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9章 发挥匈奴人的特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匈奴大营,军大帐。≯ ≯ ≤.1ZW.

    呼厨泉阴沉着脸,拳头紧握,眉头紧蹙,给人种阴翳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从呼厨泉继承大单于的位置后,可以说是春风得意,没有遇到什么难事。毕竟汉朝衰落,实力远不如前,匈奴人自然就有了更广阔的前景。但是这次匈奴联合鲜卑和乌桓南下,却像是场噩梦,完全不受呼厨泉的控制,甚至出了呼厨泉的认知范围。

    刚开始几次计,最后死守不出,现在确实刘豹和去卑被杀。

    两万精骑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更严重的是,乌桓蹋顿被杀,全军覆没。轲比能和素利被杀,鲜卑人惨遭屠戮。种种消息让呼厨泉心压上了堵大石,心已经有了种战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这时候,呼厨泉已经面临选择,必须要做出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方明找来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对方明不怎么客气,关键时候还得靠方明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不多时,方明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他也是得到了消息,知道刘豹和去卑被杀,也知道了鲜卑和乌桓的情况。方明脚步不再轻快,反而有丝慌乱,像是跌跌撞撞走进来的。他进入大帐后,恭敬的拜道:“奴才见过大单于!”

    呼厨泉说道:“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,想必你知道了吧!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为了左贤王和右贤王的事情吗?”方明再次问了句。

    呼厨泉气哼哼的说道:“刘豹和去卑两个蠢货,竟然被蜀军无声无息的灭掉,而且是全军覆灭。这样的事情竟然生了,简直是耻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呼厨泉话锋转,脸上的怒气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气馁的神态。他像是被戳爆的气球,再也没有了丝豪气,无奈的说道:“刘豹和去卑被杀,鲜卑和乌桓惨败,只剩下我们这路大军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明说道:“大单于,容奴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呼厨泉见方明还没拿定主意,又愤怒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指着方明,大声咆哮道:“当初本单于采纳了你的建议,让刘豹和去卑分兵去攻打冯翊郡和扶风郡,想要迫使蜀军救援。你的计策没成功,又采纳了你的建议,将刘豹和去卑调回来,现在刘豹和去卑在半道上被蜀军伏击,连尸体都找不回来,你却说让你想想,你难道想陪着刘豹和去卑起吗?”

    方明心苦,脸色也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对于呼厨泉没来由的喝斥,他只能生生的承受了。

    方明眼珠子转,说道:“大单于,现在只剩下我们支大军,势单力孤,干脆撤吧,撤回河套地区。若是还不行,就撤到漠北去,不再插手原的战事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

    呼厨泉愤怒的说道:“本单于率军南下,损兵折将,还失去了左贤王和右贤王两个臂膀,这样的大仇能放弃吗?此仇不报,誓不罢兵。你快想办法,本单于要和蜀军死战到底。嗯,本单于不会送死的,要让蜀军全部都死,为死去的去卑和刘豹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这下,让方明更加为难。

    呼厨泉不撤军,还想着报仇,那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方明挠头琢磨着,眼珠子不停地转动,右手更是掐着唇上的两撇字胡,下下的扯动,不知道扯断了几根胡须,才眼睛亮,终于想到了个办法。

    他露出丝笑容,拱手说道:“大单于,奴才想到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说道:“直接说!”

    方明说道:“奴才的办法还是撤退,但不是撤回草原,而是以退为进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见方明有了主意,立刻来了精神,脸上的戾气逐渐消散,和善的说道:“到底要怎么样以退为呢?方明啊,你要仔细的考虑清楚,如果再出现失误,本单于就要摘掉你的狗头,用来祭奠死去的左贤王和右贤王。定要想出制胜的办法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!”

    方明拍着胸脯,大声说道:“大单于,我们的几万大军都是骑兵,而且都是精骑,每个士兵是天生的勇士,若是和蜀军的大军硬碰硬的拼斗明显不智。奴才认为,应该挥出骑兵的优势,四处攻城,四处劫掠,使得蜀军疲于应付,最后把蜀军击败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似懂非懂,说道:“仔细说清楚!”

    方明暗说呼厨泉脑子笨,却谄笑着道:“奴才的意思是我们立刻后撤,撤出泥阳县,然后去攻打冯翊郡,或者是去攻打扶风郡。只要是蜀军控制的地方,都可以攻打。甚至于还可以避开蜀军,去偷袭长安,使得蜀军不停的追赶,让蜀军疲于奔命。等蜀军疲惫不堪的时候,再趁机偷袭,举击败蜀军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呼厨泉巴掌拍在案桌上,大笑着说道:“四处奔袭,这才符合骑兵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呼厨泉大吼道:“方明,你有这么精妙的注意,为什么不早早的提出来,难道别有居心,还是另外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方明脸苦涩,说道:“大单于,奴才也是刚才灵光闪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哼了声说道:“也罢,本单于不追究你的责任。你去传令,让营的士兵收拾行装,准备撤出泥阳县。我们杀入扶风郡,然后袭击长安,给蜀军点颜色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明见呼厨泉真想袭击长安,心陡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袭击长安,只是给呼厨泉描绘出幅宏大的蓝图。但若是真的去了长安,被密集的蜀军包围起来,那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方明神色严肃的说道:“大单于,我们袭击扶风郡可以,但是我们袭击长安,只能是奇袭,不能去攻城,否则大军会损失惨重。到时候大单于力量削减,草原上的部落肯定会对大单于虎视眈眈,请大单于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摆手道:“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呼厨泉没功夫去搭理其余的事情,只想着去大杀番。他和蜀军交锋后,直是被动的受制,尤其是连番遇到蜀军布下的陷阱,更是心憋屈。现在能够放开手脚的厮杀回,呼厨泉心甭提多畅快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呼厨泉撤掉营地,骑兵呼啸着离开了泥阳县。

    这消息,很快就传到了蜀军营地。

    大帐,张辽、甘宁、太史慈、黄叙、李儒和庞统聚集在起,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甘宁哈哈笑道:“呼厨泉那厮胆子太小了,听说去卑和刘豹被杀,竟然灰溜溜的带兵逃走了。这样来,我们可以率军返回,准备攻打曹操。”

    李儒却没有这么乐观,说道:“呼厨泉不会轻易认输,他这么做,恐怕另有深意。”

    庞统说道:“我也举得呼厨泉不会撤退!”

    太史慈正色道:“呼厨泉带着骑兵撤走,我们暂时追不上,但不管是真的撤退,还是假意的撤退,都要确定消息。我认为,应该立刻派出斥候,去打探呼厨泉的消息,等确定了呼厨泉是真的撤退,再考虑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辽说道:“就依太史将军的建议,先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当即,张辽派出斥侯,去打探呼厨泉的消息,以确定接下来的的策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