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1章 蜀军走错了一步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呼厨泉带兵赶路,  三万多精骑化作铁蹄洪流。  .

    方明和呼厨泉起赶路,呼厨泉眼神森冷,透出股恶狼般的眼神,凶狠残忍。方明却是忧心忡忡,感到不安,总觉得蜀军肯定会布下重重陷阱。

    呼厨泉说道:“方明,事已至此,担心也没有用,准备拼命吧!”

    方明道:“大单于,奴才总有些不安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哼了声,说道:“这次定要杀他个人仰马翻,纵然是大军死伤殆尽,也不能让蜀军好过,老子和他拼了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眼闪过狠辣之色,率领着士兵继续往前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营地,大军停下来歇息。

    甘宁、张辽、太史慈、黄叙、李儒和庞统围在起,六个人都是神色严肃,紧绷着脸。甘宁见气氛有些凝重,笑道:“几位,不用苦着脸了,切都已经准备就绪,再去担心也没有用处,相信我们定会击败呼厨泉,解决最后个毒瘤。”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忽然,名斥侯跑了过来,抱拳道:“呼厨泉率军杀来,已经在五里外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吩咐道:“再探!”

    斥侯转身离去,太史慈站起身,大声说道:“诸位,准备吧!”顿了顿,太史慈又说道:“李先生、庞先生,你们两人暂时离开,免得大军厮杀的时候伤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李儒和庞统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往后退、

    甘宁说道:“我也去准备了!”

    黄叙立刻跟着甘宁,两人前后去点齐麾下的士兵,迅消失在视线。军只剩下太史慈和张辽,两人留在军,身后竟有七千骑兵。这七千骑兵是从匈奴手虏获的战马,至于投降的匈奴人全被押送南下,没有跟着大军起赶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”

    马蹄声传来,太史慈清晰的感受到地面开始震动,像是大地都快要裂开般。条黑线出现在地平线上,密密麻麻的大片。呼厨泉率领三万多精骑杀了过来,眼见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,张辽大喝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宽阔的地面上,个个士兵手持弯弓,取出弓箭搭在弓弦山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匈奴骑兵已经在百丈外。

    张辽估算着时间,手长刀举起,猛然劈下,吼道:“射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密集的弓箭激射出去,在天空划过,带着锐啸声射向匈奴兵。箭如雨下,遮天蔽日,使得本就阴沉的天色更是晦暗下来。呼厨泉早就猜到可能有弓箭射击,心没有慌乱,反而大吼道:“蜀军就在前方,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匈奴骑兵大声吆喝着,不停的挥舞着手的钢刀。

    “叮!叮!叮!!”

    弓箭被钢刀拨开,不断的响起激越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有的士兵避开了弓箭,但也有士兵被密集的弓箭射成了刺猬。战马嘶鸣,士兵惨叫,以及匈奴骑兵不停的吆喝着,种种声音混合在起,形成了种独特的韵律。密集如雨的弓箭仍在继续,死伤的匈奴兵也在继续奔跑,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。

    百丈之遥,很快就能清晰的看清。

    此时,呼厨泉身上挂了彩,左臂被擦出条血痕。

    幸好伤口不深,仅仅是擦破了皮。

    他看见蜀军组织起支数千人的骑兵,嘴角浮现抹冷笑。群步兵变成骑兵,这样的骑兵有战斗力吗?呼厨泉脑子飞快地转动,猜出这些战马可能是蜀军收缴的,因为之前蜀军没有骑兵。呼厨泉没想到蜀军会做出这般幼稚的举动,心欢腾起来。

    蜀军骑兵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阵箭雨过后,三万多精骑死伤了三千多人,都是弓箭手造成的。

    虽然只损失了十分之的兵力,但呼厨泉还是很恼怒。

    报仇,要为死去的勇士报仇。

    弓箭停止,张辽和太史慈骑在马上,指向匈奴奇兵,大吼道:“杀!”七千蜀军骑兵跟着张辽和太史慈冲锋,还有六万步兵跟在后面。步兵并不是散乱的,而是以方阵移动,每个士兵都手持长矛,腰悬汉刀,能够最大限度的挡住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骑兵冲在前面,跟着张辽和太史慈冲杀。

    两支骑兵队伍策马狂奔,眨眼工夫就相互混战。呼厨泉知道自己不敌蜀军的将领,直接避开了张辽和太史慈,和蜀军骑兵厮杀。只要呼厨泉还在,匈奴骑兵就不会停止进攻。张辽和太史慈见呼厨泉躲开,相视望,然后迅的杀入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两人人持刀,人持枪,不断的挑杀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“狗娘养的匈奴人,老子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名蜀军骑兵身上被匈奴骑兵的钢刀砍,忍着痛,刀削出。刀光划过匈奴骑兵的脖子,杀死了匈奴骑兵。这时候却又有名匈奴骑兵杀来,刀捅入蜀军士兵的胸口,把蜀军士兵杀死,战斗场惨烈。

    你来我往,杀伐不断。

    蜀军只有七千骑兵,即使张辽和太史慈两人骁勇善战,但是七千骑兵骑术不精湛,又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,和匈奴骑兵交战会儿就开始露出败相,被匈奴骑兵压制。从战场的左右两侧冲上来的蜀军士兵以枪阵营地,虽然杀敌无数,但枪阵终究是装备不足,士兵的力量也跟不上,难以形成陷阵营那样的战斗力,挡不住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两军混战,呼厨泉率领的精骑开始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局面,朝匈奴人倾斜。

    呼厨泉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畅快的神情,大吼道:“不自量力的蜀军,竟然想和本单于在战场上较量,可惜你们太自大了,太小觑骑兵的力量了。战场上是匈奴勇士的天下,  你们蜀军只能耍弄些小诡计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大声嘶吼,脸上洋溢着畅快之色。

    方明跟着匈奴骑兵起,脸上却没有过多的笑容,反而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古怪,却想不出为什么?

    张辽见大军开始溃败,率先喊道:“撤,快撤!”

    他拨转马头,不再和匈奴骑兵交锋,太史慈也是抡转手的镔铁大枪,击杀了周围的匈奴骑兵,带着蜀军骑兵转身后撤。两员大将后撤,所有的骑兵也跟着如潮水般后撤。使用长矛的士兵拦在路上,阻拦匈奴人追击。

    呼厨泉越来越兴奋,没想到蜀军也犯了错误。

    常言道招错,步步错,蜀军就是走了招错棋,不应该和他硬拼。可是蜀军已经回不了头了,现在是匈奴奇兵反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方明追上呼厨泉,劝说了几句话,想让呼厨泉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可惜呼厨泉听不进去,根本不听从方明的建议,只想着报仇雪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