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7章 楼班投降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苏延仆左右打量番,现真的没有伏兵杀来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

    这下,苏延仆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他和楼班带着残余的骑兵穿梭在山林,避开了后面的熊熊大火。走了没多久,楼班有些不耐烦了,沉声喝道:“全都上马,我们冲出山林。”楼班想着尽快的脱离后面的火海,不管战马能否继续赶路,命令士兵骑马赶路,朝山下赶去。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密集的马蹄声在山林响起,乌桓骑兵朝山下奔去,距离火海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突然,跑在最前面的乌桓骑兵出声尖叫。只见那名士兵胯下的战马被绊倒在地上,士兵更是直接从马背上被甩了下来,落在地上,摔得四仰叉的。

    顷刻间,又有无数的乌桓士兵大声惨叫,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楼班急忙勒住战马,低头看去,现地上布满了绊马索。条条绊马索分布在道路上,使得骑兵无法继续往前冲。楼班率领的骑兵想要往前冲,就必须解决道路上的绊马索。

    苏延仆看见后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蜀军的伏兵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楼班看向苏延仆,问道:“苏延仆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延仆想了想,说道:“大人,不管前方还有什么陷进,都只能往前冲,希望能冲出去。您看身后的火海,已经逐渐的扩散,若是直呆在山林,不用多久就会被火海淹没。”

    楼班皱起眉头,说道:“前面这么多绊马索,能冲过去吗?”

    苏延仆说道:“大人,树林的绊马索是绑在树上的。只需要让部分士兵下马,砍断绊马索,就能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楼班点了点头,立刻命令百名士兵下马,去砍断根根挡在路上的绊马索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才解决了挡在路上的绊马索。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楼班松了口气,带着骑兵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楼班带着士兵来到了树林边缘,再有十多丈的距离,就可以冲出山林,进入宽阔的官道。

    楼班回头看了眼烟尘四起的山林,笑说道:“苏延仆,此次连连遭到蜀军设下的陷进,大军损失惨重。现在,我们终于杀出来了,知道进入官道上,在平坦开阔的地方,即使士兵和战马都受了伤,但骑马冲锋,也不惧蜀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楼班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,说道:“虽然成功杀出来,但士兵却损失了七成多,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苏延仆闻言,也是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不过,苏延仆还是有些担忧,他觉得蜀军肯定还有陷进。

    从苏延仆和楼班带着士兵追到山林后,蜀军点燃大火,然后迅的逃逸,没有个蜀军杀出来。尤其是大火燃烧的时候,蜀军可以借机冲杀,借机重创乌桓骑兵,但个蜀军都没有出现。随后出现绊马索,蜀军也可以趁机冲杀,但还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蜀军想灭掉他们,必定要出动大军的,现在却没有人影,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苏延仆心有所思,却没有说出来,不想楼班担忧。

    “沙!沙!!”

    正当苏延仆和楼班各怀心思的时候,树林外突然传来了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入眼处,无数的蜀军迅杀来,站在树林边缘,挡住了楼班冲出树林的道路。其,站在最前面两排的蜀军士兵是弓箭手,每个弓箭手都准备好,锋利的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乌桓骑兵。弓箭手后面是长枪兵,长枪竖立在空,透着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楼班哈哈大笑,说道:“蜀军竟然想阻拦我们杀出去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不自量力,会就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清冷的声音传来,却是法正骑马走了出来。他挑衅的看着楼班,惋惜的说道:“你是丘力居的儿子楼班吧,当初丘力居也是方霸主,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儿子,连自己的地位都保不住,可怜,可怜啊!”

    楼班听,肚子里面立刻冒起三丈无名火。

    蹋顿继承了丘力居的位置,这本就是楼班最不想听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大喝道:“上马,给我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声令下,无数的乌桓骑兵翻身上马,骑着受了伤的战马,准备朝山林外的蜀军冲去。然而,迎击他们的是锋利的弓箭,支支弓箭射出,密集的箭雨像是蝗虫飞过稻田,所过之处,乌桓骑兵全都倒在了地上。有的士兵身上插着支弓箭,有的士兵身上插着几支弓箭,更倒霉的士兵则是被射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楼班不断地挥舞着手钢刀,把支支弓箭拨开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忽然,楼班惨叫声,左肩上插着支弓箭.

    鲜血从箭头上流出,箭尾还微微晃动着。

    苏延仆见楼班箭,也是慌了神,钢刀乱,立刻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支弓箭射来,不偏不倚的射了苏延仆的手臂,疼得苏延仆龇牙咧嘴。他跟上楼班,命令麾下的骑兵簇拥着楼班,继续往前冲。此刻,乌桓骑兵距离蜀军的距离只有十余丈,再有片刻工夫,就能冲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战马跑了几步,传来战马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匹匹战马四蹄软,庞大的的身躯倒在地上,出噗嗤噗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”

    战马大声悲鸣,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因为地上到处是枯萎的树叶,看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,但苏延仆知道又了陷阱。这时候,骑在马背上的乌桓骑兵落在地上,立刻出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屁股,我的屁股啊!”

    名乌桓骑兵大声惨叫,伸手在屁股上摸,全是黏糊糊的鲜血。

    他又伸手抓,竟然从屁股下面摸了个铁蒺藜出来。

    同样的,周围的乌桓骑兵也是被洒落在地上的铁蒺藜刺,出凄厉的惨叫。苏延仆和楼班也看见了铁蒺藜,傻了眼。前方有无数的铁蒺藜拦路,还有无数的弓箭射来,根本避不开,后方又是熊熊燃烧的大火,难以躲避。

    “乌桓的勇士们,我们没有退路了,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延仆咬咬牙,拍马背,骑马往前冲。

    法正见苏延仆冲来,咧开嘴,露出了笑容,大喝道:“瞄准苏延仆放箭。”

    瞬间,密集如雨的弓箭射向苏延仆,再加上脚下还有无数的铁蒺藜,苏延仆根本是寸步难行,既要抵挡射来的弓箭,还要想着怎么躲过地上的铁蒺藜。

    苏延仆终究是没有躲过去,战马跌倒,身体落地,密集的弓箭立刻就把苏延仆射成了刺猬。苏延仆忍着痛,回头看了眼楼班,脖子歪,身体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楼班见苏延仆被杀,惊骇得张大了嘴,不知道该怎么办?

    此时,楼班慌了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法正提起口气,大吼道:“楼班,放下武器投降,否则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,射箭的士兵立刻停了下来,给楼班考虑的时间。楼班看了眼周围东倒西歪的士兵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他原本是占据优势的,没想到追杀阵,就形势逆转,再也没有取胜的机会。楼班扔掉了手的钢刀,大喝道:“我投降。”

    楼班投降,胆战心惊的乌桓士兵也放下武器投降。

    当即,法正命令弓箭手严阵以待,又让士兵清扫道路上的铁蒺藜,收缴乌桓士兵手的武器,连乌桓骑兵的战马都全部收缴。这时候,法正的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眼前的乌桓士兵,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