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2章 蹋顿无路可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撤退?亦或是留下来指挥士兵继续战斗?

    蹋顿心为难,感觉头疼不已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

    自从继承了丘力居的乌桓大王之位,蹋顿就东征西讨,率领乌桓骑兵横扫北方,把右北平、辽西、辽东等地并在起,组建了支精锐铁骑,实力强横,不惧鲜卑和匈奴,称得上是北方最强大的势力之。

    眼下蜀军杀来,他麾下的力量却像是雪球遇到了大火,呲呲的消融掉,还无法挡住蜀军。蹋顿心为难,赵云却提枪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蹋顿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这笑容却让蹋顿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不能被杀!

    这刻,蹋顿脑犹豫不决的问题,立刻得到了解决。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甚至和赵云交手的念头都提不起,拨转马头,立刻后撤,躲在乌桓士兵,避开赵云。

    蹋顿被赵云撵着到处跑,乌桓士兵也是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赵云哈哈大笑,指向蹋顿的方向,大吼道:“乌桓人被打败了,杀啊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赵云周围的蜀军骑兵大声喊叫,紧接着,无数的蜀军士兵也跟着大喊,吼声浪高过浪,声势骇人。蜀军气势如虹,势如破竹的杀向乌桓兵,压垮了乌桓兵抵抗的勇气。

    蹋顿欲哭无泪,知道挡不住了,大喝道:“撤,撤回营地。”

    声令下,蹋顿自己率先后撤了。

    或许,蹋顿可以继续抵抗下去,让麾下的骑兵和赵云的骑兵死磕。即使失败了,赵云的大军也要遭到重创,但这不符合蹋顿的利益,也不符合乌桓人的作风。

    旦蹋顿和赵云死磕,麾下的精锐拼完了,蹋顿的地位肯定不保,毕竟乌桓人有无数的部落,还有许多部落对蹋顿不服气,这些人虎视眈眈,都是蹋顿必须要考虑的,所以他不能拼完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再者,乌桓人是骑在马背上的,他们来去如风,眼见不敌立刻就要撤走。

    这样的风格,才是乌桓人的风格。

    蹋顿率军后撤,赵云更是大喜,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。蹋顿只是个稍微有点心机的蛮子,相比于司马懿和法正这样智谋百出的谋士,差得远了,可以说是被司马懿和法正算得死死的,想逃走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赵云骑着白龙驹,再次吼道:“报仇,我们要报仇,为死去的百姓报仇。”

    赵云边冲杀,边鼓动着冲锋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报仇!报仇!”

    蜀军骑兵的激情全都激了出来,不停的追杀。

    乌桓兵后撤,蜀军追杀,阵混战下来,乌桓骑兵的死伤更大,只剩下九千余乌桓骑兵。这些乌桓骑兵跟着蹋顿后撤,已经成了丧家之犬,失去了抵抗的勇气。相比于乌桓骑兵的死亡人数,赵云麾下的骑兵仅仅损失了两千余人,伤亡并不大。

    这切,都是赵云精心策划的结果。

    乌桓骑兵有两万人,死伤了万两千余人,而赵云的骑兵死伤了两千余人,六个乌桓兵换个蜀军骑兵,比例惊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数据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赵云开始利用蜀军骑兵突袭的机会,让麾下的骑兵使用标枪投射,不费兵卒的就射杀了近四千多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双方靠近后,赵云率领的蜀军骑兵全都是使用长枪,利用密集的长枪刺出,又杀了近三千多乌桓骑兵。这样来,已经杀掉了近千乌桓兵,真正混战被杀的乌桓骑兵也就四千余人,和蜀军士兵的死亡比较并不大。

    蜀军死了两千人,而乌桓骑兵死了四千人。

    赵云心早就算得清清楚楚,有把握灭掉蹋顿。

    现在乌桓兵和蜀军骑兵的人数相当,已经没有数量上的差距。但是乌桓兵失去了抵抗的勇气,都在拼命的后撤,而蜀军气势如虹的追杀,这是蜀军的优势,阵追杀下来,少说也得杀掉两千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蹋顿心如刀绞,却也没有办法,只能不断地后撤,想着尽快的逃回营地。

