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7章 匈奴人的埋骨之地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勇士们,冲出去!”

    去卑扬起手的钢刀,下令士兵起冲锋。>  .

    营地内已经成了片火海,若是再拖延时间,肯定会被火海埋葬,只有尽快的杀出去才能保全力量。去卑跟着大军冲锋,当越过火海的时候,感觉到了股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,令人难以呼吸,而且胯下的战马也出希聿聿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丝卷起,眉毛都被烧了,好在火海不是太宽阔,很快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个个匈奴骑兵,不断地往营外冲锋。

    大火燃烧的地方不是太宽,但匈奴的人数却非常多。部分士兵掉在后面,留在了营暂时充不出来,以至于被大火淹没,成了个火人。士兵们惨叫着、嘶吼着,挥舞着手臂四处乱窜,最终却力竭倒在了地上,再也不出任何声音,成了堆枯骨。

    被大火淹没的士兵破坏力不大,但是战马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战马四处乱窜,朝着去卑召集的骑兵队伍冲去。

    阵乱撞,匈奴骑兵的后续队伍凌乱起来,成了团浆糊。如此来,匈奴骑兵出营的度更慢,被大火烧伤烧死的士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营地外,去卑跟随大军冲出营地后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甘宁见匈奴骑兵冲来,连连冷笑,大吼道:“放箭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无数的弓箭破空而出,射向冲出大营的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支支弓箭在火光的照耀下,闪烁着森冷的光芒,带着往无前的气势,或是射入匈奴骑兵的身体上,或是射入战马身上。拨箭雨,给匈奴骑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,位于最前面的匈奴骑兵近乎是死伤殆尽,战马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天气寒冷,去卑却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情况,危险了!

    但是去卑不能停留,因为后续还有无数的匈奴兵等着冲出营地。去卑扬起手的钢刀,大吼道:“蜀军就在前方,我们杀出去,杀光蜀军!”

    匈奴兵听了去卑的话,被鼓动起来,继续往前冲。但是战马跑了十余丈,却进入了甘宁布置的冰块地面。光滑的地面铺上了层厚厚的雪,更是滑腻无比,难以站稳。战马的四蹄踩在上面,脚掌滑,庞大的身躯立刻倾斜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马的身躯倒在地上,压碎了冰块,骑兵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惨叫声接连不断地响起,匹匹战马倒地悲鸣,骑兵也摔得七荤素的。无数的战马倒地,匈奴骑兵的道路立刻被堵上,即使周围的骑兵分散开来奔跑,可是营外四周都是泼了水,形成了光滑的冰面,同样会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道路被倒地的战马堵上,后续的战马还在冲上来。

    后面的战马冲上来,被倒地的战马绊倒,或者是撞到前方的战马上,立刻生连环撞击。匹匹战马撞在起,局面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密集的弓箭射来,更是加大了匈奴骑兵的伤亡。

    去卑看着死伤的骑兵,又看了眼陷入火海的士兵,,目眦欲裂。他大吼道:“冲,快冲过去。只有冲出去才有活路,不能停下。”

    匈奴骑兵按照去卑的去做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堵塞的道路限制了骑兵冲锋的度,光滑的冰面使得道路越来越堵,密集的弓箭带走了无数士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面,对匈奴骑兵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去卑听着士兵的惨叫声,看着成为火人的士兵,看着被弓箭射程刺猬的士兵,心五味杂陈,无比悲恸。他想要逃走,却现周围布满了蜀军,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“右贤王,我们假意投降,让蜀军停止射击,然后策马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名将领站在去卑身旁,大声的建议。

    去卑眼珠子转,脸上露出意动的神色,却摇头说道:“不行,若是我投降了,军的士气跌落下去,士兵们失去了抵抗的勇气,不可能逃走的。现在和蜀军拼命,还有丝机会。”去卑不再搭理说话的将领,在士兵来回穿梭,鼓舞着士兵冲锋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往前推进,死伤的士兵也越来越多,但去卑仍在鼓励骑兵往前冲。

    只要冲过去,就有逃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甘宁看着倒下的匈奴兵,眼闪过畅快的神情。眼见匈奴兵越来越近,甘宁说道:“让士兵们准备好长矛,以免匈奴骑兵逃走。”

    将领得令后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去卑在匈奴兵活跃,甘宁也看见了去卑。他嘴角勾起抹笑容,飞快的从士兵手拿过大弓,搭上弓箭,瞄准了去卑胯下的战马,低喝道:“去死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弓箭脱弦而出,和无数的弓箭起在空划过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弓箭快而迅,力道强劲而刚猛,射了战马的要害。

    虽然战马还在往前跑,可是奔跑的时候已经是口吐血沫子,力量不足。去卑勒住胯下的战马,想停下来,战马去也开始狂,连续跑了几步才轰然倒地。去卑从战马上落下来,刚落地的瞬间,耳旁传来呼啸声。几支弓箭射来,吓得去卑魂不附体,赶忙躲闪。

    “叮!叮!”

    弓箭射了地面的冰块,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去卑躲开弓箭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刚刚站起身,却听见身后传来声嘶鸣声。回头看去,却是匹狂的战马冲了过来,战马的尾巴起火,马背上没有士兵,直接撞上了去卑。巨大的力量撞击下,战马停顿了下,去卑的身体却传来嚓咔嚓咔的声音,脊椎被战马撞断了,内脏也受到震荡,张嘴吐血。

    去卑飞在空,身体传来阵阵疼痛,无比难受。

    去卑看着前方的蜀军,看见密集的弓箭射来,神色大骇,怎么躲避呢?

    这念头浮现出来,去卑的身体已经传来了阵钻心的疼痛。密集的弓箭射去卑,支弓箭射了去卑的胸口,其余的脑袋、脖子、双臂、胸膛、大腿上,身上各处的地方都插着弓箭,成了个活脱脱的刺猬。

    “砰!!”

    去卑落地后,已经成了个血人。

    他睁着眼,还有着丝气息。

    脖子歪,去卑就魂飞渺渺,成了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甘宁见去卑被射杀,心更是欢喜,大吼道:“去卑已死,给老子使劲儿的射,射死狗娘养的匈奴人。”波波的弓箭射出,死伤的匈奴骑兵越来越多,即使有的少数骑兵突破了弓箭,但是甘宁早已命士兵准备好了长矛,密集的长矛戳出,匈奴骑兵全部被杀。

    匈奴兵还在哀嚎反抗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这是场单方面的屠杀,持续了足足两个半时辰,匈奴人才全部被杀死。

    匈奴人的营地,也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甘宁看着灰飞烟灭的匈奴大营,嘴角露出了丝笑容。这战他打得太漂亮,没有放过个匈奴兵,可以说是完胜。

    钟树来到甘宁身旁,说道:“大都督,匈奴人的尸体怎么办?”

    甘宁想了想,吩咐道:“割下去卑的脑袋,其余的尸体暴尸荒野,让大雪覆盖。”

    钟树没有反对,直接执行任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