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3章 匈奴大军覆灭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辽喝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山坡右侧竟然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。 ≧ ≤.1ZW.这些弓箭手其实是先前逃命的士兵,并不是伏兵。他们避开了骑兵的追杀,进入山坡后拿起早已经放在山坡上的弓箭,摇身变,立刻成了夺命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张辽下令射击,密集的弓箭朝山坡下射去。虽说弓箭的杀伤力比不了弩箭,但是弓箭的射击数量多,能接连不断地射出。

    俗话说蚂蚁多了能咬死象,弓箭密集的射下去,不管是战马和士兵,统统都要射死。漫天的箭雨落下,使得呼厨泉麾下本就惊慌失措的士兵更是慌忙往前逃窜,阵脚大乱,成了惊弓之鸟。他们尽量的往山坡左侧躲避,却现山坡左侧同样射下弓箭。

    太史慈让士兵射击,射杀个个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前刻,所有的蜀军士兵夺命狂奔,被匈奴骑兵追成了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这刻,局势大变,蜀军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现在轮到了蜀军士兵威,个个都打起精神,眼迸射出复仇的光芒。山坡两侧是密集的箭雨,身后时不时还有呼啸射来的弩箭,更是让匈奴奇兵心惊胆颤,不断地往前冲。呼厨泉见两侧射来弓箭,心下越加的恼怒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无奈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跑了百余丈,才摆脱了弩箭的射击,两侧的弓箭也随之减少。

    可是,令呼厨泉心冷的事情生了,因为官道前方竟然又出现了支蜀军。这支蜀军同样准备了上百架弩车,全都对准了他们。

    领军的人,赫然是甘宁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儒和庞统留下的最后路伏兵。

    李儒和庞统仔细谋划后,认为要全歼呼厨泉的骑兵,就必须堵死匈奴骑兵后退的路。故此,先让张辽和太史慈示敌以弱,故意让呼厨泉率军追击,然后再让甘宁率军出来阻断呼厨泉的退路,再加上李儒和庞统堵住去路,使得呼厨泉无路可逃,成了瓮之鳖,而且左右两边还有张辽和太史慈,更是让呼厨泉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甘宁咧开嘴笑了笑,脸上露出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时刻,终于到来了!

    “弩箭,放!”

    甘宁声大吼,早已经准备好的弩箭全都激射出去。数百支弩箭带着往无前的气势,如同是天边璀璨划过的流星,瞬间就撞到了匈奴骑兵,射杀了无数的匈奴骑兵。甘宁下令指挥,弩车嘎吱嘎吱的转动起来,接连不断地射出。

    呼厨泉明白道路被堵死,就必须冲过去。

    他下令士兵冲锋,可是跑了不到三十丈,最前排的战马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些战马都是被固定在地面的排排绊马绊倒在地上,这些绊马索不是士兵拉住的,而是被绑在插在地上的小木桩上,从而密密麻麻的横亘在道路上,遏制战马冲锋。呼厨泉看着个个倒地的士兵,心无比悲恸。

    方明跟在呼厨泉身旁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蜀军不好相与,果然是设下了埋伏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呼厨泉说道:“方明,本单于悔不听你的话,可惜现在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方明脸色惨白,呼吸急促,却朗声说道:“今日战,有死而已。奴才受大单于知遇之恩,愿为大单于赴死。”他神色坚毅,有着种宁死不悔的决心。方明以前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士人,得到呼厨泉看重,才能展抱负。

    即使时常被呼厨泉喝骂,方明心却还是畅快的,因为他有施展才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呼厨泉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本单于的错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呼厨泉脸色肃,收敛起悲伤,大吼道:“匈奴的勇士啊,我们没有了退路,唯有用鲜血铺垫出条路、杀过去,杀出去吧。为了返回家园,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匈奴骑兵齐声呐喊,爆出阵轰鸣声。

    声震天地,响彻在道路上。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锋利的弩箭,带走了个个匈奴骑兵的性命。匈奴骑兵不要命的起冲锋,虽然死伤无数,却前仆后继。

    太史慈见此,神色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握着铁胎弓,脚下如风,迅的在山道上奔跑,然后在距离呼厨泉百五十步外停下。这已经是过了百步距离,纵然是太史慈神射,也感觉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但是太史慈别无选择,只要呼厨泉不死,只要呼厨泉不选择投降,双方的战争就还得继续,甚至狂的匈奴骑兵可能突破重围杀出去。

    他捻起支弓箭,搭在弓弦上,瞄准了呼厨泉的位置。

    弓弦拉满,太史慈手松,弓箭脱弦而出。

    “咻!!”

    道流光射出,直奔呼厨泉的胸膛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呼厨泉的注意力都集在突破甘宁的弩车上,没注意到有人会想要射杀他。等弓箭射来,呼厨泉还是没察觉到,可方明却瞥见了弓箭射来。他策马往前,身体挡在呼厨泉身旁。弓箭射入方明的胸膛,箭穿心,被弓箭射死。

    呼厨泉见方明被射死,心难过,眼却浮现出凶狠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管呼厨泉如何,太史慈却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他搭弓射箭,又是支弓箭激射出去。

    呼厨泉凝神戒备,眼见弓箭射来,挥刀劈砍,破开了射来的弓箭。可就在这时候,又是支弓箭射来,度快,让呼厨泉没有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弓箭射呼厨泉的胸口,射入心脏,使得那砰砰跳动的心脏渐渐失去了力量。

    呼厨泉仰天大吼声,而后身体仰,跌落下马,砰的声落在了地上。呼厨泉和方明相继被杀,两个巨头被杀死,战场上更是慌乱起来,集兵力朝甘宁方向突围的士兵开始作鸟兽散,四处逃逸,再也凝聚不起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样来,死伤的比例噌噌的往上升,匈奴骑兵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屠杀仍在继续,匈奴骑兵已经开始大吼着投降。

    可惜,等待着他们的是冰冷的箭锋。

    这场杀戮持续了个时辰,所有的匈奴骑兵全部被杀,没有个活下来。

    甚至,连倒地的战马都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等战士结束后,甘宁、太史慈、黄叙和张辽开始清点伤亡,同时打扫战场。冷风呼啸的下午,熊熊大火开始燃烧起来,滚滚浓烟冲霄而起,在天地间飘荡着。等死亡结果统计出来后,死伤的蜀军士兵竟然多达万六千多人,全是被追杀的时候死去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伤亡,张辽等人都是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这战,便是用这些士兵的性命换回来的。

    大战过后,北地郡的匈奴已经几乎全部平定,张辽和太史慈等人商议后,立刻派人把消息传回,开始率军返回长安。行人朝洛阳行去,准备参与攻打曹操的战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