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3章 典韦出战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如果狗古智卑狗换做另外的时候撤回,麾下只有几百人的情况下,遇到都市马利的埋伏,必然焦急,甚至不会和都市马利交战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的狗古智卑狗没有半点的慌张,反而隐隐兴奋。

    他有底牌,有王灿坐镇。

    凭借都市马利的这点兵力,在王灿的大军面前,完全是找死。千邪马台国的精锐,在狗奴国算是支不弱的精锐,但这支精锐在蜀国面前,弱得不堪击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背负双手,昂着头,睥睨都市马利,自信道:“都市马利,你错了。今天不是我的丧命之日,这里也不是我的丧命之地,是你都市马利的丧命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自大!”

    都市马利副不屑神情,自信道:“看到本将身边的士兵了吗?这是邪马台国最强大的精锐,都是受到女王祈福的士兵。他们在鬼神的庇护下,将往无前的冲锋。以他们的实力和悍勇,个冲锋,就足以冲垮你身边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都市马利听到狗古智卑狗的笑声,骤起眉头。眼前的狗古智卑狗,简直太反常了,完全出乎他的医疗,令他心也升起了疑惑,问道:“你何故发笑?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道:“因为今天被杀的人,是你。”

    都市马利道:“凭你的这点人?”

    这刻,都市马利仍是不相信。以他麾下受到女王祈福士兵的悍勇程度,绝不是区区狗古智卑狗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昂着头,自信道:“因为这次,我的身边不止有狗奴国的士兵。你我争斗多次,厮杀了多次。按理说,你是很谨慎的人。可是这次,你早早得知我返回的消息,所以就直埋伏在这里,没有安排士兵打探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大意,奠定了你失败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我已经和曾经的大汉朝如今的蜀朝联系上了。在我身后,有万上国天兵,你那边兵力,不够看。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王灿的允诺,将来要给他封官的。

    都市马利听到狗古智卑狗的话,撇撇嘴,副不信的神情,说道:“大汉朝在海的那边,不可能来我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道:“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都市马利握紧手的刀,有些紧张,却是说道:“就算他们到了,我麾下的千精锐,都受到了女王的祈福,他们在鬼神庇护下,悍不畏死,能以当十。再说了,你说的也可能是假话。”

    自己麾下的士兵,都市马利极为自信。

    这是受到女王祈福的。

    邪马台国的女王名叫卑弥呼,自幼有着通神的本领,更是不嫁人,心在国都侍奉鬼神,有不可思议的伟大力量。正因为有卑弥呼的赐福,邪马台国士兵拼命厮杀,才能掌控大大小小的国家,成为倭国最大的国度。

    这是都市马利的底气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不信奉邪马台国的神灵,他自然不敬畏卑弥呼,不屑说道:“你们邪马台国的士兵,即使是卑弥呼祈福的,也敌不过上国的天兵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狗古智卑狗安排士兵去告知王灿,请王灿带兵来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也有私心的,他想在王灿的面前,表现下他的诚心,他是真正站在王灿边的。狗奴国士兵去通知,不久后,王灿领着士兵来了。

    在王灿身边,典韦、黄忠、甘宁、蒋钦、周泰都在的。而后方的大军,也跟着来了部分,全都列阵而立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连忙解释番,向王灿说了都市马利的来意。

    王灿听到后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遭来倭国,就是要灭掉邪马台国,灭掉倭国,没想到遇到了后世统倭国的邪马台国。

    都市马利看到王灿的大军,仔细打量番。

    真是昔日汉国的装扮。

    都市马利眼珠子转动,他看到对方人多,转身叽里呱啦吩咐了番。片刻后,个身材魁梧壮硕,但身材不高的人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松下井,是都市马利的武将。他提着杆狼牙棒,走出了军阵,昂着头朝王灿所在的方向,大吼道:“松下井在此,谁敢战?”

    松下井要做的,是搦战。

    他要利用个人的武勇,击溃对方。就算是上国的军队,上国的武将,他也怡然不惧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看到出来的松下井,眉头微皱,他是知道松下井的,这是个很难对付的人,他麾下的将领,也有些挡不住松下井的进攻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心思转动,看了眼旁边的王灿,只是王灿没有任何的反应。狗古智卑狗见状,不再犹豫,下令道:“陇三郎,你去迎战。”

    陇三郎,是狗古智卑狗的武将。他身材精瘦,眼神冷厉,颇为凶悍的样子。他得到狗古智卑狗的命令,提着口刀便冲出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两人交锋。

    两人的打斗,招式都是正面劈砍,没有什么招式上的变化。不论是王灿,亦或是典韦、黄忠等人,都看得尴尬。

    这打斗太无趣了。

    三十余招后,陇三郎胸前的刀被狼牙棒荡开,松下井抡起狼牙棒狠狠砸下,只听砰的声,就砸在陇三郎的胸膛上。击之下,陇三郎胸膛被砸得凹陷,口吐血,横死当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都市马利大笑了起来,脸上尽是不屑神情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看在眼,面颊抽搐,心惋惜。陇三郎是麾下的猛将,连陇三郎都挡不住,他麾下其余的将领,难以和松下井较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松下井大吼道:“谁敢战?”

    嚣张气焰,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狗古智卑狗只能求助的看向王灿,说道:“皇帝陛下,小人身边的猛将陇三郎被杀,无人可用。恳请皇帝陛下派遣勇士,斩杀此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也不犹豫,转而看向典韦,吩咐道:“典韦,人交给你了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典韦咧嘴笑,脸上尽是笑容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,陇三郎和松下井较量,处处都是破绽。这些人的招式和武功都极为简陋,经验也不丰富,技艺也不纯属。

    杀松下井,犹如杀鸡。

    典韦从马背上取下武器,他的武器是两柄铁戟,左右手各持柄。铁戟是精钢锻制,戟尖尖锐无匹,戟刃锋利,是不可多得的利器。

    典韦戟在手,所向披靡,是极为厉害的。他提着铁戟上前,站在松下井的前方。典韦不懂倭国的语言,伸出右手,右手食指弯曲,朝松下井够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这是挑衅。

    无关乎语言,个动作就能让人明白。

    松下井没看到典韦的手势,登时就怒了。他清楚这是典韦的挑衅,恰恰他最忍受不了这样的挑衅,握紧手的狼牙棒,就吼道:“死!”

    声大吼,松下井迅速前冲。他手的狼牙棒,高高举起,擎在空,做出副力劈华山的招式,要棒砸死典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