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1章 算准了呼厨泉的举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打探消息的士兵听了呼厨泉的命令,犹豫的说道:“大单于,蜀军每布下个陷阱,必定是有用处的。  ≦.≤1ZW.我们若是贸贸然的挖掉地上的木桩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

    呼厨泉破口大骂道:“屁的危险,不过是几根木桩而已,就把你们吓到了,你们自己想想,还是匈奴的勇士吗?”这句话说出来,周围的士兵都不说话了,迅的往前冲,要拿下前方的木桩。

    “嚓咔!嚓咔!”

    很快,前方传来匈奴骑兵的劈砍木桩的声音。

    正当匈奴兵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道路前方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。放眼看去,却是队蜀军士兵杀了过来。呼厨泉盯着前方出现的蜀军,眼闪过怨毒之色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,拿下前方的蜀军。可是前方有着近十丈远的木桩,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前方的木桩,像是条天堑,挡住了道路。

    呼厨泉心气愤,大吼道:“无胆蜀军,有本事和老子真刀真枪的拼杀。”

    “呼厨泉,你是脑子进了水,还是被驴踢了,傻了吧。”

    木桩前方传来阵讥讽声,黄叙率领士兵杀了过来。黄叙手的长刀指向乌桓骑兵,大喝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声令下,抵达的蜀军士兵立刻分散开来。

    第排的蜀军士兵手持弓箭,迅的蹲下;第二排的士兵站立着,手也拿着弓箭。两排弓箭手瞄准了木桩对面的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黄叙面色冷峻,大喝道:“放箭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!”

    密集的弓箭破空而出,划过天际,射向正在劈砍木桩的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弓箭射在匈奴骑兵身上的软甲,立刻破开了铠甲,刺入血肉。

    顷刻间,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很近,只有十多丈,弓箭射出去的度快、力量大,使得无数的乌桓兵倒在了地上,甚至部分战马都被弓箭射,了疯似的乱窜乱撞,让匈奴骑兵的阵型再次乱了起来。轮弓箭射出,前面两排的弓箭手退下,又是两排弓箭手站上来,搭弓射箭。

    轮轮的弓箭射出,像是蝗虫掠过。

    呼厨泉见士兵的死亡率太大,无奈的大吼道:“撤,立刻后撤!”

    呼厨泉盯着蜀军士兵,目眦欲裂,恨得牙痒痒。但是道路上有密集的木桩拦住道路,阻碍骑兵冲锋,所以冲不过去,再加上密集的弓箭射来,他只能后撤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迅后撤,撤出了弓箭手的射程。

    黄叙见匈奴兵撤走了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若是蜀军士兵和匈奴骑兵硬碰硬的厮杀,蜀军的步兵还欠缺定的火候,难以取胜。但是想要防守,却有的是手段。等呼厨泉带兵退走,黄叙留下了几个士兵看守,然后带着大军回营。

    回到营帐,黄叙哈哈大笑道:“李先生、庞先生,你们两人真是绝了。个接着个的陷进设计出来,使得匈奴骑兵损失惨重。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张辽脸上也带着笑容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今日战,不仅挡住了呼厨泉的攻击,还大挫匈奴骑兵的威风,更是杀伤了上千的匈奴骑兵,这是了不得的战果。

    不费兵卒取胜,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庞统摩挲着毛茸茸的下巴,说道:“呼厨泉连番受挫,必定不会罢休。此次回去后,肯定还会再来,而且可能会使用火攻。”

    “火攻?”

    黄叙眨了眨眼,立刻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木桩拦在道路上,匈奴的骑兵无法冲过去,用火攻则可以烧毁道路前方的木桩。旦木桩消失,匈奴奇兵就能继续推进,攻向蜀军营地。

    张辽问道:“士元,你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庞统沉吟片刻,脸上露出坏笑,说道:“张将军,我们率领大军北上的时候,工部尚书马均考虑到营没有骑兵抵挡匈奴骑兵,给了许多的武器。其种武器是火药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用使用火药呢?”

    张辽皱眉说道:“士元,太史慈和甘宁出战的时候,带走了部分火药,军剩下的火药不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火药不是弓箭,弓箭可以大批量的生产,但火药需要节省,所以张辽极为节省。

    李儒笑说道:“张将军,我们的目的是歼灭匈奴骑兵。只要能歼灭敌军,那就可以执行。我们连番挫败匈奴骑兵,打击匈奴兵的士气。若是让匈奴人抓到点机会,立刻就会让此前的安排功亏篑。现在正是使用火药的时候,必须要打得呼厨泉心惊胆颤,让匈奴兵忐忑不敢进攻,这才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张辽点头说道:“就依士元和李先生的,你们着手处理。”

    庞统和李儒点了点头,开始谋划这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呼厨泉气哼哼的率军回营,他走路都是瘸拐的。尤其是呼厨泉两个臀瓣受伤,再加上左脚又被刺伤,站立的时候只有靠右脚支撑着,而且又不能坐着,更是难受。

    回营后,呼厨泉先是包扎了番,才把方明找来。

    方明看着面色铁青的呼厨泉,拱手道:“奴才见过大单于!”

    呼厨泉哼了声,没好气的说道:“本单于率军去攻打蜀军营地,却屡屡遇到陷阱,连番受挫。这次先是被蜀军设下大坑埋伏,后又遇到蜀军挖的小坑,最后又遇到根根木桩挡在路上,还被蜀军射杀阵,士气受挫。这是你的建议,却遭到蜀军的抵挡。你说说,这是怎么回事?若是做不好,老子将你拖下去砍了。”

    方明说道:“大单于,大军虽然受挫,奴才却认为这已经看清了蜀军的本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本质?”呼厨泉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方明笑吟吟的说道:“大单于,您仔细的想想,若是蜀军力量强大,势必会和大单于较高下,来个沙场对决。可是蜀军偏偏不敢迎战,反而耍弄阴谋诡计,这必定是蜀军不敌大单于,才会这样做的。只要大单于率军杀入蜀军营地,必定能战而胜之。大单于,这是好事啊,只要冲过去,就能取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点了点头,认可了方明的话。

    旋即,呼厨泉又说道:“方明啊,你说的话有道理,但是前方的道路上插着根根木桩,挡住了去路。我纵然是想要杀过去,也难如登天。尤其是旦派遣士兵去破坏木桩,立刻就有蜀军射出弓箭,难以成功啊!”

    方明笑道:“大单于,破掉木桩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呼厨泉摆手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方明说道:“对付木桩,自然是选用火攻。只要派遣少数士兵到木桩旁边,扔下无数的干草,才让士兵射出火箭。把大火少了木桩,就可以继续前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!妙!妙!”

    呼厨泉连连称赞,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可惜,他却不知道庞统和李儒早已经算到了他们下步的举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