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9章 百官逼迫曹操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邺城,东门城外。≥ ≤.<≦1ZW.

    吕蒙带着三百名士兵来到城外停下,命令麾下的士兵取出弓弩,然后把绑着纸条的弩箭安装在弩箭上,瞄准了巍峨巨大的城墙。

    “放!”吕蒙大喝声。

    顷刻间,支支弩箭破空射出,带着刺耳的锐啸声,射入邺城城墙上。许多弩箭甚至射入城,落在瓮城里面,被城的士兵捡到。三轮弩箭射出,吕蒙又带着士兵转移位置,朝南门奔去。接下来,吕蒙出现在南门、西门、北门,每座城门都有弩箭射进去。

    这样来,消息扩散得更快。

    守城的士兵得知了消息,即使守城的将领想控制局面,也无法控制住。

    吕蒙完成了任务,得意洋洋的朝大营行去,嘴还哼着小调,非常高兴。张虎跟在吕蒙后面,笑说道:“老大,咱们把弩箭射入城,得到消息只是镇守邺城的士兵,百姓和官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消息,难以弄得满城皆知!”

    “蠢!”

    吕蒙瞪了眼张虎,说道:“虎子,你以为陛下的手段只有这些吗?”

    张虎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吕蒙笑说道:“我们射弩箭传递消息,史阿也会飞鸽传信,让潜伏在城的人散布消息,扩大范围。即使会被曹操查出来,但是这是最后战,暴露了身份也不稀奇。等消息传得满城皆知,曹操已经回天乏力,不可能扭转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张虎点了点头,和吕蒙起回营。

    当吕蒙带着大军离开的时候,邺城里面很快就传出了曹昂、夏侯渊被俘的消息。不仅是城的士兵,连城的百姓都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皇宫,大殿。

    曹操盘腿而坐,听着满宠禀报城传播的消息。

    满宠满脸的忧愁,沉声说道:“陛下,城里面到处都在传言太子殿下和夏侯都督被俘虏了,弄得人心惶惶,军心不稳。这必定是蜀国的人造谣生事,臣认为必须彻查城的事情,抓出潜伏在城的人,再严重处罚,威慑城蠢蠢欲动的人。”

    曹操皱眉道:“伯宁,你认为消息的真假如何?”

    满宠眼神闪了下,然后朗声说道:“陛下,臣认为是假的。夏侯都督和太子殿下坐镇青州,不会失败。王灿屯兵城外,却无法攻破邺城,所以使计谋动摇军心。”

    曹操哂笑声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满宠说道:“陛下,您要相信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曹操自嘲的说道:“连刚正不阿的满伯宁也学会说假话了,不可思议啊!”

    满宠面颊红,脸上露出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曹操正色道:“城有蜀国的人散布消息,扩大影响,这的确是王灿的计谋。但是吕蒙带人来传信,必定是真的。想想,我们在虎牢关和蜀军对峙的时候,就已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现在吕蒙传信,必定是青州陷落,王灿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满宠听了后,也是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,满宠心底也认为消息很可能是真的,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,大殿外跑进来个太监。这名太监急匆匆的,脸上露出慌乱之色,失声说道:“陛下,朝的大臣都来了,正在宫外候着,都嚷嚷着要面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曹操眉头挑,摆手道:“宣,让他们都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太监急匆匆的跑了出去,消失在曹操的视线。

    满宠脸怒色,厉声说道:“陛下,朝大臣肯定是知道了他们的家眷被俘虏的消息,现在朝臣窝蜂的来觐见陛下,是为了胁迫陛下,让陛下出城投降。臣以为必须以雷霆手段震慑朝臣,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伯宁放心,朕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大殿外传来了密集慌张的脚步声,个个官员飞快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,臣的老母、妻儿都被蜀军抓了,性命不保,请陛下救救他们。”名官员面带忧愁,扑通声跪在地上泣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的老父亲被蜀军俘虏,请陛下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唯的幼子也在蜀军里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大臣,都请求曹操出手。但是曹操却没有力量去救回被抓的人,唯能救回的机会是曹操投降。换句话说,这些官员名为求救,却是胁迫曹操。所谓罚不责众,所有的官员都这么做,曹操心有怒气,也难以惩处官员。

    不过,前来觐见的官员不是曹操麾下的心腹,荀彧、陈群、刘晔等人都不在其,站在大殿的人都只是无足轻重的人。

    满宠见曹操面色为难,森冷的目光掠过朝大臣,厉声喝道:“你们的家眷被抓,难道陛下没有受影响吗?太子被抓,陛下可曾说过?”

    朝的官员闻言,立刻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曹操的目光掠过大殿的官员,沉声喝道:“诸位爱卿,朕会给个交代的。诸位都下去吧,让朕好好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告退!”

    众人来得快,去得也快,很快就消失了大殿。

    满宠看向曹操,颤声问道:“陛下,难道您真的打算答应他们,不能啊!”说到这里,满宠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曹操话语里面的意思,让满宠心升起不妙的感觉,因为他感觉曹操像是准备投降样。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伯宁,若是继续抵抗,你认为能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满宠仔细想了想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凭借邺城坚固的防守,或许还能坚持下去,但终归有粮草耗尽的时候,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曹操继续说道:“若是还有取胜的机会,哪怕是只有丝,朕都愿意坚持下去。可如今已经是难以为继,撑不下去了。只要朕继续抵抗,第个不同意的就是朝的官员,没有了朝臣的魏国,还是魏国吗?”

    满宠说道:“陛下,那些阿谀奉承之徒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曹操叹了口气,说道:“伯宁啊,朕知道你忠心耿耿,是朕辜负了你。朕也知道若、子扬等人是忠于朕的,是朕辜负了你们这群心甘情愿为朕效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满宠说道:“陛下,您的才华不亚于王灿,心胸不输于王灿,气魄更是不输于王灿。只是王灿运气好,招揽了无数的人才。这不是陛下的错,是上苍不佑魏国。”

    曹操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啊,苍天不佑魏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说道:“伯宁,朕最后吩咐你做件事,可愿意?”

    满宠拱手道:“请陛下吩咐!”

    曹操深吸了口气,字顿的说道:“你立刻去趟蜀军大营,告诉王灿,就说朕在邺城外见他,请他赴会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满宠听,立刻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操叹了口气,摆手说道:“朕意已决,去吧。”这刻,曹操似乎更加的苍老了,本就斑白的两鬓更是透着淡淡的银光,给人种苍老憔悴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