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9章 自取其辱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不会儿的时间,卑弥弓呼从宫走了出来。卑弥弓呼今天,难得穿上了锦衣华服,副盛装打扮。只是卑弥弓呼的着装,在王灿的眼,却犹如土包子般,没有半点的恢宏大气,没有半点的威武不凡,显得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在王灿面前,卑弥弓呼行礼道:“卑弥弓呼,见过上国皇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这还算差不多,你得知朕莅临,就应该早在门口等候,不应该躲在里面不出面。看在你的亲自出迎的诚意上,朕不追究你的罪责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对着笑容回答。

    只是他内心火起,简直恨不得弄死王灿,因为王灿在他的地盘上,还如此摆谱。在狗奴国内,卑弥弓呼是至高无上的王,权势很大,可以言决定人的生死。

    此刻被王灿呼来唤去,他的内心相当不高兴。虽说卑弥弓呼心愤怒,但在王灿的面前,也只能压下怒火,脸上堆起笑容,道:“陛下,我准备了酒宴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带路吧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声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和狗古智卑狗走在前面,王灿则带着典韦和周泰,以及众士兵,进入了狗奴国所谓的王宫。这座王宫很是简陋,没有精致的雕工,没有雕梁画栋的场景,这样的宫殿,连蜀国境内商人的府邸,都比不了。

    大厅,早有狗奴国许多官员在。

    这些人见王灿抵达,都起身向王灿行礼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扫过,看到狗奴国的官员,有相当多的部分人身材壮硕,尽显戾气。然后,才是普通的狗奴国官员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官员,更有武士。

    王灿心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径直走到主位,然后落座。王灿看向左侧的首位,再看向卑弥弓呼,却是站在厅,根本不落座。这个时候,狗古智卑狗坐在右侧首位,看到王灿的反应,再看主位上的卑弥弓呼,登时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连忙道:“大王,陛下是上国的天子,亲自来赴宴,理应让皇帝陛下坐主位,您坐在左侧首位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同意了,却也给王灿判定了死刑,等拿下王灿后,他要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他起身走到右侧主位落座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脸上才多出了抹笑容,走到主位落座。典韦和周泰两人,身上带着武器,却是神情严肃的跪坐在王灿身后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至于王灿带来的百士兵,立在大门口,护卫王灿的安全。旦房有任何意动,他们立刻就要杀入大厅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忍受很多,始终都没有爆发,他压抑着怒火,脸上堆起笑容,安排宫的侍从,端来了酒肉,又让侍从给王灿斟酒。

    这碗酒,有些浑浊。

    倭国酿酒的技术很差,造不出清澈的酒水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端起酒樽,说道:“陛下初来乍到,是第次到狗奴国,陛下到了,是狗奴国的荣幸。我狗奴国上下,都是倍感欢喜。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我狗奴国的所有官员,敬陛下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敬陛下!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跟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敬陛下!”

    “敬陛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个狗奴国的官员,纷纷开口,也都端起酒樽,遥敬王灿。他们的话,经由陆博翻译,传入王灿的耳。事实上,王灿能够听懂倭国人的话,只是没有直接说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碗的酒水,朝卑弥弓呼招了招手,吩咐道:“卑弥弓呼,你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起身走出,站在厅,问道:“陛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拿起酒樽,吩咐道:“这杯酒,是朕到了狗奴国的第杯酒,很有意义。朕赐给你喝了,来,直接口喝完。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他设宴款待王灿,便是要借助酒宴对王灿下手。王灿面前的酒,是用了药的。先前侍从给王灿斟酒时,就悄悄的动了手脚。如果他喝下酒,必然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卑弥弓呼怎么都不可能饮酒。

    偏偏,王灿让他饮酒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王灿的这举动,令卑弥弓呼很被动,打乱了卑弥弓呼的谋划。时间,卑弥弓呼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在眼,心头冷笑。

    他猜了酒水有毒,是卑弥弓呼的步杀招。

    王灿再度道:“卑弥弓呼,你不愿意饮酒,是这酒水有问题,或者是你认为,朕赏赐给你酒水喝,你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辩解道:“陛下,酒水没有问题,我也没有任何的不情愿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既然没问题,来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嘴角轻轻的抽搐,他不可能喝酒的。但这个时候,他的处境被王灿弄得僵住,以至于进退维谷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见状,不知道怎么解围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很难处理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的安排,着实是刁钻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思索后,眼目露凶光,他朝卑弥弓呼投去个眼神,郑重的点了点头。卑弥弓呼会意后,突然举起手酒樽,狠狠的摔在地上,大吼道:“来人,拿下王灿。”

    踏!踏!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,自大殿两侧传出。

    个个狗奴国的士兵,手持战刀,从大殿的两侧杀出,把王灿、典韦和周泰团团包围了起来。在这些士兵出动的瞬间,王灿带来的百士兵迅速行动,杀入房间和卑弥弓呼的士兵对峙。

    双方冲突,触即发。

    王灿看到这幕,忽然大笑了起来,朗声道:“卑弥弓呼、狗古智卑狗,你们果真心怀叵测。只是你们认为,靠这点人就能杀了朕?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昂着头,神情自信,说道:“蜀国皇帝,看到了大殿的官员了吗?这里许多都是武将,是我狗奴国的精锐。他们个个都武艺高强,即使你身边的人武艺高强,但架不住人多。你今天,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痴人做梦。”

    卑弥弓呼说道:“蜀国皇帝,你勒令蜀国士兵投降,我可以饶你命。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附和道:“皇帝陛下,你是上国的皇帝,损失点士兵,浪费些武器和甲胄,没有什么影响。你回到蜀国,样是皇帝,何必要拼死拼活呢?你现在和我狗奴国开战,如果死在这里,就不划算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狗古智卑狗,你会很后悔今天的决定。至于朕的生死,不劳烦你担心。今天,你考虑下该怎么活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道:“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王灿耸了耸肩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灿断然下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