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4章 蹋顿的心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荀彧拱手说道:“陛下,臣有话说。≧ ≤.≤≤1≤Z<W<.﹤≦”

    曹操见荀彧神色严肃,摆手道:“若有什么看法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荀彧正色道:“回禀陛下,匈奴、鲜卑、乌桓人南下,这的确是既定的事实,无法改变。我们没有北上御敌,也没有去驱逐贼寇,若是再扯王灿的后腿,北方的百姓堪忧啊。陛下出兵攻打蜀国,是不顾天下大局,不顾汉家百姓的安危,势必遭到士人的攻讦,甚至会失去百姓的支持,请陛下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荀彧的话,也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所顾虑的,很大的原因就是荀彧提及的问题。在民族大义面前,曹操不顾天下的大局,不顾北方百姓的安危,很容易遭到攻讦,也容易失去民心。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若言之有理,此事就这么定下,不能攻打蜀军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曹操让众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侯渊、曹仁等干将领出了大殿后,愤愤的盯着荀彧。曹洪更是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若先生,陛下已经动心了,你却横插脚,使得陛下坚定了不出兵的决心,你说说,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荀彧正色道:“这件事,本该不出兵,还需要讨论吗?”

    当初曹昂同意了曹丕的做法,荀彧心就有疙瘩,现在能劝阻曹操,自然是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曹洪见荀彧坚持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众人分开后,夏侯渊、曹仁、曹洪以及刘晔等人乘坐同辆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夏侯渊看着刘晔,说道:“子扬兄,你的番话可以说是振聋聩,让我感触颇大。兄足智多谋,能否想办法劝说陛下,让陛下同意出兵。唉,眼下是挽救局面的最后机会了,旦王灿借着击败乌桓、鲜卑的大势回归,就真的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曹仁也说道:“子扬兄,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刘晔神色凝重,思考了许久,说道:“办法不是没有,而且并不难操作,就看夏侯将军和曹仁将军有没有胆量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渊立刻说道:“魏国到了生死关头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子扬,你尽管说,只要不是犯上作乱的事情,我都同意。即使被陛下追究责任,我也愿意干。”

    曹仁也说道:“子扬,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刘晔沉声说道:“我送两位将军句话,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!”

    夏侯渊和曹仁听了后,恍然大悟,脸上露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忠于曹操,也相信曹操的决断,才没有擅自出兵。但现在是出兵的好机会,必须行非常事。曹仁和夏侯渊都是单独领军的人,其曹仁人在兖州,但目标还是扬州。夏侯渊留在青州,目标则是丢失的徐州,都是有机会出兵攻打蜀军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,完全能调兵遣将。

    刘晔见两人听明白,立刻喝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马车停下,刘晔钻出了马车,然后独自步行返回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代郡,代县。

    这里是乌桓人占领的地方,相比于鲜卑的轲比能、素利和步度根,蹋顿没有在代县县城里面驻扎,而是驻扎在城外,随时保持着进攻的姿态,可以挥出骑兵的优势。

    赵云和陈到率军杀来,也没能奈何蹋顿。

    蜀军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赵云、陈到、法正、司马懿四人相对而坐,正商议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赵云说道:“和先生带着黄忠、典满去了乌桓腹地辽东、右北平,他们成功的避开了蹋顿的视线,开始行动了。但我们却没有取得进展,我认为不能全靠和先生率领的人,我们也要拿下蹋顿。孝直、仲达,你们两人智谋百出,是运筹帷幄的高明之士,说说有什么办法对付蹋顿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说道:“将军,其实对付蹋顿很容易,也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赵云忙问道:“仲达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法正和陈到望着司马懿,等着司马懿说话。

    司马懿笑了笑,说道:“乌桓人南下的目的是抢劫粮食和女人,只要以利诱之,就可以引诱乌桓人出兵。到时候,再伏击乌桓骑兵,方能奏效。我认为最直接的办法是用粮食引诱蹋顿,只要蹋顿得到了消息,就会想着劫粮,这就营造了击败蹋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法正笑道:“仲达兄好算计,不过还可以继续设下圈套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法正又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,两个人的计谋仔细的琢磨番,定下了击溃乌桓的计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代县城外,乌桓人扎营的营地。

    蹋顿没有进驻代县,却把城的漂亮女人掳掠到了营地,也把粮食抢了出来。

    军大帐,蹋顿正寻欢作乐的时候,名哨探急匆匆的跑了进去,躬身拜道:“蹋顿大人,我们打探消息的时候,现蜀军押送粮食,正朝着赵云所在的营地奔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粮食来了。”

    蹋顿琢磨了番,说道:“算算时间,蜀军也的确需要粮食补给。好,既然来了,就把蜀军的粮食吞了,既可以抢劫粮食,又可以打击蜀军的士气,让蜀军没有再战之心。”

    哨探抱拳道:“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蹋顿摆手斥退了哨探,又吩咐道:“来人,把楼班和苏延仆找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苏延仆和楼班来到大帐,两人躬身朝蹋顿见礼,楼班问道:“大人,您找我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蹋顿沉声说道:“斥侯来报,说现了蜀军运粮的队伍。我意让你们两人率领万骑兵去劫掠蜀军的粮食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楼班立刻说道:“多谢大人,楼班愿去。”

    苏延仆抬头看了眼蹋顿,觉得蹋顿不该怎么爽快,其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,苏延仆仔细的想了想,却找不出任何破绽,尤其是楼班答应了下来,苏延仆也难以反驳。楼班是上任乌桓大人丘力居的儿子,苏延仆忠于丘力居,也是支持楼班的。楼班答应下来,苏延仆就不再反对。

    两人接下了任务,转身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很快,又有两个身材魁梧的将领走了进来。其人名叫苏哈克,另人名叫审开山,两人都是蹋顿的心腹大将。

    苏哈克脸愤愤不平的神情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大人,蜀军运来粮食,这是笔大买卖,为什么不让末将和审开山去呢?若是楼班小儿和苏延仆取得胜利,肯定会获得部分士兵的效忠,这对您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审开山也点头称是,觉得蹋顿做错了。

    蹋顿并不恼怒,反而笑说道:“你们只知其,不知其二。蜀军的确需要粮食,押送的粮食也可能是真的。但赵云威震西凉,是行军的老将,肯定有防备。楼班和苏延仆去了,也是遇到硬骨头,难以啃下来。”

    审开山眼珠子转,说道:“大人,您的意思是等楼班遇到了危险,我们再去救他?”

    蹋顿笑说道;“嗯,等楼班遇到了危险,我们才能去救。只是,苏延仆不能继续活着,有他在,楼班就有忠实的走狗,这次借着劫掠蜀军粮食的机会,除去苏延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审开山和苏哈克连连称赞,眼露出钦佩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