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2章 呼厨泉罢兵休战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呼厨泉听了方明的分析后,心已经是片火热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琢磨后,也认为是蜀军不敢迎战,所以才布下这么多陷阱。两日后,呼厨泉屁股上的伤口结痂,左脚板下的伤也好了许多,不再疼痛。虽然呼厨泉不能骑马,但他却找了辆马车,率领着三万精骑杀向蜀军营地。

    这次,呼厨泉把方明带在身边,以便询问。

    呼厨泉杀向蜀军大营,也是吸取了教训。他先派了百人作为先锋,先步去探路。这样做,方面可以查探前方的道路上有没有陷阱;另方面也可以让士兵烧掉挡在道路上的木桩,方便他杀向蜀军大营。

    先锋兵烧掉了拦在路上的排排木桩后,呼厨泉大摇大摆的杀向蜀军营地。

    路疾驰,大军没有遇到阻拦,很顺利的赶路。

    来到蜀军营地前方,呼厨泉嘴角露出了笑容,终于到了蜀军营地。

    即使蜀军布置了拒马、箭楼、栅栏等各项防御工事,但呼厨泉信心百倍的认定自己能杀进去。正当这时,蜀军营地内出现了架架投石车,都对准了营地外的匈奴骑兵。投石车旁边还站着个个蜀军士兵,有的蜀军士兵手持火把,有的蜀军士兵拿着火药。

    这情景出现,呼厨泉本能的有些怵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蜀军是早有准备的。

    呼厨泉看向方明,问道:“方明,你说营内的蜀军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明想说他也不知道,但想到呼厨泉暴戾的性格,立刻改了口,说道:“大单于,蜀军营地内拜访的是攻城的投石车,但是却没有大石,很是古怪。不过,投石车周围有士兵拿着火把,估计是想要投放什么东西来烧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呼厨泉放声大笑,说道:“蜀军那点玩意儿,还想烧我,可笑,可笑!”

    此刻,呼厨泉心暗说自己太胆小,竟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呼厨泉哼了声,不屑的说道:“胡军只知道耍阴谋诡计,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切都是虚妄的。只要本单于声令下,数万匈奴骑兵就会起猛烈的攻击。本单于暂不下令,看蜀军能耍什么把戏。”

    方明说道:“大单于,时间长了容易生变,攻营吧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瞪了眼方明,摇头说道:“先不急,先让蜀军嚣张阵,再起攻击。反正我们抵达了蜀军大营,不会有意外。”事实上,呼厨泉是害怕大军冲上去又遇到陷阱,所以才没有下令攻击。呼厨泉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想法,  找了个理由搪塞方明。

    方明无奈,只得朝营地内的蜀军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张辽和黄叙走出来,站在营指挥士兵把火药放在投石器上。

    “点火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士兵们点燃了火药的引线。

    投石车嘎吱嘎吱的运转起来,猛地往外抛,燃烧的火药呼啸而出,掠过营地,飞向了站在营地外的匈奴骑兵。这轮攻击,足有上百架投石车射火药。道道火蛇在空乱窜,窜向营外的匈奴兵,迅落下。

    呼厨泉的马车在大军央,却见包火药朝他飞来,距离越来越近。呼厨泉不以为意,笑说道:“不过是引火的东西罢了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火药在距离呼厨泉六尺远的地方爆炸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胯下的战马被炸死,匈奴骑兵也被炸得血肉模糊。方明距离火药爆炸的地方只有五尺远,胯下的战马也受了惊吓,连带着方明也是心怵,不停地勒住战马,想要让战马平缓下来。但是周围却不断的响起爆鸣声,匹匹战马受惊后,吓得嘶鸣乱跑。

    顷刻间,骑兵阵脚大乱,匈奴骑兵也是大声的吼叫着,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爆炸声,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战马的嘶鸣声,士兵的惨叫声,仍在接连不断的响起。

    轮火药攻击,打乱了匈奴骑兵的节奏。

    呼厨泉坐在马车上,开始很悠闲,而且非常的舒适,屁股的伤也没受到什么影响。但是爆炸声四起,战马受惊,拉着马车的马儿也是乱窜乱跑。呼厨泉坐在马车上,连番让驾车的马夫稳住马车,可是马儿不受控制,不停地颠簸着。

    不会儿,呼厨泉的屁股上刚结痂的伤口崩裂开来,血流如注,会儿就染红了呼厨泉屁股后面的裤子,留下两个斑斑血痕。

    呼厨泉暗恨方明没有见识,竟然不认识会爆炸的玩意儿,导致大军受挫。

    他左右瞅了瞅,现方明不知道挤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张辽见火药杀伤匈奴奇兵,没有停下,继续让营内的士兵投射点燃的火药。包包火药破空而出,不断的飞向营地外的匈奴骑兵,落在地上轰然炸裂。地上出现个个大坑,让匈奴骑兵心惊胆战,生怕被炸死。

    呼厨泉见队伍混乱,大吼道:“攻营,立刻攻营!”

    他命令士兵攻营,想改变局面。

    但是战马不受控制,士兵们也各自在逃命,没人听从呼厨泉的命令。

    呼厨泉看了眼蜀军营地内的情况,现蜀军士兵还在接连不断地投放会爆炸的利器,心片冰冷。他扫了眼周围的匈奴骑兵,心更是阵疼痛。因为骑兵们相互乱窜,有的战马和战马碰撞在起,匈奴骑兵立刻摔落在地上,还没来得及站起身,就被其余的战马踩到身体,命呜呼。有的士兵落马后站起身,却又被撞翻在地上,也是被踩死。

    自相残杀!

    呼厨泉只想到了这个词语,却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蜀军营地外死去的匈奴骑兵越来越多,越来越乱。呼厨泉心无奈,下令道:“传令,撤军!”命令传递下去,匈奴士兵立刻大喊后撤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,如同潮水般后撤。

    他们耀武扬威的杀了过来,却又灰溜溜的逃走。

    黄叙准备率军追杀,却被张辽阻止。

    表面上匈奴骑兵的确被打退了,但若是蜀军去追杀,旦远离大营,匈奴骑兵还可以反戈击,蜀军步兵就会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故此,张辽阻拦黄叙追击。

    张辽和黄叙看着离开的匈奴骑兵,吩咐士兵小心戒备,然后回到营。

    张辽目光看向李儒和庞统,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,沉声道:“这次凭借着火药出其不意的攻击,击退了匈奴骑兵。但是呼厨泉有了经验,下次就难以击退呼厨泉了。再者,今日战,营的火药几乎用完了,若是匈奴兵再次杀来,不好抵挡啊!”

    李儒笑所道:“大人,呼厨泉骤然遇到火药,匈奴骑兵也是头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必定是肝胆俱裂,不敢再来。况且呼厨泉不知道我们有多少火药的,大人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庞统也是点头说道:“大人,呼厨泉连番受挫,士气低迷。今日又遭到火药的攻击,已经是气势不再。统料定呼厨泉不敢轻举妄动,因为他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手段。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守住营地,等着甘宁和太史慈的消息,旦歼灭了左贤王和右贤王,就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辽微微颔,暗暗祈祷甘宁和太史慈能取胜。

    黄叙却挠了挠头,露出无奈的神情,留在大营却不能上阵厮杀,真是无聊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