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6章 太傅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半个月时间,晃即逝。

    天气进入四月后,愈发的好,整个都城附近,万物勃发,生机盎然。只是王灿在这大好的使节,却没有时间出城游玩踏青,而是忙碌着朝事情,把各项事情梳理清楚,交给内阁安排。

    事情的重心,都围绕着出征。

    王灿得交接好事情,才能安心的讨伐倭国。这日,王灿处理完了政务,伸了个懒腰,脸上多了抹放松。各项事情他已经梳理清楚,他准备召集程昱等人,布置后续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名内侍走了进来,躬身道:“陛下,黄忠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宣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。

    内侍去传令,不会儿的功夫,就见黄忠大步进入。在王灿麾下的武将当,黄忠算是年龄最长的批人。如今的黄忠,年逾五旬,两鬓都有了风霜之色,步入老年阶段。

    如今黄忠的儿子黄叙,也已经在军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天下抵定,黄忠功成名就,儿子也有了事业,他更没了多少征战的心思,没了雄心壮志。武将的作用,在战争时期,能发挥到最大。但旦进入和平时期,武将就无事可做,主要是保境安民,而黄忠如今,便是打算放马南山卸甲归田了。

    黄忠躬身向王灿行礼,道:“臣黄忠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笑道:“汉升不必多礼,你此番入宫觐见,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黄忠开门见山道:“回禀陛下,如今天下抵定,外族臣服,整个蜀国上下,已经没了战事。臣上了定年纪,也准备挪挪位置,让更多年轻人展现才华。所以老臣这次来,是打算向陛下请辞,请陛下准许老臣卸甲归田。”

    王灿明白黄忠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今的黄忠,失去了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黄忠,崭露头角时,天下尚没有平定。纵然黄忠年迈,但他武艺极高,有征战沙场的心思。可如今天下平定了,黄忠没了征战的机会,才打算请辞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汉升,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黄忠道:“请陛下明示。”

    王灿继续道:“如今的蜀国,虽然没有了战事,但打江山容易守江山困难。偌大的蜀国万里江山,的确需要官施展才华,令百姓安居乐业。但蜀国上下,更需要武将守土安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稳定的根基,便是无根之本。”

    “官治理地方,让百姓安居乐业。武将保境安民,令官展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相辅相成,缺不可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你没有上战场了,便准备辞官卸甲,如果朝的武将都如你般,个个都卸甲归田,岂不是乱了套。汉升,朕舍不得你卸甲。”

    黄忠道:“陛下折煞老臣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道:“最重要的是,这段时间虽然没有战事,但再隔段时间,朕就要御驾亲征,发兵讨伐倭国。所以你宝刀未老,还有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黄忠大喜道:“陛下,臣真的能随军出征吗?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汉升虽然是老将,但朕相信你,更相信你丰富的经验。远征倭国,需要汉升这样有经验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黄忠听,登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是升官发财的机会,也不是建功立业的机会,而是展所长的机会。到如今黄忠的地步,黄忠功成名就,早已经过了追名逐利的时间段,而是想展所长,不至于整日浑浑噩噩,无事可做。

    黄忠进入大殿时,都还有些蔫蔫的。个常年征战的人,不再上战场厮杀,失去了那股精气神后,便容易萎靡。黄忠得了王灿的通知,知道要讨伐倭国,便有了心气儿,这股精神起来了。

    黄忠抱拳道:“陛下,臣这就去准备,随时等候陛下的诏令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摆手吩咐。

    在黄忠离开后,王灿下令道:“来人,召程昱、荀攸、郭嘉、贾诩、李儒觐见。”

    内侍去传令,不多时众人进入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扫过众人,说道:“此番召你们来宫,是有些事情安排。第件事,是太子册立已久,虽有名师教导,但时至今日,没有任命太傅。程昱老成持重,德行操守都是极佳的。朕决定,由程昱担任太傅,负责教导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臣谢陛下隆恩。”

    程昱起身道谢,他心也是颇为激动。如今的他,担任内阁首辅,是朝权势最大的人。如今王灿又任命他担任太傅,便是更进步的嘉奖和器重。尤其作为太傅教导太子,等于提前和未来的皇帝搞好关系,等于是未来的帝师。

    这样的荣誉,可谓罕见。

    郭嘉眼眸转动,他倒不欣羡,因为如今的他,也不过是三十出头,是内阁的所有人最年轻的。可预见,在老辈的人故去后,他自然会执掌朝廷的。

    荀攸、李儒等人,心琢磨着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,王灿给予程昱的恩宠很大,而且时常安排事情,莫非有什么动作吗?

    几个人都琢磨着。

    王灿让程昱坐下后,继续道:“太子有仲德公教导,朕很放心。朝的政务,也有内阁的官员集处理,朕不担心。所以朕决定,亲自领兵讨伐倭国,将其化作蜀国的部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,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几个人明白了。

    王灿不断的处理政务,不断的放权给内阁,甚至让让程昱担任内阁的首辅,便是为了稳定朝局,然后便于御驾亲征。

    程昱向敢于直言,立刻劝谏道:“陛下,自古以来,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。昔日的大秦,冠绝天下,始皇帝可谓千古帝。但大秦却盛极而衰,二世而亡。臣窃以为,蜀国如今最重要的事情,不是开疆拓土,而是要稳定发展,老臣建议,请陛下暂熄兵戈,以国内为重。”

    荀攸道:“陛下,臣附议!”

    李儒道:“陛下,臣附议!”

    贾诩和郭嘉也同时开口,赞同程昱的意见。他们都是极为睿智的人,清楚天下的局面,清楚要让人心安定,两年的时间,还是过于短暂。至少要五年,乃至于十年后,天下大定,人心彻底稳定下来,才能有进步的大动作。

    王灿却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理解众人的担心,但对于这些担忧,王灿心已经有了应对之策。而且王灿对于后续,又准备做个调整,确保蜀国的安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