声后,便没有了声响,大致明白了过来。他作为个跟随王灿南征北战的人,这样的阵仗见得太多了,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安排士兵继续驻防便是。

    他早就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不管松下郎是否进攻,甘宁都有应对的策略。如今松下郎只是佯攻袭扰,甘宁完全不受影响,很是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然而,躲藏在营地外的松下郎,却渐渐有了愤怒。隔段时间,松下郎就会吩咐士兵在不同的方位擂响战鼓,以做出佯攻的姿态。

    松下郎想要袭扰,令蜀国士兵无法休息。可是他的每次佯攻,每次进攻,都不见营地有任何士兵出现。

    这令松下郎很是挫败。

    连续四五次后,已经过了两个时辰,松下郎的内心,开始琢磨着,莫非营地内是真的空虚,才导致他连续佯攻袭扰,都没有出现士兵。

    这念头,在松下郎内心浮现。

    松下郎心琢磨,已经在考虑是否要提前调集大军,强攻蜀国的军营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