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8章 法正耍诈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法正盯着楼班,面色平静,眼却透着森冷的寒光。≯>  ≤.≤<1≦Z≦W≦.﹤

    楼班心底隐隐有些害怕,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楼班大声说道:“大人,山林里面燃起了大火,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蹋顿肯定会现的。旦蹋顿率领大军杀来,难以摆脱蹋顿,赶紧离开吧。”楼班摸不准法正心想些什么事情,说出这番话来提醒法正,算是变相的讨好。

    法正嘴角勾起抹笑容,招了招手,柳河和叶统迅来到法正身旁。

    两人引诱楼板进入山林后,已经从山林冲退出,回到法正身旁。

    法正转身对着两人,压低声音说道:“立刻弓箭手准备,楼班以及投降的乌桓人个都不要放过。”说完后,法正转身隐入士兵当,不再和楼班说话。

    楼班头雾水,不知道法正的意图?

    法正跟随赵云悲伤的时候,法正认为贾诩屠戮乌桓人不对。

    然而,等法正亲眼见到代郡百姓的惨状,看到无数的老人、小孩被屠杀,看到无数的百姓被杀死,以及无数的女人被掳掠,法正也无法平静下来。他和贾诩样,心也想着屠杀乌桓人,为代郡百姓报仇雪恨,让乌桓人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法正不打算接受投降。

    不过,法正也耍了诈。

    他暂时接受楼班投降,没有立刻屠杀楼班和所率的乌桓人。因为乌桓士兵还有武器在手,若是下令屠杀,遭到的抵抗将会很大,容易死伤自己的士兵。法正先接受了楼班投降,再收缴武器和战马,最后屠杀手无寸铁的乌桓士兵,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柳河裂开嘴笑,大喝道:“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顷刻间,弓箭手搭弓上弦,锋利的箭簇瞄准了楼班以及无数的乌桓士兵。

    叶统跟着喝道:“长枪兵,准备!”

    两排弓箭手后面是长枪兵,长枪斜指前方,指向投降的乌桓士兵。

    楼班见此,立刻慌了神。他盯着法正的方向,脸上露出癫狂的神情,大吼道:“我已经投降了,为什么要还要赶尽杀绝,为什么啊?”汉人和乌桓的争斗,素来是乌桓人选择投降,汉人就会停止杀戮的,但眼前的汉人竟然要射杀他,让楼班感到了死亡的威胁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楼班脑筋急转,眼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等待楼班的并不是法正的回应,而是无数锋利的弓箭。

    密集的弓箭射向手无寸铁的乌桓士兵,立刻响起噗嗤噗嗤的声音。轮弓箭射出,无数的乌桓士兵倒在地上,身下流溢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楼班左右闪躲,大吼道:“蹋顿不会放过你们的,很快就会赶来救我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,楼班真的是吓到了,想用蹋顿恐吓法正。

    法正站在人群,看着跳动躲避弓箭的楼班,冷笑两声,还是没有说话。他和司马懿计划了番,早已经算好了切。即使蹋顿真的现山林起火,带着士兵杀来,法正也有足够的时间击杀楼班以及所有的乌桓士兵。

    “咻!咻!!”

    弓箭轮轮的射出,没入乌桓士兵身体内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死伤了近千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楼班害怕被弓箭射到,躲在士兵,大吼道:“乌桓的勇士,我们的后面是熊熊燃烧的火海,前方是密集的弓箭,进入火海必死无疑,现在只能往前冲。只要我们冲过去,就有打退蜀军的弓箭手的希望,就有机会杀出去。杀啊!”

    楼班大声的吼叫着,他的声音鼓舞了部分乌桓士兵,让士兵振作起来。乌桓士兵濒临绝境,都疯狂了起来,朝弓箭手杀去。

    弓箭仍在继续,乌桓士兵死伤的人数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他们用同袍的身体铺垫出条道路,逼近蜀军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仅仅是十丈远的距离,乌桓士兵却损失了大部分士兵,最终逼近弓箭手,有了拼命搏的机会。法正见楼班带着士兵杀来,却有任何慌乱,因为乌桓人的切反抗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叶统不需要法正指挥,立刻命令道:“出枪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已经准备好的长枪迅刺出。密集的枪杆刺在冲上来的乌桓士兵身上,立刻迸溅出鲜血。

    长枪构筑起道死亡森林,带走了无数乌桓士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纵然乌桓士兵前仆后继的冲来,长枪兵依旧是从容不迫的杀戮。柳河却不满足用长枪厮杀,大喝道:“弓箭手,拔刀杀上去。”说完后,柳河自己提着汉刀冲向了乌桓士兵,手持汉刀的弓箭手紧跟着柳河,杀入乌桓士兵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,枪影如林。

    伴随着钢刀的落下和长枪的刺出,鲜血洒落在地上,留下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柳河目光转,看向楼班,吼道:“楼班小儿,受死。”

    他冲向楼班,却有名乌桓士兵冲来。

    柳河不是军的骁将,却也不是乌桓士兵能挡住的。尤其是乌桓士兵没有武器,柳河个箭步冲上去,刀捅出,刀尖噗嗤声刺入乌桓士兵的身体,而后迅抽出。乌桓士兵惨叫声,仰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柳河盯着楼班,龇牙笑,脸上露出森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楼班无处可逃,大吼道:“我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他手无寸铁,赤手空拳的冲向柳河。待靠近柳河后,楼班身体微微弯腰,避免身体被柳河劈。但楼班终究不敌柳河,只见柳河双手抡起汉刀,猛地斜向上撩起,刀银白色的匹练划过,锋利的刀刃劈了楼班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嚓咔!!”

    汉刀划过楼班的臂膀,劈断骨头,竟把楼班的左臂劈断,剩下光秃秃的截臂膀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楼班张嘴惨叫,鲜血不停地从左臂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柳河不给楼班逃窜的机会,顺势又挥刀劈下,这次长刀劈下的地方竟是楼班的右臂。刀光闪,楼班的右臂应声段落,剩下两边光秃秃的臂膀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,连柳河的脸上也染上了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柳河毫不在意的抹了把鲜血,咧开嘴说道:“楼班小儿,现在知道被砍断肢体的痛楚了吧?当初你和蹋顿带着乌桓兵南下,砍了无数的百姓,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,可曾感到丝疼痛?现在轮到你了,痛不痛?痛不痛啊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柳河抬起右腿,脚踹出。

    “砰!!”

    脚踹在楼班的胸膛上,把楼班踹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楼班左右两臂被砍掉,已经承受着剧烈的痛楚,又被柳河踹翻在地上,右臂和凹凸不平的地面碰撞,疼得哇哇大叫,身体秫秫抖。

    可惜,等待他的并不是和善的安抚声,而是冰冷的声音。柳河大步走到楼班的身旁,手的汉刀高高举起,喝道:“去死吧!”话音落下,汉刀不偏不倚的从楼班的脑袋上划过,带出串血珠子,脑袋和身体就分离了开来。

    楼班死了,其余的乌桓士兵更是死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在长枪兵和普通士兵的围杀下,剩余的乌桓士兵很快就死完了。叶统和柳河来到法正跟前,说道:“军师,林燃起大火,蹋顿肯定会带兵来援。赵将军很可能遇上了蹋顿,顶着巨大的压力,我们是不是去支援赵将军。”

    法正摇头说道:“不,不去支援赵云,去支援陈到。”

    陈到?

    叶统听了法正的话,眼闪过道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