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3章 赵云杀死蹋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羽停顿片刻,给了士兵准备的时间,然后挥臂吼道:“放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!”

    密集如雨的弓箭朝山谷**去,转眼间就传来噗嗤噗嗤的声音。 .弓箭射入乌桓骑兵身体,迸溅出蓬蓬的鲜血,溅落在地上,把地面的石头都染上了斑斑血迹。这轮射击,谷内的许多乌桓士兵被射成了刺猬,浑身都是轻轻晃动的弓箭。

    虽然支弓箭的杀伤力没有巨石的威力大,甚至于射不士兵,但无数的弓箭密集射出,远远过了大石的威力。

    轮射击后,足足有三百多乌桓士兵被杀。

    这刻,蹋顿无疑是最郁闷的。

    他带着乌桓兵后撤,想要尽快的逃回大营,所以跑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然而,山谷的出口被堵住,他瞬间就成了跑在最后面的人。密集的弓箭射下来,蹋顿面临的危险更大。好在蹋顿武艺不错,力量大,不断地挥舞手的钢刀,拨开了射来的弓箭,才没有被弓箭射到。可是他被乌桓兵堵住的道路,无法快的逃走。

    更为难的是先前跑入山谷,路通畅,没有大石堵住道路,所以度很快。

    此刻,块块千斤巨石落在地上,道路难行,战马也跑不动。

    蹋顿只得翻身下马,牵着马继续前进,同时他也是借助战马庞大的身躯护住身体右面的弓箭,至少不会太被动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几支弓箭射来,射了战马的身体,却没有射要害。

    战马仰头大声悲鸣,却只能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张羽盯着躲在战马旁边的蹋顿,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,沉声喝道:“拿弓箭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名士兵拿着张大弓以及壶弓箭走了过来,恭敬的把弓箭递给了张羽。张羽接过大弓,试了下弓弦,而后拿起支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了蹋顿的战马。山谷的高度只有六丈左右,距离不是太远,张羽近距离射击,还是有很大机会射的。

    箭射死蹋顿的战马,蹋顿就暴露在弓箭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张羽低喝声,弓弦震动,弓箭脱弦而出。,

    蹋顿听见弓箭的破空声,脸色大变,可双方的距离太近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弓箭已经射了战马。更可怕的是箭头不偏不倚的射在战马的脑袋上,箭尾还在微微的晃动着。

    战马悲鸣几声,还保持着继续往前走的姿势。

    弓箭夺走了战马的生机,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,蹋顿也暴露在弓箭。

    山谷两侧的弓箭,都瞄准了蹋顿。

    张羽大吼道:“对准蹋顿射,务必将蹋顿射杀。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弓箭手都瞄准了蹋顿,密集的弓箭射下去,射杀了蹋顿周围的士兵,几支弓箭险些射蹋顿。

    这时候,蹋顿颗心都吊了起来,非常紧张,生怕被弓箭射。他脚下生风,在块块大石上来回腾挪,并且迅的躲在士兵,避开射来的弓箭。蹋顿时不时的抬头看眼前方,眼见距离山谷的入口越来越近,心下也越来越激动。

    杀出山谷去,再带着士兵逃走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的地步,蹋顿知道再也不可能保全自己的力量,只要能逃出去,那就很好了。

    张羽盯着蹋顿,眼露出恼怒之色。他已经连射六支弓箭,却都被蹋顿躲开了,没能射杀蹋顿。换做是赵云出手,蹋顿早就成了具冰冷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,不信射不。”

    张羽左手持弓,右手拿箭,再次瞄准了蹋顿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张羽低喝声,弓箭脱弦而出,急促的射向蹋顿。

    蹋顿忙着朝山谷外跑去,直想着怎么逃出去,没注意到张羽射来的弓箭。弓箭近身后,蹋顿才听见了弓箭的破空声。但是这时候已经晚了,弓箭砰的声射蹋顿的右臂,栽在骨肉,使得蹋顿右臂疼痛,连握住钢刀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旦用力,就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同时,周围还有无数的弓箭射来,更让蹋顿感觉危险。

    张羽见射了蹋顿的右臂,心阵暗喜,却又觉得可惜。若是箭射了蹋顿的脖子,或者是射了蹋顿的胸口,把蹋顿射死,那该是多舒服的事情啊!

    可惜,箭过后,蹋顿已经靠近了山谷。

    跟在蹋顿身边的士兵死伤殆尽,剩余的士兵不断地往山谷外跑。

    谷外的喊杀声越来越大,乌桓兵乱做团。蜀军不断地掩杀,波波的乌桓兵被杀死,地上都已经淤积了无数的鲜血,堆积了数之不尽的尸体。赵云没有冲上去厮杀,而是骑着白龙驹站在山谷外,静静的盯着山谷口生的切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电,仔细的在山谷口打量,搜索着蹋顿的行迹。此次设下埋伏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杀死蹋顿,若是蹋顿逃走了,切都百忙了。

    忽然,赵云眼睛亮。

    蹋顿从山谷里面冲了传来,而且右臂上还插着支弓箭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赵云甩动马缰,白龙驹立刻往前奔跑,冲向蹋顿所在的位置。赵云没有大声吼叫,而是悄无声息的提枪冲向了蹋顿。龙胆亮银枪斜指前方,锋利的枪尖上带着丝暗紫色的血迹,指向了蹋顿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,蹋顿已经在往山谷右侧跑,想要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不知道赵云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哒哒的马蹄声传出,蹋顿听见马蹄声回头看了眼,现赵云骑马提枪杀了过来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蹋顿想也不想,甩开脚丫子继续往前跑,赵云盯紧了蹋顿,哪里会让蹋顿溜走。

    “蹋顿受死。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赵云胯下的白龙驹迅冲锋,像是道闪电,又像是道白色的光芒闪过,瞬间就追上了蹋顿。

    “喝!!”

    赵云猛地低喝,手的龙胆亮银枪刺出,噗嗤声戳在了蹋顿的后背上。刚猛霸道的力量从枪尖上爆出来,轻易的戳进了蹋顿的身体里面,紧接着又刺穿了心脏,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枪尖穿透了蹋顿的胸膛,锋利的尖端露在外面,带着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蹋顿惨叫声,骤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胸口滴答滴答流溢出来的鲜血,脸上露出痛楚的神情。

    下刻,蹋顿更是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。因为赵云猛地用力,龙胆亮银枪再次往前伸出三尺距离,而后长枪撩起,竟把蹋顿的身体举起,悬挂在半空。

    鲜血流淌,顺着银白色的枪杆留下来。

    赵云深吸口气,大吼道:“蹋顿已死,杀光乌桓兵,杀啊!”

    没有纳降,有的只是血腥的杀戮。

    赵云长枪甩,蹋顿的身体飞了出去,在空划过道弧线,砰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从胸口汩汩流溢出来,染红了地面,不会儿就形成了滩血泊。蹋顿已经死透了,身体动不动,但眼还带着不甘的神色,死不瞑目。他本是乌桓权势最大的人,现在却死于荒野,再也享受不到权势和女人的乐趣了。

    切,都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蹋顿被杀,再加上审开山和苏哈克已死,乌桓兵已经是惊弓之鸟,各自逃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