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1章 杀掉蹋顿的左膀右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蹋顿和审开山联手杀向赵云,气势汹汹。  ≤.≦﹤1≤Z﹤W﹤.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赵云手的宝剑入鞘,双手握着龙胆亮银枪,声大喝,策马提枪迎了上去。眼见蹋顿和审开山左右的围杀他,赵云毫无惧色,心如止水,显得极为平静。

    “赵云受死!”

    审开山恶狠狠的盯着赵云,面目狰狞可憎,恨不得将赵云分尸碎骨。他和苏哈克虽有争执,但也是战场同袍,苏哈克被杀,审开山便要为苏哈克报仇。长刀迎风劈下,破开了冰冷的空气,出刺耳的爆鸣声,转眼间就到了赵云身旁。

    赵云不躲不避,横枪抵挡。

    “铛!”。

    声巨响,赵云猛地用力,把审开山的钢刀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赵云,看刀。”

    审开山的钢刀被挡住,赵云还没来得及起反击,蹋顿已经策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蹋顿的心腹爱将苏哈克被杀,恨不得把赵云剥皮抽筋,现在和审开山起围杀赵云,使出了全身吃奶的力气,想毕其功于役,举击杀赵云。可惜,蹋顿的钢刀劈向赵云,轻易就被赵云挡住,没能击杀赵云。

    转瞬间,审开山又杀了过来,和蹋顿联手围攻赵云。

    两人左右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纵然赵云武艺精湛,短时间内也无法杀死两人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是因为赵云不敢全力进攻人,若是他全力扑杀审开山,招式用老,面对蹋顿的攻击难以自救,所以只能暂时挡住两人,寻求机会。再有个原因是审开山和蹋顿配合的非常默契,没有露出破绽,这也是赵云无法短时间拿下两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蹋顿见赵云处处受制,心大喜。

    审开山和蹋顿相视望,两人都看到了杀死赵云的希望。

    灭掉赵云,蜀军骑兵就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蹋顿心有了底气,反而不急着去救援楼班。

    蹋顿和赵云的骑兵交战,自认为明白了蜀军的计谋,是利用楼班把他引出来,赵云率军攻击他。可惜,他若是杀了赵云,远胜过救下楼班和劫走蜀军的粮食,所以蹋顿反而不着急。蹋顿心欢快,兴奋的大吼道:“审开山,加把劲儿,干掉了赵云,我们就赢了。”

    审开山回应道:“大王放心,末将必定将赵云大卸块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你言,我语,在言语上挤兑赵云,想让赵云分心。

    赵云没能寻到机会杀死其人,却也没有露出败相。若是赵云拼命,足以击杀蹋顿和审开山的人,最多也就重伤,不可能被杀死。赵云考虑的问题是杀死蹋顿和审开山,却又不让自己受伤。

    蓦地,赵云想到了个办法。

    他嘴角浮现出抹笑意,目光扫过蹋顿和审开山,猛喝道:“蹋顿,老子就是被杀,也要拉上你垫背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赵云的枪法立刻生了变化,不再像原来那样柔带刚,而是以刚烈霸道的枪法攻击蹋顿,所有的力量都对着蹋顿攻击,作出要杀死蹋顿的姿态。不过,赵云也留了个心思,防备着审开山。

    蹋顿见赵云处处针对他,心大为惊讶。

    他知道赵云的厉害,若是赵云拼了命,他也讨不了好。审开山见蹋顿遇到危险,立刻调整了出手的力量,开始护住蹋顿,以免蹋顿被杀。

    两人的攻势因为赵云拼命而做出改变,但这并不是赵云想要的最佳结果。

    若是击杀人,却被另人击伤,不是赵云的打算。赵云连连攻打蹋顿,迫得蹋顿不停的防守。赵云低喝声,抡起龙胆亮银枪横扫,逼退了攻向他的审开山,大吼道:“你们两人围攻本将,等本将把军的将领喊来,也要围攻你们,看谁输谁赢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赵云策马避开蹋顿和审开山,提枪就朝自己军阵跑去。

    蹋顿很是急切,急忙喊道:“审开山,若是赵云找了帮手,就难以杀死赵云了,快,立刻追上去。”

    审开山大声回应道:“大王当心,末将定要杀了赵云,为苏哈克报仇。”

    两人盯着赵云,迅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,审开山的度却更快,他没有搭理周围的蜀军士兵,直愣愣的冲向赵云,而蹋顿则是边往前冲,边杀掉周围的蜀军士兵,所以慢了审开山几步。两人前后,紧追着赵云,想把赵云拿下,从而控制战场上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局面已经是蜀军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若是长此下去,失败的必定是乌桓兵,所以蹋顿和审开山铁了心要拿下赵云的。

    赵云骑着白龙驹在前面跑,周围几乎都是蜀军骑兵,已经在自己的军阵。赵云回头瞅了眼跟在后面的蹋顿和审开山,见拉开了段距离,又稍稍放缓了奔跑的度,让审开山和蹋顿以为快要追上了。

    同时,赵云却又不能放得太慢,要让审开山和蹋顿的距离分开,迫使两人不再是起进攻,才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审开山见快要追上赵云,心大喜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蹋顿也是露出喜色,觉得有了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两人前后的追上去,却没有注意到赵云的龙胆亮银枪不是指向前方,而是以回马枪的姿势摆出。这样来,旦赵云勒住战马,转身就能挺枪刺出。

    其实,赵云是故意佯装不敌,再转身击杀审开山,这就是赵云的打算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拉近,很快就只剩下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审开山嘿嘿大笑两声,举起手的钢刀,吼道:“赵云小儿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赵云也是心大喜,左手猛地勒住了马缰,双腿夹紧马腹,白龙驹嘶鸣声,通灵的停了下来。赵云低吼声,腰部转动,转身对着审开山,拖在地上的龙胆亮银枪立刻提了起来,径直的往前刺出。

    双方还有丈的距离,审开山的战刀没来得及劈下,而赵云手的枪长已经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枪尖破空,化作点寒芒,刺了审开山的脖子,穿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刻,审开山手的刀还举起,胯下的战马还在往前跑。赵云刺穿了审开山的脖子后,龙胆亮银枪迅抽回,枪尖带出蓬鲜血,审开山的脖子上出现了个小洞,喷溅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审开山手无力,钢刀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虽然被赵云枪穿吼,脑却还有丝意识,甚至心脏都还在轻轻的跳动着。审开山张开嘴,喉咙嗬嗬出声,还用手捂住汩汩流出鲜血的脖子,却阻止不了生机的流逝。眼前黑,审开山的身体倒在了地上。胯下的战马继续向前,赵云避开了战马,看向冲过来的蹋顿,眼露出森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没有了审开山的协助,蹋顿已经是脱光了衣服的女人,赤-裸-裸的站在赵云的面前。

    蹋顿见审开山被杀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审开山和苏哈克是他麾下的两员骁将,忠心耿耿,跟随他东征西讨,立下了赫赫战功,可以说是蹋顿的左膀右臂。然而,蹋顿率军和蜀军交战不到半个时辰,审开山和苏哈克都被赵云杀死,可恨啊!

    蹋顿心愤怒,恨不得杀了赵云为苏哈克和审开山报仇,却又不得不面临最现实的问题。打不赢赵云,麾下的士兵也露出败相,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