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3章 太史慈迎战刘豹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呼厨泉带兵返回大营后,顾不得身上的伤势,喝道:“传令,让方明来见。 <.﹤≦1≤Z≦W.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,奴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营帐外传来方明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营帐的门帘去卷起,出现了方明的身影。方明跌跌撞撞的走进来,髻蓬松,脸黢黑,身上的衣衫也是片片碎裂,露出穿在里面的棉衣。呼厨泉仔细的打量,现方明的两撇字胡卷曲了起来,颌下的三缕短须更加稀疏。

    呼厨泉见此,也乐了起来,没想到方明这么惨。

    呼厨泉笑问道:“方明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明脸上露出惊惧之色,叹息道:“大单于,奴才被蜀军投掷出来的小玩意儿炸到,胯下的战马被炸死,奴才就成了这幅模样。幸好奴才命大,才没有被炸死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哈哈笑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旋即,他的脸色阴沉下来,说道:“今日士兵死伤无数,你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方明知道躲不过,扑通声跪在地上,说道:“大单于,奴才也没料到蜀军会有这么多的手段,还有这么霸道的利器。他们有着会爆炸的利器,根本不怕我们攻击。幸好蜀军的兵力不足,而且没有骑兵,否则我们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暂时休兵,不出兵了。”

    方明立刻道:“大单于英明!”

    呼厨泉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也罢,也罢,那就休兵罢战吧,今日战后,士兵人心惶惶,已经从心底害怕蜀军,不适合出战。我们留在营,等刘豹和去卑击败了蜀军,率军回来后,再合力进攻蜀军。”

    方明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,心知道不会有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豹率军去攻击冯翊郡,只是进入境内,没有取得丰硕的战果。这时候,呼厨泉的命令传来,让他撤回泥阳县。虽说刘豹不情愿,却不敢违背命令,带着万精骑迅后撤。大军撤回北地郡后,迅的往前方赶路。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大军正在赶路的时候,名斥侯飞快的跑到刘豹身前。刘豹极为魁梧,目光如电,他看向斥侯,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斥侯回答道:“回禀左贤王,前方十里外的山坡上有百余山贼。”

    刘豹神色冰冷,沉声问道:“山坡下的道路如何?”

    斥侯仔细的回忆了番,朗声道:“道路极为宽广,不会受到阻拦。”

    刘豹沉声道:“山坡下的道路能让大军迅赶路,纵然小土坡上有百余山贼也不足为虑。不用搭理他们。继续赶路,早日赶回泥阳县。”

    斥侯转身离开,迅的离开。

    刘豹带着万精骑继续前进,很快就靠近了斥侯禀报的山坡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山坡上静悄悄的,没有现任何人。

    刘豹得到斥侯禀报的消息,知道山坡上的情况。他冷笑两声,却没有去惊扰山贼,因为百余山贼不值得他出手,而且山坡孤零零立在道路旁边,即使有些许树林遮掩,去也藏不下大军,山坡下是宽阔的道路,不可能设伏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刘豹没有闲工夫停留,继续往前赶路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继续往前跑的时候,山坡上冒出了个个脑袋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身穿破旧褴褛的衣衫,完全是山贼打扮。但是这群人却不是山贼,而是太史慈让麾下的士兵假扮的。

    因为人数少,刘豹不会在意,即使被现了,也不会影响太史慈后续的计划。其人盯着山坡下赶路的匈奴兵,喝道:“准备火药!”

    顷刻间,百余士兵拿着火药,点燃后奋力的往山坡下投掷下去。

    包包火药从山坡上飞出,落入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”

    火药落地后,立刻生了爆炸。

    百余包火药同时爆炸,虽然被炸死的匈奴骑兵不到千人,但队伍却遭到了影响,被打乱了阵型。尤其是战马受惊,更让匈奴骑兵生了混乱。

    山坡上的士兵继续投掷火药,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爆炸声,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的队伍,却越来越乱。

    刘豹回头看了眼后方混乱的队伍,眼露出凝重之色。他命令大军停下来,严阵以待,以免大军越来越混乱。可是火药使得骑兵人仰马翻,根本控制不住。刘豹眼珠子转,再次吼道:“继续赶路,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士兵混乱,唯有迅的冲过去,只要过了这个地方,就能避免混乱。

    当刘豹往前跑的时候,前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队蜀军士兵。

    这支蜀军足有两万人,领军的人是身穿白袍,手持镔铁大枪,胯下骑着匹大黑马的将领。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太史慈。他没有设下埋伏,而是正面冲击匈奴骑兵。太史慈看向刘豹,大吼道:“刘豹,太史慈在此恭候多时了,受死吧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太史慈猛然大喝,率军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趁着匈奴骑兵混乱,立刻冲上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知道匈奴的士兵都是骑兵,难以攻破,所以他率领的士兵分成了四个方阵,每个方阵五千士兵,都是手持大枪。这样的方阵纵然是遇到骑兵,也有战之力。

    刘豹见太史慈杀来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

    管你是什么方阵,他的骑兵照样能杀过去。即使队伍混乱,但匈奴骑兵看见了敌人,都会冲上去。刘豹挥舞着钢刀,率军迎向太史慈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两军相遇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撞上长枪兵,枪尖立刻刺入战马身体,出噗嗤噗嗤的声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枪刺无数的骑兵,将匈奴骑兵戳在马下。

    枪阵挡住了匈奴骑兵的第波攻击,但方阵最前排的士兵也被打得混乱开来,甚至被冲上来的骑兵斩杀。幸好军的士兵都是经过训练的,没有慌乱,立刻有士兵补上去,填补空挡,继续阻挡冲锋的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蜀军方阵缓缓前进,匈奴兵不断的冲杀。

    双方的死伤都在增加,没有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刘豹低喝声,手的钢刀扬起,猛然劈下。

    钢刀带着刺耳的锐啸声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太史慈神色不变,手的镔铁大枪挥,轻易的破掉了刘豹的攻击。他抖动着枪杆,使得枪尖晃动起来,像是繁星闪烁,却又非常凶狠,透着凛冽的杀机,让刘豹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和太史慈交手,立刻就明白了双方的差距。

    刘豹有蛮力,但太史慈力量强横,枪法精湛,远远不是刘豹能击败的。

    刘豹当机立断,挥到佯攻太史慈,然后趁机退走。

    太史慈眼见刘豹退走,却没有立刻追赶,而是把镔铁大枪插在身旁,右手从腰间取出柄铁胎弓,左手从马背的兜囊取出了支弓箭,搭在弓弦上。太史慈盯着后撤的刘豹,嘴角浮现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弓弦震动,弓箭脱弦而出。

    锋利的弓箭刺破了空气,直奔刘豹的后背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