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7章 贾诩带兵凯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法正带着大军赶来,没有让麾下的士兵冲上去厮杀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

    他的任务是拿下楼班,赵云的任务是击杀蹋顿,司马懿和陈到的任务是攻破乌桓大营。三个人各有任务,而且司马懿击溃了乌桓兵,很快就能歼灭留守乌桓大营的士兵。法正若是横插脚,也只能是画蛇添足。

    法正和司马懿看着局势的展,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乌桓兵大势已去,不可能挽回了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乌桓兵四周围得水泄不通,被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只见陈到骑马狂奔,劈波斩浪般杀入乌桓兵里面。他手持大枪,厉声吼道: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长枪探出,如毒蛇吐信,直接刺穿了前方乌桓兵的脑袋。

    陈到出手迅,或是抡枪砸下,或是挥枪刺出,每次都会带走个乌桓兵的性命。眨眼功夫,陈到杀出了条血路,迫使乌桓兵不敢靠近,并且逼近了谷碎河。陈到嘴角勾起笑容,大吼道:“谷碎河,蹋顿和楼班必死无疑,你活着也没有意义了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大枪抖,枪尖化作道流光,刺向谷碎河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谷碎河神色凝重,赶忙挥刀格挡,刀刃劈在枪杆上,枪尖偏离了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见枪尖转向,谷碎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谷碎河却没有料到陈到抖大枪,枪尖又晃动起来,枪头瞬间又弹回来,对准了谷碎河的身体。谷碎河来不及闪躲,就感觉身体疼,枪尖在他的左肩划过,留下了条殷红的血痕,鲜血流出,染红了左肩的衣衫和铠甲。

    谷碎河忍着痛,心却片冰凉。

    他有点蛮力,却不是陈到对手,不可能取胜。

    谷碎河当机立断,大声喊道:“陈到,我愿意投降,我投降。”他躲避着陈到的大枪,边大声嘶吼,希望陈到能放他马。

    陈到心如铁石,挥枪把挡在身前的乌桓兵杀掉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蹋顿和楼班是必死无疑的,你已经没有价值了,准备受死。”

    谷碎河见没有希望活下来,也了狠。

    他恶狠狠的盯着陈到,眼闪烁着阴狠的神色,癫狂的吼道:“陈到小儿,你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会让你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谷碎河调转马头,准备攻击普通蜀军,他杀不赢陈到,那就沙些普通士兵。

    可惜,陈到紧追不放,谷碎河甩不掉陈到。

    谷碎河心无奈,吼道:“陈到小儿,本将和你拼了。”死到临头,谷碎河也知道自己逃不过,也没有机会了,只能拼死搏。

    赵云冷笑两声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到低吼声,手的大枪瞬间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枪尖撞在谷碎河的钢刀上,出叮的声脆响,但陈到抖枪杆,枪尖又对准了谷碎河的身体,噗嗤声刺入谷碎河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谷碎河惨叫声,忍痛继续挥刀,想和陈到命换命。

    拼死搏,死也要拉上陈到。

    可惜,陈到的武艺远谷碎河,陈到握紧枪杆,使劲的往右撩,枪尖噗嗤声从谷碎河的身体滑出,而谷碎河身体失衡,竟然从马背上飞了起来,跌落在马下。谷碎河皮粗肉厚,又迅站起来。不等谷碎河逃离,陈到再次出枪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枪尖不偏不倚的戳谷碎河的眉心,刺穿头颅,戳碎头骨,把谷碎河杀死。

    谷碎河死,乌桓兵纷纷求饶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等到的都是冰冷的刀锋。不管是法正,还是赵云,亦或是陈到,都已经统了意见,不放过任何个乌桓兵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喊杀声持续了个时辰,最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都是蜀军士兵,不再有乌桓兵。

    陈到命令士兵把乌桓兵的尸体收拢起来,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当陈到让士兵火烧乌桓兵尸体的时候,赵云也率军赶了过来,来到法正和司马懿身旁。赵云看着忙碌的陈到,目光看向法正和司马懿,笑说道:“孝直、仲达,我们击杀了蹋顿、楼班,又剿灭了乌桓大营,算是完成任务了。再加上贾先生带着黄忠和典满深入乌桓腹地,这战下来,乌桓人死伤无数,元气大伤,可能会往北迁徙,再不敢南下了。”

    法正笑道:“和先生出手,能逃走的乌桓人太多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冷声说道:“孝直说得有理,但乌桓人该杀,此次不杀,以后他们还会南下。虽说屠戮手无寸铁的乌桓老弱不道义,但乌桓人屠杀代郡的百姓,同样是残忍屠杀。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边塞的百姓能活得更好,至于乌桓人的死活,管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很快,陈到解决了事情,来到赵云、法正和司马懿旁边。

    赵云说道:“事情已经解决,我们前往乌桓大营,把困在营的百姓解救走出来。”几人达成了共识,朝乌桓大营行去。进入大营后,赵云把营的女人全都放走了,然后命令士兵搬走乌桓大营里面囤房的粮食。

    最后,赵云让士兵放火把乌桓大营烧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接下来,赵云才带着大军进入代县。

    赵云、法正、陈到和司马懿商议番后,在城开设粥棚,赈济家破人亡的百姓。同时,又吩咐士兵开仓放粮,让活下来的百姓能渡过寒冬。

    个月时间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法正和司马懿处理着代郡的事物,很快稳定了代郡,使得代郡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代县显得有些凄凉,却也能从百姓脸上看到丝笑容了。

    这日,代县的城门敞开着。

    城门口站着法正、赵云、陈到和司马懿,以及众士兵。城外的道路两旁,还有着无数的百姓。所有人都眺望远方,看着逐渐靠近城池的支队伍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的士兵衣衫褴褛,身上还有着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眼看去,很落魄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衣服已经破旧了,但双眸子却炯炯有神,眼还闪烁着兴奋的神色,脸上也洋溢着畅快的神情。士兵们身上满是污垢,甚至散着恶臭。饶是如此,道路两旁的百姓没有人露出厌恶的表情,而是大声的欢呼着。

    因为这群人是英雄,是无数百姓心的保护神。

    这些人,正是贾诩和黄忠率领的队伍。

    贾诩在乌桓人的腹地屠杀番后,启程返回,半路上就把消息传回。赵云得到消息后,又把消息告诉了城的百姓。百姓们得知贾诩等人深入乌桓腹地,斩杀乌桓人,都是心激动,所以才有无数的百姓在城外迎接黄忠等人的回归。

    贾诩、黄忠和典满骑马走在最前方,昂挺胸,极为精神。

    贾诩瘦了圈,却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他看向旁边的黄忠和典满,瘦削的面颊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激动的说道:“汉升、阿满,今日战,我们都将会在史册上留下笔。尤其是乌桓人被杀得片甲不留,只剩下很少的部分人逃往北上的不毛之地,想想都畅快啊!”

    典满双手提着大锤,说道:“和先生,此次出战的确值了。”

    黄忠捋了捋颌下灰白的胡须,说道:“能在暮年扫荡乌桓,扬威塞外,的确是人生大快事,纵是现在死了都值。”黄忠的目光在周围扫过,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的百姓,胸充满了自豪,感觉生从未有过的畅快

    他跟随王灿来,也是立下了不少的功勋,可这次深入乌桓腹地,虽然没有杀死什么当时名将,却是最痛快的。

    三人说说笑笑,带着大军入城。

    法正、赵云、陈到和司马懿见黄忠等人回来,立刻迎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