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6章 围杀乌桓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谷碎河带着士兵逃窜,跑路的度贼快,渐渐和蜀军拉开了距离。≯≧≥ ﹤.<≦1﹤Z﹤W<.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双方拉开了里路的差距。

    眼见蜀军被甩在后面,谷碎河心也松了口气。即使丢了大营,好歹把大半士兵保存了下来。没有了女人可以再抢,没有了粮食可以再抢,但没有了士兵,就抢不回来了。谷碎河看向前方,眼睛蓦地睁大,眼眸出现了黑压压的片人影。

    “蜀军来了,蜀军来了!”

    不知是那个士兵先吼了句,士兵们放眼看去,现前方出现了无数的蜀军。

    这些蜀军不是摆出方阵冲杀,也不是散乱的冲锋,而是形成条弧形,包围了所有的乌桓兵,把乌桓兵各个方向的道路堵死了,只剩下返回大营的路。这样来,谷碎河率领的乌桓兵成了瓮之鳖,难以逃出去。

    谷碎河眉头紧蹙,知道从右营突围是计了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大吼道:“不管前方有多少蜀军,我们都要杀过去,冲啊!”

    声令下,谷碎河身先士卒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乌桓骑兵知道避无可避,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必须往前冲。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,也得咬紧牙关冲过去。

    蜀军后方,司马懿盯着奔袭而来的乌桓兵,嘴角浮现出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朝身旁的士兵吩咐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顷刻间,呈弧形分散开来的几千名蜀军士兵全都取出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了冲来的乌桓兵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遮天蔽日的弓箭飞射出去,似倾盆大雨倾斜在乌桓兵。

    司马懿让蜀军士兵摆开的是弧形,当所有士兵射出弓箭后,密集的箭雨是朝着处在心的乌桓兵射去,使得乌桓兵没有逃避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后左右,都是锋利的弓箭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箭雨射出,足有两千余乌桓兵被射死、射伤。

    谷碎河心痛的看着被杀死的蜀军,心如刀绞,目眦欲裂,他扯开嗓子竭力嘶吼道:“乌桓的勇士们,杀过去,杀死狗娘养的蜀军。”

    这刻,谷碎河已经是怒气冲霄,但心又升起深深的无奈。与此同时,谷碎河更是认定汉人狡诈狠辣,先是利用大军三面攻营,迫使他带着士兵从右营突围。然后杀出伏兵,把他包围了起来,连串的手段让他应对不急。

    密集的弓箭,仍在不断地射出。

    死伤的乌桓兵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谷碎河身边的士兵本就不多,在营地被杀了近两千人,损失了五分之的兵力。现在被弓箭射杀阵,麾下的士兵又死伤了三千人以上,兵力损失过半。好在谷碎河身边还有部分骑兵,有两千余人。

    有了这支强劲的力量,还是有定的机会冲出蜀军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很快,乌桓兵靠近了杀来的蜀军,双方的距离只有十丈远。

    司马懿审时度势,大喝道:“弓箭手退后,盾牌兵、长枪兵、长戈兵迎敌。”

    对付骑兵最常用的办法,是利用盾牌、长枪、长戈的组合迎敌,盾牌挡住战马冲锋,长枪和长戈制敌。只见面面盾牌竖立在地面上,杆杆锋利的长枪斜向上刺出,而锋利的长戈却是放在地上,专门用来钩断战马的马腿。

    这样的攻击手段,是司马懿早早准备好的的,等着乌桓的骑兵杀来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谷碎河眼抹惊恐之色,却只能继续往前冲。不过谷碎河却放缓了度,很快被其余的乌桓骑兵过,冲向蜀军的阵势。

    战马冲向手持盾牌的士兵,还没来得及靠近,半空就有密集的长枪刺出,或是刺了骑马的士兵,又或是刺了正在奔跑的战马。与此同时,地面上的长戈迅探出,勾住战马的马腿,猛地拉动,战马的马腿受伤,立刻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乌桓骑兵是分散开来的,蜀军也不是方阵,是道弧形。

    这样来,第个回合被杀死的乌桓骑兵非常多。

    近两千乌桓骑兵,死伤半,足有千余乌桓骑兵被杀死。这样的结果更是让谷碎河心难受,但他也面对着死亡的威胁,若是不能攻破蜀军的防线,必定是无处可逃。尤其是陈到率领蜀军追了上来,若是再不突破防线,剩余的士兵遭到前后夹击,就更是难以突围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长枪接连不断的刺出,蓬蓬鲜血喷溅出来,死伤的乌桓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不过,乌桓骑兵奋力冲撞,盾牌、长枪和长戈兵组成的阵势终究没能坚持住,被破开了个口子。谷碎河心松了口气,带着士兵迅突破,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司马懿坐镇后方,见谷碎河突破,吩咐道:“传令,让第波的盾牌兵、长枪兵推开,不用继续抵挡乌桓兵。”

    士兵得令后,立刻摇动令旗。

    盾牌兵、长枪兵和长戈兵看见旗号后,立刻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从乌桓骑兵突破的口子分别往左右两侧散开,给乌桓兵让开了条道路。这下,无数的乌桓兵继续往前冲,没有受到任何阻拦。但是他们看到前方的情况后,都傻了眼。谷碎河更是目瞪口呆,骑在马上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?

    五丈外,又是拨盾牌兵、长枪兵和长戈兵组成的组合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,依旧呈弧线包围了乌桓兵。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谷碎河倒抽几口凉气,脑嗡嗡作响,眼前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气得胸膛起伏,张嘴就吐出了口鲜血,脸色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前方有蜀军,若是杀退了前方的蜀军后,还有拨蜀军该怎么办呢?那时候,他麾下的骑兵已经损失殆尽,只剩下群残兵,力量薄弱,又该怎么抵抗呢?

    可惜,谷碎河没有停留的机会。

    陈到率军逼近,甚至先前撤往左右两侧的蜀军也开始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过去!”

    谷碎河心升起阵无力感,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这次,乌桓兵冲击的力量大不如前。步兵力量不足,但骑兵只剩下几百人,尤其是乌桓骑兵遇到长枪、长戈和盾牌兵组合的阵型,这些人根本冲不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谷碎河率领的乌桓兵已经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司马懿骑马站在后军,笑吟吟的盯着战场上的局面。看见乌桓骑兵死伤越来越大,已经无法突围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大局已定!”

    这时,法正带着柳河、叶统等人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法正骑马来到司马懿身旁,扫了眼战场上的局势,说道:“仲达兄,我原想着来支援,没想到仲达兄已经胜券在握,不需要我们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笑道:“孝直兄歼灭了楼班,也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笑晏晏,看着战场上局势的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