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9章 给蹋顿的见面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山林冒起大火,滚滚浓烟冲霄而起。>  .

    这般大火,远比狼烟更加的凸显,更容易看到。

    蹋顿得到士兵禀报远处燃起大火后,立刻就让人找来审开山和苏哈克,三人带着两万骑兵出了营地,直奔楼班和苏延仆所在的地方而去。蹋顿直认为楼班不可能被杀,即使被赵云打败,也有足够的机会逃回来,所以赶路的度并不快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目的,是为了削弱楼班和苏延仆的实力,把楼班控制在手。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蹋顿带兵赶路的时候,名斥侯急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蹋顿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斥侯抱拳道:“回禀大人,三里外有处山谷。山谷的道路约有二十三丈,却只有三丈宽,五匹马起通过都显得有些拥挤。”

    蹋顿又问道:“可有其余的道路?”

    斥侯没有说其余的情况,但以蹋顿的经验,还是明锐的察觉到了山谷的问题。长而狭窄的山谷小道很容易遭到埋伏,所以他必须要要仔细地询问清楚。若是还有其余的道路,蹋顿立刻就会改道而行。

    斥侯点头道:“回禀大人,的确有另外的道路通往起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蹋顿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既如此,走另外条路。”

    斥侯摇摇头,又道:“大人,虽然有另外的条路,但会绕很远。若是估算时间,我们会晚两个时辰抵达起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蹋顿听了后,眉头皱起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,已经足够蜀军击溃楼班,同时把粮食运走。纵然蹋顿达到了削弱楼班实力的目的,却难以得到好处。蹋顿的确想削弱楼班的实力,却没想过让楼班的士兵全军覆没,因为楼班的士兵是可以收为己用的。

    故此,蹋顿不能让楼班的私兵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审开山挠了挠头,大咧咧的说道:“大王,蜀军正在进攻楼班和苏延仆,哪有精力设下埋伏,前方的山谷不会有问题的,赶路要紧啊。”

    苏哈克也说道:“大人,赶路要紧。”

    蹋顿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他斥退了斥侯,带着士兵继续往前赶路,朝三里外的山谷奔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谷上方,枯萎的草丛,些杂草轻轻的晃动着,甚至有的草竟然自己挪动了起来。若是不知道情况,肯定被山谷上的情况吓到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赵云布置在山谷上的士兵,只是头上戴着杂草,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赵云没在山谷,只让麾下的将领留守。

    领兵将领的名字叫张羽,是名校尉,负责山谷上的行动。

    张羽俯伏在地上,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耳朵动,听见了远处传来的声音,沉声喝道:“乌桓骑兵来了,都给我藏好了,谁被现,老子砍了谁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很快,响彻天地的马蹄声传来,蹋顿带着两万骑兵进入了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上,所有的士兵都屏住呼吸,显得很紧张。

    蹋顿进入山谷后,颗心也是紧绷着,担心遭到埋伏。

    他直警惕着,抬头仔细的打量山谷两侧的情况,没有现任何风吹草动,也没有遇到袭击。蹋顿深入山谷,眼看快要穿过了,却还没现蜀军士兵,颗心才稍稍放下。这时候都还没有遇到伏兵,很可能没有蜀军埋伏。

    审开山跟在蹋顿旁边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大王,您看吧,果然没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蹋顿带兵穿过山谷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看向审开山和苏哈克,吩咐道:“加赶路,驰援楼班。”乌桓骑兵开始加前进,而山坡上的蜀军士兵却着急了,眼看着个个乌桓兵离开,却没有得到攻击的命令,心很着急。好在这些士兵没有胡乱扔下大石,没有暴露信息。

    名士兵跑到张羽身旁,问道:“校尉,乌桓人都过去了,怎么还不追赶呢?”

    张羽摇头说道:“将军已有吩咐,我们此次埋伏不是截杀乌桓兵,而是等乌桓骑兵穿过山谷后,推下大石,堵住他们进入山谷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等将军把乌桓兵杀回山谷,再推下大石砸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想,乌桓兵被将军打败了,逃到山谷,被我们阵乱砸,死伤无数,想要冲出山谷,却现他们来时进入的谷口被堵住了,无处可逃,那是多爽快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张羽脸上带着笑容,显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山谷的小道足有二十余丈,足够山谷上的士兵布下埋伏。

    士兵听了张羽的话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山谷上的士兵静悄悄的等着,没有惊动蹋顿以及路过的乌桓兵。等乌桓兵全部离开,张羽才命令士兵推下大石,封锁乌桓兵进入山谷的谷口,只留下乌桓兵出谷的谷口。

    蹋顿带兵出了山谷,又跑了刻钟,看向前方,眼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前方也传来了马蹄声,铁蹄踩踏,掀起滚滚烟尘。

    蹋顿看向前方,眼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三十丈外,名身穿白袍,外罩件银色甲胄,手持柄龙胆亮银枪,胯下匹白龙驹的将领策马冲来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赵云。

    在赵云身后,还有着万轻骑兵。赵云攻克并州后,又拿下了幽州和冀州的部分,迅的扩充了麾下轻骑兵的人数,扩充到万人。这万轻骑兵,全都腰佩汉刀,手拿着柄丈长的长枪,长枪破空,透出股冷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枪如林!马如龙!人如虎!

    这支骑兵,是支骁勇善战的精锐之师。

    赵云带着骑兵出现,天地间的焦点都聚集在这里。赵云带兵冲在最前方,更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,无数的焦点都聚集在赵云身上。蹋顿没见过赵云,却也知道赵云的装扮,他立刻大吼道:“迎敌!”

    蹋顿知道情况不妙,立刻让士兵起攻击。

    赵云神色严峻,盯着开始冲锋的乌桓骑兵,冷笑道:“无知蛮夷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赵云右手微微抬起,龙胆亮银枪斜刺长空。万骑兵正在奔跑,看见赵云的手势后,立刻换成左手握枪,右手迅的从马背上的兜囊取出了柄长达四尺的标枪。这样的标枪有六斤,骑兵完全能够使用,足以抛射出几十丈远。

    赵云深吸口气,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万轻骑兵齐声呐喊,握紧了标枪,身体往后扬,而后奋力投掷出去。

    骑兵们借着战马冲锋的力量,奋力往前掷。这样的投射,再加上标枪本身的重量,足以造成巨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蹋顿眼见标枪射来,心紧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赵云还有这招,他挥舞着手的钢刀,冲了上去。标枪射来,蹋顿鼓起全身的力量,奋力劈,把射来的标枪拨开,却也感到手臂麻,受到了标枪力量的反弹。蹋顿能挡住,但麾下骑兵无数,总有无数的人挡不住射来的标枪。

    轮标枪射击,射杀了近四千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这,只是赵云给乌桓骑兵的见面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