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2章 及时雨史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司马懿被绑后,司马朗很快找了件司马懿的衣服穿上。≥≯  <.≦﹤1≦Z﹤W﹤.﹤≦

    他背对着大门坐着,跟随司马朗起邯郸的四个人,其个人出去了趟,很快找了个驻扎在县府的士兵进来。

    士兵躬身道:“司马大人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司马朗模仿着司马懿的声音,沉声说道:“你去陛下的书房,请陛下来趟,就说我有要事和陛下商量。”

    士兵看到过司马懿,却没有和司马懿接触过,毫不犹豫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嘎吱声,房间的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司马懿被藏在屋子,听了司马朗的话,更是面色苦,心无比悲愤。他不停地挣扎着,出声声闷响,直接被打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士兵很快就来到王灿的书房外,咚咚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士兵推开房门,轻手轻脚的进入书房,又行了礼,说道:“小人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道:“回禀陛下,司马大人请陛下去趟,说是有要事和陛下商量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吟片刻,说道:“好,朕立刻随你去。”王灿也没有怀疑,直接站起身,和士兵往书房外走去。正当王灿脚踏出书房的时候,迎面跑来了个微胖的年人,这人是史阿。他看着王灿和士兵走出来,眉头挑,直接拦住了王灿的去路。

    史阿朝士兵吩咐道:“我和陛下有事商量,你去告诉司马懿,陛下稍后再去。”

    士兵兵没有立刻离去,而是看向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暗说史阿有些古怪。不过,王灿也知道史阿的性格,史阿是不可能无的放矢的。王灿摆手道:“告诉司马懿,朕稍后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听了后,这才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士兵离开后,王灿问道:“史阿,你匆匆地跑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陛下,的确是有件大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带着史阿回到书房,开口问道:“到底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史阿沉声道:“陛下,司马朗带着四个人进入县府,正在司马懿的屋子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惊呼声,噌的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,说道:“司马朗和曹洪起驻扎在漳河附近,怎么会到邯郸呢?”说到这里,王灿停顿了下,吃惊的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司马懿不是真心投降,是假意归顺,才让司马朗带人混入县府,然后意图刺杀我。”

    史阿摇了摇头,说道:“陛下,司马朗来了邯郸,的确是意图刺杀陛下。但是司马懿却是真心归顺,没有背叛陛下。微臣刚刚得到消息,所以急匆匆的来见陛下,幸好陛下没有去见司马懿,否则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具体是怎么的,你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史阿正色道:“司马朗带着四个随从抵达邯郸,借口是司马懿的家人,然后悄悄地混入了县府,藏在司马懿的屋子。司马朗劝说司马懿归顺曹操,司马懿不从,已经被制住。现在司马懿屋子的人是司马朗以及四个随从,正等着陛下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王灿大怒道:“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喝道:“史阿,下面的士兵太放松了,被司马朗等人混入县府却毫不知情,必须整顿。即使是司马懿的家眷,也不可以随意进出,也要经过仔细盘查。这件事你放在心上,不能再出现漏洞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见王灿没有降罪,立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史阿忙问道:“陛下,既然现了司马朗,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王灿眼眸冷,沉声道:“这种事,还要问我吗?”

    史阿立刻道:“是,臣明白了,臣这就去处理。”说完后,史阿躬身朝王灿行了礼,才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王灿又伸手制止,说道:“不要伤了司马懿!”

    “微臣明白!”

    史阿拱手应下,迅的离开了书房。他站在书房外,盯着司马朗所在的方向,微胖的面颊紧绷起来,眼眸更是透射出点点寒光,股暴戾的杀气从史阿身上散出来,令周围的士兵都微微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史阿是真的怒了,没想到曹操的人竟然会出现在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他离开书房,立刻去布置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马懿房间,士兵来禀报了消息后,就离开了。房门关上后,藏在屋子的四个人立刻窜了出来。司马朗神色担忧,看向屋子的四个人,沉声道:“王灿临时被叫住,会不会是我们泄露了行踪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其人低声道:“我们刚到县府,立刻就报信,没有人察觉。”这人名叫陈七,是曹操麾下虎豹骑的员。陈七原本是跟在曹洪身边,专门保护曹洪安全的人,却被曹洪派来和司马朗起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司马朗听后,却总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陈七说道:“司马先生,你放心就是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朗说道:“但愿吧!”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忽然,屋子外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。司马朗下警惕了起来,摆手让陈七等人藏起来,沉声道:“进来,门没有关。”司马朗仍然是背对着门口坐下,不会立刻被现。若是王灿亲自走进来,躲在屋子的人立刻就会出手。

    嘎吱!

    房门打开,进来的却不是王灿,而是史阿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情况,让藏在屋子的四个人吃了惊,都是愣了片刻。

    史阿带着士兵走了进来,大手挥,身后的士兵直接涌上去,把司马朗抓了起来。史阿沉声说道:“司马朗,你竟然能混到邯郸来,真够厉害的。”顿了顿,史阿又喝道:“给我搜,把其余的四个人全部搜出来。”

    史阿盯着司马朗,嘴角浮现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司马朗心叹息声,神情沮丧。

    他心里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没想到真是被现了。

    史阿让麾下的士兵搜查藏在屋子的四人,陈七立刻提着司马懿走了出来。他原本是准备出手刺杀王灿的,但是王灿没出现,陈七也就没有机会出手,所以立刻拿住司马懿,找了个护身符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陈七大声道:“放了司马朗,否则我杀了司马懿。”

    史阿看了眼昏厥的司马懿,皱眉道:“你放了司马懿,本官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饶我不死?”

    陈七嘿嘿笑,说道:“你放了司马朗,并且送我们离开邯郸,否则我就杀了司马懿。若是你不同意,纵然是死,我也会拉个垫背的。”

    史阿似乎很为难,陷入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陈七见史阿犹豫不决,心立刻升起了也希望,大喝道:“放了司马朗,送我们离开邯郸。”说着话,陈七的手已经掐住了司马懿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别!别!”

    史阿连忙道:“我若是现在放了司马朗,送你们离开邯郸后拿什么换司马懿呢?我送你们出城,等出了邯郸后,你放了司马懿,我再放了司马朗,交换两人。这是我的最后底线,绝不更改,否则你就杀了司马懿吧。”

    陈七犹豫片刻,说道:“好,我就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史阿闻言,眼闪过抹冷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