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5章 曹家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家,书房。

    曹操和膝下的儿子,坐在起。

    曹操的儿子,有长子曹昂,次子曹丕,坐在房间。虽说曹操有其他的儿子,如曹彰、曹冲、曹植等人,这些孩子都聪慧过人,深受曹操喜爱。但不论是曹冲,亦或是曹植,甚至年龄稍大的曹彰,年纪都不算太大,没有列席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曹昂,在宛城之战时,死在了战场上。因为王灿的缘故,曹昂没有死在宛城,反而成了昔日魏国的太子。魏国覆灭后,曹昂也就成了个闲人,日子倒也轻松。

    曹丕因为蜀国攻打魏国时,曹丕意孤行,主动向呼厨泉等匈奴求助,以至于被曹操逐出曹家。当时的曹操,方面是气愤曹丕勾结外族,另方面则是为了保护曹丕。

    曹昂是太子,必须站在曹操边,和曹操抵抗王灿。曹丕则不用,他被逐出曹家后,可以隐姓埋名,保留曹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局势变化,王灿说服了曹操,令曹操归顺王灿。所以曹丕的切安排,也就没有了意义,曹操又把曹丕纳入曹家。

    这年多近两年的时间,曹丕也留在曹家,潜心研究学问。不论是曹昂,亦或是曹丕,甚至是年纪小些的曹植等人,都深受曹操的影响,都是很有才华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潜心研究学问,在学问道上,愈发的精深。

    曹昂神情肃然,郑重说道:“父亲,陛下昨天召您入宫。自从您回家后,就直在书房,直至今日,才把我们喊来,是否是发生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曹丕心思更为深沉,他眼掠过道厉芒,冷冷道:“莫非王灿现在,准备对曹家动手了吗?昔日我就认为王灿狡诈,不值得相信。奈何父亲相信王灿,带兵归顺。如今曹家没有任何势力,王灿要对付曹家,犹如捏死蚂蚁般。”

    曹操瞪了曹丕眼。

    曹丕心思深沉,但唯独怕曹操。见到曹操的神情,讪讪笑,连忙说道:“父亲,儿子失言了,请父亲见谅。”

    曹操哼了声,沉声呵斥道:“曹家赖陛下宽宏大量,才得以保全,得以衣食无忧,安稳度日。你今天的话,不可再说。如果再肆意妄言,我必定将你逐出曹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,儿子谨记!”

    曹丕听,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惹怒曹操,尤其曹操如此严厉的时候。他其实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曹操如此相信王灿,两人关系有些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这是曹丕摸不准的。

    曹操继续说道:“我相信陛下,亦如陛下信任我。陛下将曹家安顿下来,不曾有任何的猜忌。时至今日,陛下贵为九五至尊,在我面前,丝毫不摆皇帝的架子,更称呼我为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陛下,虽然相隔十多岁,但引为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陛下,陛下亦知我。”

    曹操肯定说道:“陛下的话,我深信不疑。而我的为人,陛下也深信不疑。所以你们,当好自为之,不可妄言,不可逾越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谨记。”

    曹昂和曹丕同时回答。

    曹操见两个儿子认真回答,才微微颔首,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。他对于王灿能容纳曹家,是极为钦佩的,也很感谢王灿。

    魏国昔日的实力,庞大无比。魏国昔日的臣子,也相当的多,而且很多有才华有能力的人。如荀彧、陈群、刘晔等人,都是等的人才。

    如今这些人,都在朝为官。

    可以说,留下曹操家人,便等于多了隐患。王灿能大度的容纳曹家,这便是王灿的魄力。

    曹操继续道:“陛下昨日召我入宫,是准备让我出征。昔年陛下劝降我时,曾说会征伐更远的地方。如今天下稳定,切上了正轨。陛下便要实现昔日的诺言,带我征伐更远之地。陛下这次,可能会先征伐倭国等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曹昂听,顿时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操能够复出,意味着曹操不会再赋闲在家,能再展现昔日的风采。

    曹丕也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两兄弟都发自肺腑的,替曹操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曹操脸上多了抹慈祥,继续说道:“此次出兵,我经过深思熟虑后,决定上奏陛下,让陛下允许你们随我起出征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的你们,个是太子,个是掌权的人,都是尝过了权势的人。朝赋闲在家,又是如此年轻的年纪,难以习惯,也浪费了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不似我这个老头子,早就看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攻克倭国后,还会往更远的地方,甚至往西域等极西之地进发。到时候,我豁出这张老脸,为你们在西域求得地,让你们能掌握方,让你们不至于困顿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蜀国境内,不可能有你们的立足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就算陛下准许,让你们在蜀国展才华,我也不会同意。因为蜀国有太多魏国的人,我不希望你们卷入是非之。”

    曹操缓缓说道:“远离了蜀国,便远离了是非。到极西之地后,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,可以任由你们挥洒才华。”

    曹昂听完,眼眶顿时湿润了,他俯伏跪下,以头叩地,哽咽道:“父亲!”

    声呼唤,包含真情。

    曹丕也感动不已,他和曹昂般,俯伏跪下,向曹操道谢。两兄弟都是年轻人,赋闲在家,虽然整日研究诗书,寄情于山水之间,但终究是年轻人,不似曹操都临近五十岁的人了,无法看淡,终究是有些郁郁不得志。

    曹操摆了摆手,轻笑道:“起来吧,当爹的,不为你们考虑,还为谁呢?”

    曹昂道:“让父亲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曹丕道:“父亲,儿子不会让您失望的。我曹家的儿郎,绝不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曹操点头,捋着颌下的胡须道:“你们两兄弟,从未让为父失望过。你们的能力,为父也相信。去准备吧,等候陛下的诏令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曹昂和曹丕应下,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曹操看着两个儿子离去的背影,脸上多了抹欣慰神色。曹操败给了王灿,但曹操最宽慰的是,他的儿子都很成器,不论是曹昂和曹丕,亦或是曹彰、曹植和曹冲,都各有所长。

    这是曹操最骄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