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5章 甘宁的办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傍晚时分,冷风呼啸。 ≥ ≦.≤≦1﹤Z﹤W≤.

    去卑率领万精骑进入北地郡,距离泥阳县还有半天的路程。此时天已经快黑了,他停下来,下令骑兵停下,准备在野外休息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去卑麾下的名都尉走了过来,抱拳说道:“右贤王,我们再有半天的时间就能返回大营,是不是连夜赶路回去。”

    去卑眉头皱起,说道:“你这么急着回去,很在乎呼厨泉的安危啊!”

    都尉听了后,脸色大变,连忙说道:“卑职觉得在野外休息不安全,尤其是大单于和蜀军还在交战,我们不能放松警惕,才想着早些回去。卑职忠于右贤王,绝无二心,是为了右贤王着想啊。您想想,若是您带着万精骑先步赶回大营,肯定比刘豹早步,这样呼厨泉也会更加重视右贤王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又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去卑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急,明天再回去,今天就在这里休息。哼,就算不安全,我也可以做好准备,只要有人袭营,老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都尉苦劝无用,只得留下来歇息。

    夜晚寒冷,所有的匈奴士兵都钻进了帐篷里面歇息,连战马也安置得妥妥当当的。去卑个人坐在营帐,脑却浮想联翩,甚至想着呼厨泉被蜀军打得狼狈逃窜,他率军回去救了呼厨泉,这样的结果才更加美妙。

    若是左贤王刘豹也被蜀军打败了,切就更加的美好了。怀着无限的期望,去卑渐渐的进入梦乡。只是他却不知道刘豹已死,呼厨泉也是筹莫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快黑了,却还没有黑尽。

    距离去卑营地十里外,甘宁带兵掩藏起来,等天黑后再行动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天气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阵冷风刮进甘宁的脖子里面,使得甘宁打了个寒颤。现在是北地最寒冷的时候,到了深夜甚至能达到寒风如刀呵气成冰的地步。甘宁麾下的两万士兵都穿着冬衣,裹得像是粽子样。虽说活动不方便,但还得行动。

    现在只剩下他们这路大军还在僵持,必须尽快击败匈奴。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阵急促的马蹄声飞奔而来,十余名骑兵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其人飞快的跑到甘宁身旁,抱拳行了礼,大声说道:“大都督,卑职在通往泥阳县的路上现了呼厨泉派出的骑兵,有十二个人。这十二个士兵赶往去卑大营的位置,估计是打探消息的,末将做主将十二个匈奴骑兵全部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做得好!”

    甘宁咧开嘴笑,眼闪过道精芒。

    匈奴人,该杀!

    甘宁年少的时候带人劫富济贫,对百姓秋毫无犯,却对付为富不仁的豪绅,所以才有了锦帆贼的称呼。他和张辽等人进入北地郡,得到匈奴四处抢劫的消息,已经是恨不得杀光匈奴人,为暴行报仇。现在麾下的将士杀了呼厨泉的骑兵,甘宁举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他沉声说道:“呼厨泉的人杀了就杀了,现在得击杀去卑才行。”

    禀报消息的士兵想不出办法,自动退开。

    甘宁麾下的士兵大多是大老粗,没有懂得行军布阵的,甘宁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甘宁也感到脑袋头疼,觉得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甘宁离开营地的时候,李儒就告诉了甘宁对付骑兵的办法。让每个士兵带上根四尺长的木桩,然后安放在官道的道路上,每隔四尺的距离安放根木桩,这样密密麻麻的安放木桩,足以阻拦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方法只能阻拦匈奴骑兵,想要击败匈奴骑兵却还是不够。即使甘宁麾下的士兵携带了火药,还是显得不够。

    要全歼匈奴骑兵,这些手段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为此,甘宁十分苦恼。

    他想要歼灭所有的匈奴骑兵,还要击杀去卑,这才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甘宁挠了挠头,却没想到办法。他站起身,在士兵来回的走动着,同时考虑着击杀去卑的办法。甘宁笑着和个个士兵打招呼,脸上却没有露出焦急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老五,水囊掉在地上漏水了。”

    个士兵挂在身上的水囊掉下,清水汩汩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清水流淌在地上,没有浸入泥土,形成滩小水泊。甘宁看着地面的清水,眼睛亮,嘴角浮现出抹笑意。他抹了把颌下虬髯上的冰渣子,想到了对付战马的办法。现在还每天黑,等天黑后气温骤降,那才是冷风呼啸,地面都会形成冰渣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更寒冷,也是甘宁行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甘宁召集麾下将领,开始布置任务。

    军的将领听完了甘宁的命令,没有因为夜晚行动就感到害怕。寒冷的天气无法影响士兵们的激情,他们有着腔热血,足以抵抗寒冷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晚上开始飘洒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甘宁看着白茫茫的大地,没有因为下雪而恼火,眼却闪烁着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天降大雪,气温更是寒冷,真是上苍都在帮助他。

    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都站在他这边,焉能不胜?甘宁声令下,带着士兵悄悄的朝匈奴骑兵的营地奔去。每个士兵身上都背着个直径为尺的瓦罐,还背着弓箭,而且身上还携带着火药,并且手还提着个木桶,可以说是负重很多。

    士兵们在雪夜行进很难,却没有怨言,齐心协力的赶路。

    有的士兵摔倒上,立刻有同伴把摔倒的士兵搀扶起来,继续赶路。甘宁看着齐心协力的士兵,更是心头火热。他带着士兵抵达匈奴骑兵营地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周围漆黑片,只有匈奴营地的火把还闪耀着火红的光芒。

    甘宁揉了揉冻得生疼的双手,看了眼身后受冻的士兵,心有些不忍,却又自豪无比。他耗费这么大的精力,终于抵达了匈奴营地。

    甘宁低声喊道:“钟树!”

    钟树站出来,抱拳说道:“大都督,末将在此。”

    甘宁压低声音说道:“打开所有的木桶,看看里面装的热水冻成冰块没有?若是冻成了冰块,弃之不用。提上没有冻成冰块的木桶,围绕着匈奴的营地四周泼水。老子要让匈奴营地周围全是厚厚的冰块,等他们骑马冲出营地,都摔倒在地上,成为我们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钟树咧开嘴笑,立刻转身,准备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甘宁还有些不放心,又拉住钟树,吩咐道:“小心点,谨慎点,手脚轻点,千万不能被现,否则切的计划都泡汤了。”

    钟树转过身,朝甘宁点了点头,然后去执行任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