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8章 俘虏曹昂和夏侯渊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夏侯渊看着拦路的太史慈,眉头微皱,却又迅的回头看了眼曹昂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。≯≥  ﹤.≦≤1ZW.蜀军已经攻入城,想突围出城,已经相当困难了。

    “夏侯渊,立刻下马投降,本将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太史慈提枪杀了过来。镔铁大枪在空抖,枪尖晃动起来,像是蓬蓬梨花骤然散开,又像是暴雨急下,全是密集的枪尖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投降,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夏侯渊稳稳的坐在马上,并不慌乱,身体往右偏,使得枪尖刺空。太史慈没有戳夏侯渊,脸上却浮现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太史慈握紧枪杆,猛然用力,奋力朝夏侯渊的身体扫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枪杆横扫,挂着呼啸声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夏侯渊面色微变,但他不愧是经验老到的沙场宿将,身体迅的往后仰,整个身体啪的声平躺在马背上,躲开了太史慈势在必得的枪。夏侯渊却又猛地拍马肚子,身下的战马连续往前跑了几步,避免太史慈追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夏侯渊才重新坐骑,稳稳的坐在马背上。太史慈追上夏侯渊,手镔铁大枪对准夏侯渊的后背,迅捅出。

    “咻!!”

    镔铁大枪破空而出,划破空气,出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侯渊双手握枪,从容的挥枪格挡。

    两柄大枪碰撞在起,出铛的声巨响。太史慈没有立刻抽回大枪,而是用镔铁大枪死死的压在夏侯渊的枪杆上,慢慢的往外拖拉。夏侯渊无法摆脱,却又被太史慈压住,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往前倾。

    太史慈低喝声,猛地抽出大枪。枪杆在空转了个圈,顺势扫出,啪的声打在了夏侯渊身上。

    这击,力量十足,直接把夏侯渊打得落下马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夏侯渊身体落地,摔得背脊生疼。但夏侯渊不愧是老将,落地的瞬间,双手立刻摁在地上,准备跃而起。可他还没来得及起身,太史慈的枪尖已经放在了他的喉咙前。只要稍有点异动,枪尖就会穿透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太史慈沉声道:“夏侯渊,你不是本将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太史慈手招,立刻有士兵来绑了夏侯渊。

    另边,甘宁对战臧霸,两个人完全是硬碰硬,打的是激烈无比。尤其是臧霸身上已经多处负伤,还在拼命战斗。

    曹昂对上了张辽,交手不到十个回合,已经被张辽生擒。

    太史慈见此,大吼道:“曹昂被擒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太史慈又喊道:“夏侯渊被擒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魏军的两员主将,其人是魏国太子,另人是魏国大将,这两人被擒拿了,已经没有人能主持大局。臧霸正和甘宁交手,听见太史慈的吼声,心神分散,立刻被甘宁抓住机会,被甘宁用刀背劈下马去,这还是甘宁留情,才没有杀死臧霸。

    如此来,魏军的三个将领全部被抓。其余还在抵抗的士兵见曹昂等人被擒,纷纷投降、两个时辰后,战斗停止,战场也清扫干净了。

    魏军士兵都已经被关押起来,曹昂、夏侯渊和臧霸也被分别关押。

    徐庶率军入城,立刻下令把魏国官员的家眷控制起来,又把留在临淄的曹氏亲眷全都控制起来。接下来,徐庶又安抚城的豪绅大族,设宴款待这些人。临淄城的战斗结束后,徐庶、李儒和庞统迅的解决了临淄的事情,然后挥军离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大战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徐庶、甘宁等人分兵攻打青州的北海郡、东莱郡、昌邑郡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整个青州,然后大军在临淄汇合,押送着魏国官员和曹氏的家眷北上邺城。虽然大军赶路的度很慢,却没有人抱怨。

    因为押送的俘虏是动摇魏**心的大杀器,不能轻慢。大军刚离开青州,徐庶就已经把消息传出,传给远在邺城的王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围困邺城,没有攻城,而是着手对付曹仁和张颌。

    开始,王灿曾派兵强攻曹仁,想要直接拿下曹仁,从而破掉邺城外的魏军。由于曹操和张颌同时支援,导致蜀军无法全力进攻。王灿和麾下的谋士商议后,停止用兵,不再攻打张颌和曹仁,专门袭击给曹仁和张颌的粮草。

    掐断了曹仁和张颌的粮食补给,驻扎在城外的魏军立刻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即使曹军派军护送粮食,但蜀军人多势众,要毁掉运送的粮草非常容易。这样来,驻扎在城外的魏军出现粮食危机,不得不撤回邺城。

    蜀军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和贾诩、郭嘉等谋士坐在大帐,正在商议对付邺城的策略。相比于驻扎在城外的魏军,邺城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,不容易对付。这样的座坚城,即使贾诩、郭嘉等人谋略过人,也难以想到办法。

    尤其是坐镇邺城的曹操精明无比,更加的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讨论到最后,还是没能定下个确定的章程。

    贾诩说道:“陛下,邺城坚固,还是暂时等等吧。等青州和消息传来后,我们困死邺城。到时候邺城人心惶惶,军心不稳,纵然曹操有通天之能,也不可能稳住局面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忽然,营帐门帘卷起,却是史阿脸喜色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史阿,又有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史阿回答道:“回禀陛下,好消息,好消息啊。甘宁、太史慈、徐庶等人汇合后,已经拿下了青州,并且俘虏了曹昂、夏侯渊,还把曹操的家眷控制了起来。更重要的是,魏国群臣的家眷都在青州,也是成擒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脸上也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法正笑说道:“陛下,看来真是天亡曹操。曹操的亲眷,以及麾下臣子的家眷都被擒拿,这足以让曹操失去抵抗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大声吩咐道:“来人,把吕蒙找来!”

    片刻工夫,吕蒙急匆匆的来到大帐,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纳头拜道:“陛下,您找末将前来,有什么要事吗?”

    王灿简略的把曹昂、夏侯渊被俘的事情说了遍,又把曹操家眷和魏国群臣家眷被擒的事情说了,最后沉声说道:“昔日在虎牢关的时候,你几次向曹操传送消息,这次还是由你去。等消息传到曹操耳,看看他是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吕蒙贼笑两声,快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大帐的时候,吕蒙心已经考虑着曹操得到消息后会是怎样的表情。他越想心越乐,到最后竟然在营地边走边笑。

    刻钟时间,吕蒙召集了士兵,离开营地,朝邺城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