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5章 楼班和苏延仆的袭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北方,已经入冬了,寒风呼啸,冰冷刺骨。≧>  ≥ .

    官道上,辆辆马车缓缓行驶。

    每辆马车都装着几个麻袋,非常沉,马车往前行驶都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连拉动马车的马儿也是时不时希聿聿嘶鸣声,显得非常难受。马车周围还有队身穿蜀军服饰的士兵,这队士兵正是押送粮食的人,护送粮食赶往蜀军营地。

    车队行驶往前,宛如条蜿蜒的长龙在官道上延伸着。

    队伍前方,领军的偏将紧了紧身上的衣服,望着远方,眼露出抹担忧之色。偏将名叫叶统,是此次押粮的负责人,知晓司马懿和法正的计划,也知道接下来可能会生什么事情,所以显得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忽然,官道前方传来了马蹄声,如炸雷般滚滚而来,地面都轻微的晃动着。

    叶统抬起头,心暗说: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才是真正的考验。

    他命令士兵停下来,严阵以待。这刻,无数的士兵紧绷着神经,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已经可以看到黑压压的骑兵奔袭而来。很快,又能够清晰地看到前方的人。这是群乌桓骑兵,人数极多,足有近万人,领军的人是楼班和苏延仆。两人得到蹋顿的命令,立刻急行军,抄小路拦截押送粮食的蜀军。

    楼班挥舞着手的钢刀,神色兴奋,大声吆喝道:“前方是运粮的蜀军,杀过去,杀光蜀军,抢光粮食。”

    苏延仆也跟着吼道:“乌桓的勇士,杀啊!”

    万乌桓骑兵,跟着苏延仆和楼班冲锋。

    马蹄声如雷,喊杀声此起彼伏,响彻云霄。无数的骑兵冲锋,地面上烟尘四起,遮天蔽日,喊杀声甚至是把天上的乌云都震散,那气势似乎令人窒息。乌桓骑兵呼啸而来,很快就接近了蜀军。

    柄柄钢刀举起,冷冽的刀光劈下,挂着呼啸声劈下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当两军相遇的瞬间,乌桓骑兵的钢刀劈在蜀军士兵身上,带出连串的鲜血。

    蜀军和乌桓骑兵之间,并没有太大的差距,但乌桓骑兵骑在马上,借助战马的力量,伴随着战马冲锋,度快、力量大,远胜押送粮食的士兵。双方交手,蜀军就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撤,快撤!”

    叶统见乌桓骑兵太过厉害,立刻舍弃了粮食,带兵后撤。

    楼班见蜀军逃窜,脸上浮现出激动地神色。

    虽然蜀军后撤,粮食已经到手了,但楼班没有停下的意图,率领着士兵继续追赶,要把押送粮草的蜀军全部消灭。

    苏延仆跟在楼班身后,说道:“大人,我们是来劫粮的,现在蜀军退了,押送粮草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楼班摇晃着脑袋,大声说道:“苏延仆,你的胆子太小了,心也太小了。我们不仅要粮食,还要灭掉蜀军。等我们将逃窜的蜀军全部杀死,这些蜀军就会是我们的战功,再加上抢劫的粮食,这是笔大功劳。机会摆在眼前,不要放弃。”

    苏延仆转念想,觉得也对。

    劫了粮食,再杀了蜀军,这才是最完美的。

    楼班让少部分乌桓士兵留下来看押粮食,又带着骑兵追杀逃窜的蜀军。

    楼班和苏延仆率领的士兵全是骑兵,都是精通骑射的人,来去如风,很容易追上蜀军。叶统知道自身的情况,知道在平地上奔跑会被追上,所以带着士兵开始朝周围的山林奔去,想借此削减乌桓骑兵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过,这都是些小山林,会儿就穿过了,难以避开追杀的乌桓骑兵。

    叶统回头看了眼倒在血泊的士兵,眼露出痛楚的神色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不能停留,必须带兵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跟在叶统身边的士兵约有三千人,被乌桓骑兵阵追杀,死伤过半,损失极为惨重。就连叶统自己也是时刻面临着被追上的危险,若是叶统无法到达指定的地点,任务就失败了,所以叶统不断地后撤。

    刻钟不到,叶统身边的士兵已经不到千人。

    楼班见蜀军越来越少,更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看向不远处的苏延仆,大声说道:“苏延仆,看到没有?我们就要全歼蜀军了。等灭掉了蜀军,我们带着粮食,带着蜀军的脑袋,回到军后蹋顿就是想打压我,也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苏延仆看着意气风的楼班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当初,乌桓的领丘力居过世,楼班年小,而蹋顿已经长大了,而且有了定的实力。丘力居为了保全楼班,把乌桓大王的位置给了蹋顿。如今楼班长大成人,英姿勃,勇武精悍,苏延仆觉得楼班是时候掌控局面,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近万乌桓骑兵,不停的追杀蜀军。

    叶统带着士兵逃命,很快又跑了刻钟后,前方再次出现了树林。

    这次遇到的树林和先前的不同,属于深山老林。

    叶统看见后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转眼间,官道上杀出了队蜀军。领军的将领名叫柳河,看到叶统后,柳河迅跑上来,大吼道:“叶统,怎么回事,为什么有乌桓人追杀?”柳河的声音极大,连楼班都听到了柳河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统嘴角露出丝笑意,大声回应道:“柳河,乌桓人劫粮,快保护我们后撤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对话传出,更让楼班兴奋。

    柳河没有犹豫,护卫着叶统,朝树林里面的小道冲去。

    楼班看不到柳河和叶统的神情,却听见了柳河的声音,心里认为柳河是来接应叶统的。突然杀出来的队蜀军,自然是要立刻歼灭的,他二话不说,扬起带血的钢刀,大吼道:“杀入山林,剿灭蜀军。”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马蹄声越来越急促,楼班马当先的冲在前面,陷入了无尽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时候,楼班没有想过逢林莫入的事情,直接了进去。即使树林里面有埋伏,楼班也不惧。苏延仆跟在楼班后面,也是自动的忽略了危险,没有追究其的问题。两个乌桓骑兵的主将都想着杀敌,都没有考虑周围的环境,麾下的骑兵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虽然楼班和苏延仆冲进了树林,但树林间的道路更窄,乌桓骑兵受到了许多限制。

    楼班见战马难以赶路,干脆勒住马缰,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向士兵,命令道:“蜀军进入了山林,无路可逃,都给我下马,围剿蜀军士兵。”命令传达下去后,乌桓骑兵纷纷下马,牵着马朝山林行去。这样来,战马在山林反而成了累赘,许多的乌桓士兵都放缓了度,批批的进入树林。

    叶统和柳河带着士兵往树林奔去,叶统问道:“柳将军,事情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柳河笑说道:“叶将军放心,切准备就绪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头看了眼追来的乌桓士兵,又让士兵加快度,朝树林奔去。又跑了刻钟左右,已经深入了山林。楼班和苏延仆舍不得退走,死追不放,还紧紧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叶统和柳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河回头看向乌桓骑兵追来的方向,神色冰冷,是时候起反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