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4章 周泰战臧霸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徐州,彭城。≥ ≯  ﹤.﹤1ZW.

    徐庶率军攻下徐州后,在彭城国的治所彭城驻扎。由于王灿率领大军北上,把甘宁、太史慈、张辽、黄叙等臣武将都调走,留给徐庶的人并不多。唯善战的只有个周泰,其余的将领大多数是以前孙权麾下的人,即使武勇,却也难堪重任。

    城楼上,徐庶、周泰和朱桓坐在屋子。

    周泰面露愤愤之色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徐大人,夏侯渊已经率军打到徐州,而且三番五次的攻打彭城。我们若是死守,长此下去,不是办法啊!”

    夏侯渊离开邺城,回青州后率军南下,攻打徐州。

    因为蜀国主力在北方,留在徐州的兵力稍弱,再加上徐庶的麾下只有周泰和朱桓两员骁将,就没有出战,而是死守彭城。

    只要徐庶守住了彭城,夏侯渊就不得不继续停在此地。

    朱桓神色严肃,沉声说道:“徐大人,徐州生了战事,恐怕豫州曹仁也动了,所以豫州的情况也不稳。我们能守住,豫州却情况堪忧。”

    徐庶并无慌乱之色,笑说道:“朱将军放心,我已经传令庐江太守6逊北上,暂时主持豫州的大局。6逊虽然年轻,却满腹韬略,能稳住局面。”

    周泰还是不信,问道:“能挡住曹仁吗?”

    徐庶说道:“6逊是陛下任命的庐江太守,还有6康在背后支持,绝对可以的。况且这么久还没有传来豫州的消息,就表明豫州没有被曹仁得手。我担心的不是豫州,而是北方的战局,希望陛下早日平定塞外战事。”

    周泰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还得死守,这仗真是憋屈。“

    徐庶闻言,脸上露出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他也想挥军出战,可是北方的结果不出来,他就不能全力出兵。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屋外,突然跑进来个士兵。这名士兵手拿着张纸条,迅的跑到徐庶跟前,把纸条递给了徐庶。徐庶摆手让士兵离开,然后迅的浏览了纸条上的内容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说道:“好消息,陛下已经剿灭鲜卑,取得大胜。赵云率军也击败了乌桓,取得胜利。现在陛下和赵云都率军扫荡幽州,开始攻打冀州了。”

    周泰眉头挑,问道:“老甘的情况呢?”

    徐庶摇头道:“暂时还没有消息,估计还在和匈奴厮杀。”

    朱桓眼闪烁着道道精光,说道:“徐大人,陛下取得大胜,北方的战局告段落。我们不用考虑派兵北上支援陛下的事情,可以调集大军和夏侯渊干场硬仗了。”

    徐庶点头说道:“朱将军之言正合我意,我直担心北方战局不利,所以留下部分士兵不出战,保证能随时支援陛下。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,咱们和夏侯渊好好地打仗,看看是夏侯渊的青州兵厉害,还是我们的徐州兵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咚!咚!!”

    忽然,城外传来了雄浑的战鼓声。

    周泰噌的下站起身,嘿嘿笑,说道:“夏侯渊那厮又带着大军来攻城了,徐大人,下令调集城驻扎的大军吧。这次,我周泰率军出战,定要砍下夏侯渊的脑袋,用他的脑袋祭奠死去的英魂。”

    徐庶吩咐道:“朱桓,你随我在城楼上掠阵,周泰率领城的士兵迎敌。”

    三人出了屋子,来到城楼上。

    周泰转身下了城楼,朝城跑去。徐庶和朱桓站在上方,两人放眼看去,见夏侯渊带着大军缓缓杀来,鼓声如雷,喊杀声四起,透着往无前的气势。

    徐庶心激动无比,现在是该反攻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朱桓盯着夏侯渊的位置,也是颇为兴奋。长时间被压抑着,现在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打场硬仗,不用像以前那样忍着。

    “嘎吱!!”

    城楼下,城门大开。

    周泰率领支先锋军汹涌杀出,迅的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周泰兴奋地哇哇大叫,手的大刀更是不停的挥舞着。他身后的士兵也是如此,显得激动万分。魏军连续攻城,这些士兵却只能留在城操练,不能上战场杀敌立功,许多士兵都憋了口气。现在能跟着周泰杀出去,简直是脱缰的野马。

    夏侯渊率军朝城楼杀来,看见城门打开,也是吃了惊。

    没想到,直死守的徐庶竟然主动出战了。

    夏侯渊立刻下令最前方拿着云梯的士兵退下,又让后面的士兵冲上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名身材魁梧的汉子了站出来,抱拳道:“大都督,末将去斩杀周泰。”此人三十出头,双眼神光闪烁,眼透出浓浓的战意。这人名叫臧霸,原本是青州霸,后被曹操招安,成了曹操麾下的员将领。

    历史上,臧霸为了救父亲,便带人劫了囚车,与父亲亡命东海。

    黄巾起义的时候,臧霸归顺陶谦,却与孙观、吴敦等人聚众不服管束,屯在开阳带,成为方霸主。等到吕布入徐州的时候,臧霸又归顺了吕布,成为吕布的健将之,后来吕布被曹操率军剿灭,臧霸又归顺曹操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的原因,吕布早死,臧霸也早早的成了曹操的将领。

    夏侯渊看着跃跃欲试的臧霸,吩咐道:“宣高,周泰武勇剽悍,你要小心应付。”

    臧霸笑了笑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大都督放心,末将定拿了周泰,献给大都督。”话音落下,臧霸率领大军冲了上去,迎向周泰的大军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烈性子,刚烈霸道,武艺也是走刚猛的路线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臧霸和周泰也相互厮杀。臧霸挥舞大枪,奋力吼道:“周泰小儿,泰山臧霸在此,今日取你狗头。”

    周泰听,怒气横生,挥刀劈向臧霸。

    道银白色的匹练划过,和臧霸的大枪碰撞,出铛的声巨响。两人交手,势均力敌,并没有分出胜负。臧霸握着大枪,舔舐了下嘴唇,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大吼道:“不愧是蜀军大将,有点本事,看枪。”

    周泰冷笑两声,挥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杀得不亦乐乎,杀了三十余汇合,还没有分出胜负。周泰和臧霸不远处混战厮杀的士兵也是杀红了眼,歇斯底里的狂拼杀。双方的士兵都是精悍骁勇,杀起人来更是刀刀见血,虽然打斗很单,或是挥刀劈砍,或是偷袭杀人,却是火热激烈。

    “老子杀了三个人,够本,赚了。”

    名蜀军士兵捂着不断冒血的左胸膛,大吼声,身体砰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也生在曹军身上。

    双方的士兵吼叫着,不停地挥刀劈砍,都是为了多杀几个人。两军势均力敌,战场的局势极为胶着,没有分出胜负。再加上夏侯渊没有派出更多的兵力出战,而徐庶也没有让人支援周泰,仅仅是周泰和臧霸率领的士兵厮杀,战况惨烈,波及面却不大。

    “铛!铛!铛!”

    周泰和臧霸打得火热的时候,传来了激越的铜锣声。

    臧霸招逼退周泰,吼道:“周泰,这次饶你命,下次老子取你狗头。”他不明白夏侯渊为什么撤军,却坚定的执行,带着士兵有序的后撤。

    周泰率军追杀番,收兵返回。

    场大战,暂时落幕。

    臧霸却郁闷无比,他带着士兵返回后,飞快的来到夏侯渊身旁,抱拳问道:“大都督,末将和周泰酣战的时候,您怎么下令撤军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