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5章 谷碎河入瓮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拿刀来!”

    谷碎河猛然大喝,立刻有士兵拿着柄钢刀递到了谷碎河手。≥  <.﹤﹤1≦Z<W.

    他翻身上马,竭力大吼道:“乌桓的勇士们,蜀军攻打营地,我们抓捕的女人和抢到的粮食很可能被蜀军夺回。想抱住女人和粮食的,随我起冲。凡杀敌十人以上的士兵,赏赐个女人;凡是杀敌五十人以上的士兵,营的女人任由他挑选三个;杀敌百人以上的,任由他挑选十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乌桓士兵听了后,兴奋了起来,眼冒光,嗷嗷叫着冲向杀来的蜀军。

    谷碎河的话,瞬间就把留守营地士兵的力量挥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到率领万蜀军精锐杀到乌桓前营,见乌桓兵很快就集合了,而且气势高涨,心下颇为惊奇。他率军起突袭,而且乌桓大营人数少,战斗力低,却没想到乌桓人骤然遭到袭击,却还能稳住混乱局面。

    陈到深吸口气,提枪指向乌桓大营内的乌桓兵,大吼道:“乌桓人杀我兄弟,抢我姐妹,凶残成性,今日血债血偿,随我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陈到马当先,率先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哒哒的马蹄声响起,陈到很快就冲到营地门口,迎向杀过来的乌桓兵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长枪连连挑出,枪尖闪烁,就见六名乌桓士兵倒在地上,脖子上都有着个血洞。陈到却不甘如此,目光扫,在乌桓兵来回的打量着,寻找乌桓兵的主将。

    很快,陈到的目光就落在了谷碎河身上。

    谷碎河目光和陈到的目光碰撞,心冷。两人对视的瞬间,谷碎河就觉得自己不是陈到的对手,若是交手,必定被陈到击杀。谷碎河没有冲上去杀死陈到,因为冲上去后死的人肯定是他,所以躲在人群指挥战斗。

    陈到想逼近谷碎河,却被乌桓兵缠住,脱不了身。

    谷碎河见此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不管陈到的武艺多厉害,但陷入了乌桓兵的包围,终究会有力竭的时候。只要陈到冲不到他身边,就不会有危险。陈到见无法摆脱乌桓兵,反而不急着冲过去。他静下心来,全力的杀死身边的乌桓兵,率领蜀军士兵冲杀。

    陈到像是柄尖刀,迅的戳入乌桓兵。

    在陈到的率领下,蜀军士兵紧随其后,迅的破开了乌桓兵构建起的防线,不断深入,扩大局面,把胜局掌握在自己手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忽然,名士兵跑到谷碎河身旁,脸上露出慌张的神情。

    谷碎河皱眉问道:“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士兵急促的说道:“将军,后营出现了大量的蜀军,估计有两万人。他们猛攻后营,士兵们挡不住了。现在大军都集在前营迎击陈到,后营空虚,力量薄弱,恐怕是抵挡不住蜀军猛烈攻击的,请将军派兵支援。”

    谷碎河挠了挠头,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营力量不足,可蜀军却采取多方位进攻,这可为难谷碎河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怎能办啊?”

    士兵见谷碎河没有回答,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谷碎河想了想,沉声吩咐道:“分出三千士兵,让他们赶往后营叮嘱蜀军的攻势,稳住局面。必要时候,可以迫使营的女人当做挡箭牌,挡住冲锋的蜀军,阻止蜀军进攻。”谷碎河也不是善茬,立刻就想到了利用女人作为保护伞。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有名校尉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谷碎河皱眉问道:“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校尉抱拳道:“将军,左营外又出现了大量的蜀军。由于左营防守疏松,蜀军已经破开了营地,杀入营,请大人派兵支援。”

    谷碎河张大了嘴,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还站在旁边的士兵,以及刚刚跑过来禀报消息的校尉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后营若是派去三千人,左营至少也需要三千人,前营剩下的就不到四千人了。这样分散的兵力,肯定是挡不住蜀军的。

    “将军,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校尉和士兵同时问了声,都觉得头乱麻,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谷碎河看了眼陈到所在的位置,现陈到距离他已经越来越近,而且陈到浑身浴血,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乌桓兵了。最重要的是乌桓军没有能挡住陈到的将领,导致陈到越战越勇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陈到勇猛无敌,也间接鼓舞了周围的蜀军士,使得蜀军迸出股战无不胜的气势。谷碎河看见这样的情况,心已经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撤出营地!

    此刻,只能这么办了。

    因为即使是万士兵都放在前营抵挡蜀军,也挡不住陈到的攻击,更何况是分兵抵挡。谷碎河沉声说道:“眼下前营、后营和左营都是蜀军,唯有右营还没有蜀军攻打,我们立刻从右营突围,再伺机寻找出营的大军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谷碎河喝道:“传令,从右营后撤。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立刻去办。”

    校尉抱拳行礼,立刻转身离开。士兵却留在原地,问道:“将军,我们若是离开了大营,那营地的粮食和女人呢?是不是裹挟着起带走?”

    “蠢货,你要命还是要女人?”

    谷碎河脚踹在士兵身上,脸上也露出丝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可惜了,这么多美貌如花的女人得留给蜀军,他肯定是不能享用了。

    蓦地,谷碎河脑突然浮现出蹋顿和楼班的情况,觉得令人可能遇到了棘手的事情。蜀军攻打营地是策划好的,而蹋顿、楼班率军出战,必定也会遭到攻击。谷碎河不敢多想,立刻带着士兵往右营的方向突围。

    “撤,立刻往右营撤,只要杀出去,我们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谷碎河大声嘶吼,骑马朝右营突围。

    陈到盯着谷碎河撤退的方向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司马懿眼光果然精准,围三缺的攻击,乌桓兵放弃了后营的女人和粮食,选择了撤退。陈到心兴奋无比,大吼道:“儿郎们,乌桓兵已经成了缩头乌龟,杀过去,杀光乌桓人。为死去的百姓报仇,为死去的兄弟报仇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到竭力嘶吼,率军掩杀后撤的乌桓兵。

    这刻,嚣张不可世的乌桓人狼狈逃窜,成了丧家之犬。蜀军士兵提着汉刀,大声吼叫着杀上去,挥刀劈砍,杀死了逃窜的乌桓兵。

    谷碎河带兵逃窜,回头瞅了眼身后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看见乌桓勇士死在蜀军刀下,心无比的悲恸。诺大的营地竟然被蜀军攻破,等见到了蹋顿后,他该怎么交代呢?谷碎河摇了摇脑袋,只能尽量的带兵往前冲。出了营地后,周围的地势下辽阔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方是条宽阔的大道,没有山坡,没有树林,也没有河道,能够快的赶路。谷碎河心大喜,吼道:“加赶路,甩开蜀军。”

    乌桓兵迅奔跑,陈到带兵跟在后面,死追不放。

    陈到带着士兵追赶,脸上的笑容愈加的璀璨起来,因为事情的展都是按照司马懿预料的方向展的,这无疑是最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