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1章 拿下卑弥弓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灿低喝声,手长剑再度刺出。

    剑出,寒光乍现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刚刚把卑弥弓呼救了,但王灿这剑来得太快,他难以躲避。尤其是,卑弥弓呼就在他的背后,如果他躲避,意味着卑弥弓呼就会比王灿刺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已经背叛了王灿,他现在只能是条道走到黑,只能和卑弥弓呼站在条线上,连忙挥剑抵挡王灿刺来的剑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长剑碰撞,王灿的剑稍微偏转。

    可这偏转,王灿却是不受影响,剑锋继续往前,朝着狗古智卑狗的左肩刺去。

    “扑哧!”

    锋锐的剑尖,刺入狗古智卑狗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剑刺,狗古智卑狗登时就凄厉的惨叫,脸上尽是痛苦神情。他钢牙咬紧,大吼道:“就算是死,也要拉着你起死!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抬手,左手直接抓住了剑刃,他不顾剑刃割裂了掌心,死死拽着剑刃,然后右手再度抡刀,狠狠就朝王灿劈下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王灿看到狗古智卑狗豁命的举动,却是不屑笑。在狗古智卑狗抡刀的瞬间,握住剑柄动手发力,呲啦声,长剑从狗古智卑狗的掌心划出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,自手掌心流出。狗古智卑狗没能抓稳长剑,反倒是掌心受伤。他劈下的刀,也瞬间落空。

    “咝!咝!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疼得接连倒抽凉气。

    他的眼,布满了痛苦。

    这刻的狗古智卑狗,心忽然无比的后悔。他是知道王灿实力的,可明明知道王灿的实力,他还是受到了卑弥弓呼的蛊惑,背叛了王灿,站在了卑弥弓呼的边。这时候计划失利,狗古智卑狗的内心,还是无比的后悔,可惜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不过,狗古智卑狗还是不想死,尤其看到王灿的凶狠,他也是下令道:“杀,杀掉蜀国的士兵,我们的援军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大声下令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王灿却不会给狗古智卑狗机会了。

    王灿再度上前,和狗古智卑狗拉近了距离,剑就挑出。这剑的速度,简直快若流光,狗古智卑狗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,他的右侧肩膀又剑了,而靠近狗古智卑狗的王灿,左拳抡起,狠狠就打在狗古智卑狗的心窝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拳落下,狗古智卑狗险些被打得憋气,屁股就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声。

    早已经突破重围的禁军士兵,快速来到王灿身边,将狗古智卑狗拿下了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看到这幕,也是吓傻了。狗古智卑狗都被拿下了,他也逃不掉,尤其大门的方向,被王灿的士兵堵住,他根本就逃不出去。被王灿盯着,卑弥弓呼扑通就跪下来,大声道:“陛下,我错了,求你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卑弥弓呼跪下认错,其余正遭到屠戮的狗奴国官员和士兵见状,也纷纷跪下投降。

    死战的情形,骤然消弭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士兵收缴狗奴国士兵的武器,便站在卑弥弓呼的面前,抬脚就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这脚,狠狠踹在卑弥弓呼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直接被踹得往后倒在地上,疼得龇牙咧嘴的。只是他却不敢出声,只是又跪在地上,祈求王灿的原谅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搭理卑弥弓呼了,来到被羁押的狗古智卑狗面前,说道:“狗古智卑狗,现在的感觉怎么样?朕给你脸,你偏偏不要脸。朕可是记得清楚,当初你归顺时,说如果卑弥弓呼不归顺,你便替朕宰了他。没想到,你倒是联合卑弥弓呼对付朕,好得很啊。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跪在地上,身体不停的颤抖,这是左右肩膀伤口疼痛造成的。

    他被王灿重伤,身体很是虚弱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辩解道:“陛下,小人错了,这都是卑弥弓呼,是他蛊惑了小人,让小人欺骗陛下的。陛下,这都是卑弥弓呼蛊惑的。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不同意了,他也不想死,立刻就道:“陛下,狗古智卑狗撒谎,我没有蛊惑他,是狗古智卑狗要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开始对撕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活下来,两人都是不顾切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在眼,听在耳,却是冷笑了两声,便坐在主位上,说道:“你们两个人,都该死。你们敢背叛朕,所以你们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卑弥弓呼和狗古智卑狗,都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两人很是错愕。

    他们毕竟是狗奴国的当政者,王灿竟然要次性的杀死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快速的开动脑筋,他也是豁出去了,大声道:“陛下,你如果杀了我,我狗奴国近万的士兵不会善罢甘休的。到时候,旦他们作乱,你虽然势力强,也难以镇压局面。陛下,只要你留下我的性命,我愿意听从你的号令。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道:“陛下,我也可以的,我也能号令军队。只要你不杀我,我愿意做你的走狗,听从你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强势回答。

    对于卑弥弓呼和狗古智卑狗,王灿开始给了机会。这两人心怀二心,这样的人,王灿不会再留下,这也是杀鸡儆猴,要让狗奴国的人,知道他王灿的厉害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道:“王灿,你就不怕我狗奴国士兵作乱吗?”

    “作乱?”

    王灿登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好整以暇的坐着,看着士兵清扫房的血迹,说道:“朕只带了百多亲卫来,甚至麾下的大将,都没有带来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却是身子颤,仿佛想到了什么,道:“你,你,你派人去攻打我们的军营了?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聪明了回!”

    王灿笑吟吟说道,眼有期待神色。

    王灿这次来赴宴,他抵达了这狗奴国的王宫后,就让甘宁和曹操领军去攻打狗奴国的军队,彻底击溃狗奴国的大军,以掌控狗奴国。

    没有了军队的狗奴国,还是狗奴国吗?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自今日起,将再无狗奴国,只有蜀国。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气得身体发颤,大吼道:“狗皇帝,你如此暴虐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说得好像你是好人样,我蜀国有句老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如果不是你们密谋对付朕,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呢?知道朕为什么还不杀你们,是你们还有用。朕要用你们的脑袋,收服所有狗奴国的百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