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6章 冷夜里的一把大火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越是深夜,天气越冷。  .

    到了最冷的时候,几乎可以滴水成冰。匈奴营点着无数的火把,火光通明,把营地照亮得如同白昼般。巡夜的士兵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,头戴毡帽,脸上还蒙着布巾,只露出了双眼睛,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周围。

    天气实在是太冷,士兵们不得不遮住面颊,才能抵御冷风。站在营地门口放哨的两个士兵靠近火把,借着火把的热量取暖,小声的聊天说话。

    “咦,我现营外有人影晃动呢?”

    忽然,名士兵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,瞅了眼营地外,现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花了眼,黑黢黢的怎么会有人影呢?”

    旁边的士兵瞪大了眼睛,盯着营外打量了番,见营外什么都没有,便打趣了句。侧耳听,冷风呼啸,没有其余的情况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继续说话,没有在意营外的情况。

    营外十丈远,钟树恶狠狠的瞪了眼旁边的士兵,很小声的说道:“你小子大手大脚的行动,险些坏了大都督的计划,若是再犯,老子第个杀了你。传令下去,都给我小心点,手脚轻点,不准弄出大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钟树下令,周围的士兵都是连连点头。刚才险些被现,所有人都更小心了。时间逐渐流逝,分散在匈奴营地周围的士兵不断地把水倒在地上,形成了片片冰块。

    大雪飘落在上面,迅的把冰块掩盖。

    个时辰,士兵们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累得气喘吁吁,手脚都有些麻木,但脸上却露出兴奋的神色。因为匈奴营地周围泼了水,几十丈的距离都被冰块雪地包围起来,战马冲出来,踩在冰面上会打滑,这就使得战马难行,去掉了匈奴骑兵最大的优势,把马背上的匈奴人变成跑不动的匈奴兵。

    甘宁扫了眼执行任务的士兵,说道:“钟树,带着士兵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钟树点点头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他的确要休息下,恢复些体力才行。

    甘宁看向旁边的名校尉,吩咐道:“刘,刚才我已经告诉你该怎么办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末将这就去办。”刘抱拳应下,带着麾下的千士兵去执行任务。这千士兵也是围绕着匈奴大营分散,每个士兵带着罐桐油、包火药,还有部分士兵拿着没点燃的火把,准备包围匈奴营地,这是甘宁准备的第二步。

    刘带着士兵靠近匈奴营地,距离匈奴营地只有十丈远的地方停下。

    这已经很靠近匈奴营地,稍微不慎就会被现。

    刘为了完成任务,已经豁出去了。他看向身旁的士兵,吩咐道:“让士兵们往匈奴大营里扔装着桐油的瓦罐,然后点燃火药扔进去。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,口口相传,很快传遍了所有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喝!!”

    声低喝传来,士兵顾不得这么多了,站起身奋力把装着桐油的瓦罐扔到匈奴营地。瓦罐不大,里面的油也不多,士兵能轻易的把油罐抛入营地。个个瓦罐在空飞过,上千的不明物体靠近匈奴军营地,而后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瓦罐破碎,桐油洒落了地,流溢开来。

    瓦罐的破碎声惊醒了巡夜的士兵,他们警惕起来,仔细的打量着,现只有声音,没有其余的攻击。营地门口的士兵也小心谨慎,现了营地外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却没有士兵杀出去。

    名匈奴都尉跑去禀报去卑,把消息禀报上去。

    当桐油洒落在匈奴大营的地上,营地外埋伏的蜀军士兵开始三三两两的围在起,挡住呼啸的寒风,然后摸出火折子,点燃了搁在旁边的火把。

    第支火把点亮,又接连不断的有火把亮起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匈奴营地外出现了个火红的光圈,能清晰的看见蜀军士兵。营地内的匈奴骑兵看见后,都是很奇怪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蜀军站在营外要攻营吗?

    去卑从营帐走了出来,看着营地外手持火把的蜀军士兵,以及忙碌的士兵,脸上路出轻蔑的笑意。营地周围的蜀军不多,所以去卑不担心。他大步来到营内瓦罐掉落的地方,伸手摸了摸滑腻的桐油,放在鼻子上闻了闻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此时,蜀军士兵利用火把点燃了火药。

    “狗娘养的匈奴人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声大吼,第个点燃了引线的火药飞夜空划过。

    紧接着,营地四周飞起包包的火药,密集的火药在空划过。引线燃烧,火蛇飞舞,显得极为绚丽。当火药落地后生了爆炸,火星四溅,桐油也迅燃烧起来,借着呼啸的冷风,大火并没有熄灭,反而燃烧得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”

    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,营地四周都被火药波及。

    营地周围燃起了大火,迅的往营央蔓延。

    这刻,先前倾倒在地上的桐油爆出最强劲的威力。在冷风的呼啸下,桐油燃气的大火像是条条火蛇乱窜,不断的引燃营地的帐篷。

    去卑被火药波及,面颊黢黑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他看着营地内燃起的大火,大吼道:“快,让所有的士兵上马,骑马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去卑顾不得报复蜀军,只想尽快的杀出去,摆脱大火。

    刘看着变成火海的匈奴营地,心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他大吼声:“撤!”

    顿时,执行任务的千蜀军士兵小心翼翼的在冰面移动着,回到军。甘宁见刘归来,拍了拍刘的肩膀,夸奖道:“你小子好样的,把大火和火药爆炸,足以让匈奴骑兵损失无数,尤其是匈奴兵的战马受了惊吓,更不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刘笑道:“大都督神机妙算,否则还不好对付匈奴人。”

    钟树立刻说道:“大都督,匈奴人乱成了团,可以让弓箭手准备了吧!”

    甘宁点头道:“嗯,立刻让士兵准备。这次不用火箭攻击,直接用弓箭就行。不管是匈奴兵,还是匈奴的战马,都给我全部射杀。”

    甘宁听着匈奴营地内传来的吼叫声,心畅快不已。

    他没有按照李儒的计划行事,同样会取得胜利。不说别的,仅仅是燃烧的把大火,就足以让去卑损失三成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此刻,去卑也感到头疼,心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若是白天听从将领的建议,率军返回大营,就不会遭到蜀军攻击。但不管去卑怎么后悔,都于事无补。他迅的让护卫把战马牵来,然后让麾下的骑兵集合,准备出战。可是火药的爆炸,使得战马受了惊吓,集合的士兵也不过七千多人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千多士兵还在安抚战马,或者是控制住暴乱的战马。去卑等不到所有士兵集合,因为营内已经成了火海。

    只要冲出营地,肯定能扭转局面,击败蜀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