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4章 碾压松下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典韦右手抡转,铁戟在空扬起,悍然迎向落下的狼牙棒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声巨响,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武器撞击下,巨大的反震力量,自撞击的地方爆发开来。典韦却是纹丝不动,立在原地不受影响。松下井却是整个人踉跄后退,握住狼牙棒的手掌酥麻不已。

    松下井的眼,多了抹凝重。

    眼前的武者太强了。

    个照面,就击退了他。

    松下井却不是个愿意服输的人,尤其他得了卑弥呼的祈福,身上有鬼神庇佑,即使敌人很强,他也能战胜眼前的敌人。松下井止住身形,大吼声,又快速往前冲出。这次,松下井双手紧握住狼牙棒,鼓荡起全身的力量,狠狠的砸下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松下井猛然大喝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硕大的狼牙棒,裹挟着风雷之势,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典韦立在原地不动,双手架起两柄铁戟,呈十字交叉,往上顶,便和斩落下来的狼牙棒碰撞在起。撞击声响起后,典韦仍然岿然不动,丝毫不受影响。反倒是松下井,再次受到反震的力量侵袭,手臂酸痛,不可遏制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进攻了,现在换我。”

    典韦拧腰发力,奋力往前推,手的铁戟便荡开了下压的狼牙棒。紧接着,典韦个箭步跨出,朝松下井欺身而进。

    铁戟在空划过,闪电般斩下。这击,仿佛要开天辟地般,强势无匹。

    松下井眼见铁戟斩下,连忙挥舞狼牙棒格挡。可是当狼牙棒和铁戟撞击的瞬间,那撞击的力量,宛如山洪倾泻,比之前强大了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松下井根本稳不住身形,闷哼了声,就不断的后退。他握住狼牙棒的手掌,更是不停的颤抖,双臂疼得难以发力,胸腔隐隐憋闷。

    “再接本将招!”

    典韦得势不饶人,个侧身,又再度抡起铁戟斩下。典韦的招式极快,且势大力沉,根本不容松下井躲避。在典韦的进攻下,松下井只能抵挡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铁戟落下,再度斩在狼牙棒上。

    浩瀚无边的力量,如同滔滔江水,传入松下井的身体内。这刻,他再也承受不住,狼牙棒被震得倒飞了出去,便跌落在地上。而松下井本人,更是五脏受创,口吐鲜血,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他不是典韦合之敌。

    个照面,便败了。

    典韦记得王灿的吩咐,对倭国的人杀无赦。他击溃了松下井的攻势,再度跨步上前,逼近松下井,铁戟横削而出。

    道冷光,在空闪过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锋锐的戟刃,自松下井喉咙划过,带出篷殷红温热的鲜血。

    松下井的喉管,被彻底割裂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松下井口呢喃两声,声音很是沙哑,听不出是什么。他的喉管被割裂,已经无法出声,口更是溢出殷红的鲜血。他身子再也稳不住,踉跄两下,就仰头栽倒在地上。倒在地上的松下井,眼神渐渐的黯然,身体抽搐两下,便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典韦昂着头,神情冷厉。

    这刻的典韦,宛如杀神般。

    而典韦的凶残,落入狗古智卑狗的眼。他见识了典韦的武艺,震撼不已。松下井的武艺,他是清楚的,这是都市马利麾下的猛将,就算放眼邪马台国,松下井也能排到前五,放在狗奴国,松下井也是相当有名的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的松下井,却被典韦轻松的诛杀,可见典韦的厉害。

    都市马利此刻,也有些懵。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松下井这就死了?

    都市马利握紧拳头,心恨恨不已。他损失了松下井这员大将,如果回到邪马台国,地位也将会受损,权势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“杀,给我杀了那人。”

    都市马利咬牙大吼,他不打算再搦战了,准备群殴。他麾下的都是精锐,都是受到卑弥呼祈福的,即使对方来自西面的上国,他也要战。

    如果击败了眼前的这些蜀国军队,扒下他们的甲胄,也能装备自己的士兵。随着都市马利命令下达,千邪马台国士兵冲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见状,直接下了进攻的命令。他领着五百余狗奴国的士兵,快速的冲了上去。此番交战,是他在王灿面前表现的机会,他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五百狗奴国士兵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典韦提着铁戟,是站在最前方的。他看到杀出来的邪马台国士兵,咧嘴笑了笑,眼没有任何的惧怕,反而有着浓浓的战意。

    自从乘坐战舰出海,便直在战舰上,没有真正的厮杀过。此番遇到了倭国的人,正好发泄番,杀个天翻地覆。典韦不等狗奴国的士兵跟上,便握紧铁戟,人便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后方黄忠见状,抱拳请战道:“陛下,末将请战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请战。”

    甘宁、蒋钦和周泰也跟着同时请战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好战分子,个个看到前方的厮杀,已经有些手痒了,想要上前厮杀番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黄忠、甘宁、蒋钦和周泰同时策马杀出,四人出战,都没有带兵,他们只打算率领狗奴国的五百士兵,冲垮邪马台国的千精锐。

    不论是典韦,亦或是黄忠,还是蒋钦、周泰、甘宁,都是在战场上能独当面的人。他们全都上了战场,这阵容相当了不得,能爆发出无匹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黄忠年龄是最年长的,但他的战斗力还在。他策马冲刺,手口长刀倒拖在地上。转眼间,黄忠冲到狗奴国士兵的前方,遇上了邪马台国士兵。

    他各侧身,手的长刀抡起便斩下。

    刀光冷厉,瞬间斩下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冷厉的刀光,从名邪马台国士兵的头上落下。顷刻间,鲜血喷溅,黄忠刀将人劈成了两半。鲜血喷溅下,黄忠身上染上了斑斑血迹,更让黄忠犹如魔神般。而典韦、蒋钦、周泰、甘宁也是如此,凶猛无比。

    五个人冲在最前面,轻松撕裂了邪马台国士兵的防线,掀起阵动乱。等狗奴国士兵杀入,邪马台国士兵已经乱了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这刻的狗古智卑狗,暗道自己归顺王灿,果然是最明智的。如果他遇到典韦、黄忠等人,和他们厮杀,连尸体都剩不下。

    另边,都市马利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咕咚!

    都市马利看到冲杀的典韦等人,嘴角抽搐,咽下了口唾沫。尤其他看到不断被杀的士兵,面颊上多了抹惧怕,眼有着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世间,怎么能有这般凶残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