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3章 魏军将领躁动的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操目光威严,扫过麾下的臣武将,问道:“你们来见朕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此次,夏侯渊、曹仁、曹洪、乐进、张颌等人联袂前来,明显是有要事,尤其是曹昂、荀彧、刘晔等干臣也来凑热闹,更是透着股复杂。≥ ≧ ﹤.≦<1≤Z≦W≤.

    见没人说话,曹操说道:“妙才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夏侯渊躬身朝曹操行了礼,抱拳道:“微臣没有得到陛下召回邺城的调令,擅自返回邺城,请陛下治罪。”夏侯渊没有立刻说出此行的目的,而是请罪,言明他的罪过。

    曹操摆手道:“朕知你严谨守法,回来定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

    夏侯渊抱拳说道:“臣在青州得知陛下率军撤出虎牢关,并且下令禁止攻打蜀军,又得知陛下严惩二公子,把二公子逐出曹氏,更是感到不解。鲜卑、匈奴和乌桓南下,会造成定的影响,但魏国动荡不安,局势不稳,利用鲜卑、乌桓等异族牵制蜀军,争取线生机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口,曹操的表情立刻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侯渊神色坦然,继续说道:“陛下,臣跟随您多年,知道您的想法。但是,恕臣说句大逆不道的话。魏国是陛下的江山,但臣武将也是付出了血与汗的,臣等跟随陛下呕心沥血,才奠定了魏国今日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执掌乾坤,有决断之权,可以任由王灿攻击,也可以放弃大好的机会。陛下这样做,心里舒坦了,对得起良心,也对得起百姓,甚至对王灿都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陛下却对魏国不公,对军将士不公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蜀军交战,是你死我活的事情,最终结果也只有两种可能,不是蜀军被击败,就是魏军被击败。交战以来,李典被杀、夏侯惇被杀、马被杀,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士兵死在了疆场上,难道他们就白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将士们的血,不能白流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反攻蜀军的大好机会,不能错过!”

    夏侯渊说道动情处,扑通声跪在地上,以头磕地,哽咽的说道:“臣这番话,全是肺腑之言,若是触怒了陛下,臣也是毫无怨言,只求陛下给军士兵个公平的机会,给他们丝胜利的希望。”夏侯渊眼含泪,感到深深的无奈,因为曹操的命令让他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镇守南方的蜀军调离,夏侯渊却不能南下进攻,这是坐失良机。

    曹操叹了口气,说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夏侯渊站了起来,抱拳道:“陛下,臣可以让青州的士兵南下吗?”

    曹操摇头道:“不能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夏侯渊惊呼声,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,没想到曹操竟然这般执拗。他已经费尽心思劝说曹操,没想到曹操还是不让出兵。他看向曹仁,示意曹仁劝说。

    曹仁站出来,抱拳道:“陛下,末将也赞同夏侯将军的提议,攻打蜀军。”

    曹仁也是用兵的高手,精通兵法,自然能看出眼下蜀军被牵制在北方,其余各方的力量大减,是出兵攻打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旦王灿灭掉了匈奴、乌桓和鲜卑,挥师南下,曹操就再难以找到这样的机会。尤其是王灿灭掉北方的异族后,必定是声望大增,民心归附,曹操更是难以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曹仁和曹洪等人都能听从曹操的命令,暂时不出兵,可时间长了,他们也忍不住,想要出兵攻打蜀军。

    曹操看向其余的臣武将,问道:“你们呢?你们还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张颌站出来,抱拳说道:“陛下,末将也认为该抓住机会,攻打蜀军。若是能攻入并州,截断王灿南下的退路,逼着王灿和乌桓、鲜卑等异族死拼,我军则趁机南下,攻入洛阳。再加上夏侯将军的青州军南下,再有曹仁将军挥军攻打豫州个荆州,就能起全面反攻,有机会取得大胜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乐进也站了出来,抱拳说道:“陛下,臣也认为该出战。”

    旋即,许褚又瓮声瓮气的抱拳道:“陛下,不管了,杀吧,杀到王灿的老巢去。

    众武将,纷纷请战,都让曹操攻击蜀军。

    这时候,身为太子的曹昂也站了出来,说道:“父皇,儿臣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曹操沉声道:“这么多人都说话了,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曹昂深吸口气,说道:“儿臣认为,诸位将军言之有理,应该攻打蜀军,趁机打开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!”

    曹操大喝声,脸上露出不愉的神色。

    曹昂虽然谦和有礼,骨子里也有曹操的性格,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抱拳说道:“父皇,鲜卑、匈奴和乌桓的事情已经是既定的事实,再也无法改变。纵然父皇不出兵,北方的事情也生了。我们隔了个多月没出兵,已经给了王灿争取了控制局面的机会,不让北方的战局变得更加糜烂,可以反击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曹昂的番话,对曹操有些触动,但曹操最后还是摇头否定。

    刘晔见曹操拒绝,也劝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太子殿下和诸位将军的话很有道理。为了魏国,是时候起反击了。在座的臣武将都跟着陛下浴血拼杀,都是亲手参与了建立魏国的过程,不愿意见到魏国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臣也说点不听的忠言,旦魏国败了,臣等臣,以及军的武将可以投降王灿,甚至还能在蜀国加官进爵,但陛下呢?陛下能投降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和王灿是好友,但也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旦魏国败了,难道陛下愿意归顺王灿吗?”刘晔神色严肃的说道:“魏国不能败,陛下也不能输给王灿。故此,请陛下以大局为重,请陛下以魏国的基业为重,下令反攻蜀国。趁着北地的天气开始入冬,趁着天气寒冷,起反击。”

    曹操伸手指着刘晔,目光森冷。

    但是,曹操的心又升起丝暖意,因为眼前的人是真心实意为他谋划的,是真正忠于他的,说的话也是忠言。曹操不是昏君,相反是个有原则的君王,他有自己的底线,也能听从臣子的建议。

    只是涉及出兵扯王灿的后退,他显得很犹豫。

    毕竟,王灿是占据大义的。

    见曹操没下定决心,司马朗、满宠等人又来劝说,希望曹操能够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魏国已经是处在被动地位上,必须出手。现在北方的天气日渐寒冷,风大、雪大,都会给蜀军造成影响。尤其是王灿带着大军攻打乌桓、匈奴和鲜卑,旦陷入苦战,更是难以抽身出来,这就是曹操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要把握住机会,曹操就有机会扭转败局,改变眼前风雨飘摇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荀彧却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,脸上满是肃容,扫了眼厅的臣武将,显得很愤怒。

    荀彧从来都是看不起王灿的,但唯独对王灿放弃攻打曹操,转而迎击匈奴、鲜卑和乌桓很服气,很佩服王灿的举动。