    他带着士兵逃跑,逼近了曾经穿过的山谷。

    只要过了山谷,距离蜀军营地就更近了。

    对蹋顿来说,山谷是最大的考验。因为山谷狭窄绵长,次容纳的士兵太少,肯定会有大量的士兵留在山谷外面遭到蜀军掩杀,必定死伤惨重,所以蹋顿要迅的冲过山谷,才能平安的逃回去。

    赵云带兵跟在乌桓兵后面掩杀,眼见靠近山谷,嘴角的笑容愈加的璀璨起来。

    诺大的山谷,便是埋葬蹋顿的绝佳地方。

    蹋顿不知道山谷的情况,马当先的带着士兵冲进了山谷里面。二十余丈的山谷,虽然并不是很大,但也算得上幽深绵长,蹋顿进入山谷的瞬间,埋伏在山谷上方的士兵就探听到了情况。

    张羽得到消息后,大声吩咐道:“给我看清楚了,等蹋顿进入山谷间,立刻推下大石,砸死乌桓人。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后,士兵们立刻准备着。

    蹋顿跑到山谷央的时候,头顶突然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,从山谷上滚下来。

    蹋顿抬头瞄了眼,现块几百上千斤的大石滚落下来,吓得身体都打了个哆嗦,迅的策马往前冲。好在蹋顿胯下的战马极为神骏,度很快,瞬间就冲了过去,避开了落下来的大石。然而,蹋顿避开了,跟在后面的四个骑兵却被大石压住。

    士兵和战马都被砸翻在地上,血肉模糊,成了滩烂泥,战马也被砸死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山谷上方两侧,个个蜀军士兵冒出来,许多士兵合力推下块块千斤巨石,有的士兵则是自己抱着几十斤的大石扔下去。山谷漫天落下呼啸的石头,砸向山谷的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阵阵响声传来,无数的乌桓骑兵被砸死。

    甚至,许多的士兵被砸得血肉模糊,还剩几口气,大声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蹋顿回头看了眼死伤的士兵,又抬头看了眼山谷上方无数的蜀军士兵,忽然觉得明亮的天空是那么的刺眼。他嘴角不停地抽搐,眼露出痛苦的神色,大吼道:“继续往前冲,冲出山谷,我们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蹋顿只能拼命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活着的乌桓骑兵跟着蹋顿继续往前跑,想快的穿过山谷。

    谷内生混乱的时候,谷外已经开始激战。

    山谷里面的通道只有几丈宽,而且山谷幽深,无数的乌桓骑兵留在谷外,立刻遭到了赵云以及蜀军骑兵的攻击,死伤惨重。个个乌桓兵都使劲儿的往山谷里面钻,想保住性命。可是,他们却不知道蹋顿已经陷入死局,进入山谷也不可能逃走了。

    蹋顿带着士兵迅的奔跑,眨眼工夫就靠近了山谷的出口。

    看见眼前的景象,傻了眼。

    块块千斤巨石搁在道路上,堵住了出口。这些石头垒起来,组成了堵高达五丈的石墙,而且石墙很宽,蹋顿不可能翻越过去。蹋顿看着前方的大石,心如死灰,终于知道了蜀军的厉害。

    剑不出鞘则已,出鞘必杀人。

    而他,则成了蜀军屠戮的对象。

    蹋顿见道路被阻断,不可能逃走,眼珠子转,又大吼道:“杀回去,杀出山谷,我们走另外的地方回营。”蹋顿知道周围的道路不止这条,只要出了山谷,还是有机会逃走的。

    张羽站在山谷上,盯着山谷的情况,脸冷笑。

    想逃走?哪有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虽然山谷上摆放的千斤巨石有限,连续推下大石砸死了几百人后,已经不可能再用大石砸人。但张羽早有准备,他大手挥,吼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顷刻间,山谷上方又冒出了无数的弓箭手,瞄准山谷下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