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4章 太史慈射杀刘豹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弓箭射出,太史慈脸上浮现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眨眼间,弓箭就射到刘豹身后。

    刘豹察觉到危险,刚准备转身,胸口就传来阵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他的左胸已经被弓箭穿透了。让刘豹感到绝望的是穿过心脏的支弓箭。他感到阵阵撕裂的疼痛传来,甚至心脏跳动的力量越来越弱,眼前的景象也逐渐的模糊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豹回头看去,盯着白袍太史慈,心无奈。

    终究,还是太大意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的身边带着护卫,将他团团围住,纵然太史慈神射,也不可能射他。可惜切都完了,刘豹感觉眼前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,呼吸也不再平稳。

    “天不佑我!”

    刘豹惨叫声,双眼闭,身体歪就跌落马下,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太史慈大吼道:“刘豹已死,杀光匈奴人!”

    太史慈策马来到刘豹落马的地方,看了眼身上还插着弓箭的刘豹,没有任何同情。他看着开始溃逃的匈奴骑兵,心豪气万千,此战已经奠定了胜局,匈奴必败。匈奴骑兵后退,路过山谷下的时候,又生了混乱。

    地面有着许多大坑,战马冲上去后失去平衡,直接摔到,匈奴骑兵也是跌落马下,场面很快就混乱了起来,骑兵根本冲不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大坑是火药炸出来的,地面坑坑洼洼,很难通行。

    刘豹带兵从山坡下通过的时候,已经有几百上千匈奴骑兵被炸死,还有无数的战马受了伤倒在路上,阻塞了道路。

    这样来,匈奴骑兵只能堵在路上。

    无数的匈奴骑兵堵在起,人挤人,马靠着马,相互见不断地争夺道路,都想往前跑。可越是如此,越是跑不掉,因为拥挤而落马的匈奴骑兵也越来越多。这也给了山坡上埋伏的士兵机会,他们接连不断扔下火药,炸死匈奴兵。

    山坡下人群密集,火药旦爆炸,死伤的就不是几个、十多个人,而是几十上百个匈奴士兵,更让匈奴骑兵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逃不了,我们杀回去,杀回去!”

    名匈奴校尉大声吼叫,挥舞着手的钢刀,拨转马头迎向蜀军士兵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见此,纷纷拨转马头,又跟着匈奴校尉往回冲。

    太史慈见匈奴骑兵准备反抗,左手抄起支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了领兵的匈奴校尉。咻的声,弓箭脱弦而出,化作道流光在空划过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弓箭射匈奴校尉的喉咙,穿喉而过。

    个窟窿显露了出来,殷红的鲜血从喉咙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校尉睁大了眼睛,脸上带着恐惧的神色,喉咙嗬嗬作响,却不出任何声音。他骑着战马又跑了段距离,身体忽然像是被风吹起,落在了马下,继而被冲上来的战马踩到胸膛,整个人的胸膛都凹陷了下去,严重变形。

    校尉死,匈奴骑兵又失去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军的将领现道路难行,纷纷杀向太史慈,意图杀回大营。

    太史慈箭术通神,射出的弓箭例无虚,接连不断地对射出弓箭。每支弓箭射出后,都会射名匈奴将领。刻钟不到,太史慈箭壶的几十支弓箭竟全部射完,匈奴骑兵军的将领也几乎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太史慈眼珠子转,大吼道:“刘豹已死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他连番出手,射杀了无数匈奴兵的将领,已经震慑了匈奴兵。

    现在改变策略,开始招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太史慈也想诛灭所有的匈奴骑兵,但是不现实的事情。他麾下的士兵都是步兵,度慢,杀伤力不足,难以追杀匈奴骑兵。若是山坡下的道路没有被火药炸得坑坑洼的,而且还塞满了战马和匈奴兵的尸体,导致匈奴兵无法撤走,他杀不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太史慈若是选择继续和匈奴兵厮杀,不给匈奴兵条生路,即使取胜了,也是两败俱伤,他的士兵也得死伤大半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!我投降!”

    匈奴兵见识了太史慈的箭术,胆战心惊,立刻勒住战马,下马投降。

    匈奴兵没有了领头的人,更是难以抵抗。

    个个匈奴士兵翻身下马,不再抵抗。他们都是自觉的下了战马,然后放下手的武器,跪在地上等着蜀军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战场上的战事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史慈让麾下的士兵收缴了匈奴兵的武器,再收缴匈奴兵的战马,拿下了匈奴兵倚仗的战马和钢刀,才把所有的匈奴兵收押起来。

    清扫完战场,大军原地歇息。

    名偏将来到太史慈身旁,脸上带着兴奋的神色,说道:“将军,此战真是赚大了。您箭杀死刘豹,又诛杀了四十五个匈奴兵的将领,真是太厉害了。”顿了顿,偏将又说道:“此战杀死四千五百匈奴兵,俘虏了四千余匈奴兵,不过逃走了千余人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笑了笑,问道:“我军死伤如何?”

    偏将沉声道:“死伤五千多人!”

    提及这个数字,太史慈立刻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耗费了巨大的心力,让士兵们组成枪阵迎敌,而且还率先射杀了刘豹,都死伤了五千人多人,可见匈奴骑兵和蜀军步兵的差距太悬殊了。太史慈深吸口气,又问道:“刘豹有万精骑,现在骑兵都被控制起来,有多少匹战马?”

    偏将又兴奋的说道:“大人,有六千九百五十匹战马!”

    “近七千匹战马,不错!”

    太史慈这才露出了笑容,有了七千匹战马,只要让士兵稍加训练,就有了支能冲锋骑兵了。太史慈心也有些惋惜,若是没有让匈奴骑兵逃走,还能有更多的战马。他看向偏将,吩咐道:“再休息个时辰,然后返回大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偏将抱拳应下,转身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逃走的匈奴骑兵马不停蹄的赶路,没有歇口气,直接回到了营地。他们回营后立刻拜见呼厨泉,呼厨泉看着大帐狼狈不堪的士兵,听完匈奴兵禀报的消息后,已经是脸色铁青,心怒火汹涌。

    刘豹竟然死了,竟是被射死的。

    呼厨泉呼吸急促,恶狠狠的盯着方明,说道:“方明,你给本单于出的主意。说让刘豹和去卑分兵袭击冯翊郡和扶风郡,现在刘豹却被杀死,而且本单于连连受挫,也不敢再去攻打蜀军营地。你没有次是成功的,你说说,本单于要你何用?”

    方明额头冷汗直冒,心憋屈不已。

    刘豹失败了,是刘豹没能力,怎么能怪他呢?

    他心这么想,却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方明说道:“大单于,蜀军分兵袭击是做足了准备的。尤其是我们算漏了点,不知道他们有可以爆炸的利器,这也是曹丕没有告诉我们,才会对我军不利。奴才认为,现在应该派人去打探右贤王去卑的情况,如是去卑取胜,就可以迎接去卑的大军回营。若是去卑遭到了伏击,那就救援去卑,保证去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无奈的点了点头,让方明去执行。

    他希望去卑安然无恙,也祈祷着去卑能打个胜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